新闻 > 网闻 > 正文

当黑命贵遇见国会山 谈谈美媒双标

美国国会大厦冲击事件发生后,大批左派媒体立即对川普及其支持者发起了气势汹汹的讨伐,事件被定调为“暴动”甚至“恐怖袭击”。然而,去年当安提法(Antifa)和黑命贵(BLM)等左翼暴徒四处打砸抢烧甚至开枪杀人时,这些媒体却把这些行为形容为“和平游行”。这样的双重标准引起了社会舆论的极大争议。

2021年1月9日,在美国国会大厦附近,可见所设置的路障。

美国国会大厦冲击事件发生后,大批左派媒体立即对川普及其支持者发起了气势汹汹的讨伐,事件被定调为“暴动”甚至“恐怖袭击”。然而,去年当安提法(Antifa)和黑命贵(BLM)等左翼暴徒四处打砸抢烧甚至开枪杀人时,这些媒体却把这些行为形容为“和平游行”。这样的双重标准引起了社会舆论的极大争议。

日前,中国微信公众号“维京女侠”发表了一篇题为《当黑命贵遇见国会山:谈谈美媒双标》的帖文,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与热传。现将原文转载于下,与海外读者分享。

在大统领的鼓励下,美国红脖披着国旗攀登国会山,整了一场大暴乱:

(网页截图)

不好意思,放错图了。

图中是前几个月的黑命贵(BLM)大游行。

根据Axios报导,由黑命贵引发的打砸抢烧,使得保险业至少得赔偿十至二十亿美金。至于那些未被保险囊括的破坏,则不计其数。

虽然媒体宣称游行“绝大多数文明有序”,但根据各种地方媒体报导(主流媒体除了FOX和邮报,基本绝口不提警察伤亡),至少有上千名警察在游行过程中受伤,包括一名被枪杀的退休警官。

几个月内,至少二十五人在美国黑命贵游行中丧命,其中十一人为游行直接参与者。凶手并不是警察——除一人之外,其余受害者均死于其他乱民之手。

客观地说,以美国警察的脾性,他们在黑命贵游行中已经非常克制了。

回到昨天的国会山动乱。在短短一天内,四人死亡,包括一名被警察枪杀的退伍空军女川粉。另外三人信息尚未披露,但多半是川粉——已证实。

同样是动乱,同样是枪杀。但美国主流媒体的汇报角度,很有意思。

“国会山革命”中第一位死者名为Ashli Babbitt,三十五岁,女川粉,是空军退伍老兵。

在国会大厦中被警卫枪杀的空军老兵 Ashli Babbitt。

被枪击前,她正身披特朗普旗,准备爬窗进入一个房间。枪击非常突然-——警方没有做任何警告,一击毙命(网上有视频,大家有兴趣自己看)。

从视频片段来看,Ashli以及她的同伙算不上“文明”,但也仅仅是吵吵嚷嚷顺便砸点玻璃,手上也没有武器,罪不至死。

推特上,Ashli的名字甚至没上热搜。至于那为数不多做了报导的主流媒体,角度很有意思。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标题是《因为川粉匪帮席卷国会山而被枪杀的女子被认证为空军老兵》

被枪杀的女子”– Ashli在《华盛顿邮报》上甚至不配拥有姓名!

《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的报导标题是《Ashli生前曾在推特上转贴阴谋论》

纽约时报的标题《谁是Ashli Babbitt?这位在国会山被杀的女子是川粉,还是QAnon》

在这篇阴阳怪气的文章中,《纽约时报》只字未提枪杀Ashli的凶手,倒是把Ashli描绘成了一个精神不大正常的失败者:

“她退伍时的军衔比较低。”

“她的社交媒体表明,她越来越痴迷于阴谋论。”

“她被派往伊拉克阿富汗执行任务,工作内容主要是看守基地大门。”

退伍老兵,曾在阿富汗与伊拉克服役,女性。若换个场景,我相信《纽约时报》能把Ashli吹成神奇女侠。

同样是《纽约时报》,在乔治佛洛依德(黑命贵导火索)死后,发表的文章标题如下:《乔治·弗洛伊德,从“我想感受一下这个世界”到“我不能呼吸”》。

文章声泪俱下地讲述了一个励志黑人青年的奋斗故事。在文章中,佛洛依德心地善良,擅长体育,被街坊邻居所爱戴,更有一颗赤子之心。

然而,真实的佛洛依德被关过四年大牢,犯过至少八次罪,包括入室抢劫。在被锁喉致死前,佛洛依德显然磕了药,报告显示他血液中类鸦片成分严重超标。

佛洛依德死后,杀害他的警察被扒了个底朝天,连边上站着的亚裔警察都被扒了祖坟。

Ashli Babbitt死后,杀害她的警察仿佛不拥有姓名,倒是有些媒体已经开始为他开脱。

Daily Beast报导的标题是《杀死Ashli的警官“没有其他选择”》。标题下跟了一个小摘要,将Ashli的人生简单概括为“支持川普的阴谋论者”。

此文一言以蔽之,就是说Ashli死了活该。

美国主流媒体对国会山四名死者轻描淡写,甚至还倒打了一耙。

纽约时报发文,指责警方在“黑命贵”与“国会山”事件中双重标准。

文章宣称,黑命贵期间警方全副武装,逮捕示威者。至于国会山动乱,警察却和示威者亲切交流,其乐融融。

但,这是谎言。

国会山动乱一天不到,已经四人丧命,至少一人已被证明死于警察枪下。黑命贵整了几个月,死了不少人,基本都是暴民内斗。然而,主流媒体清一色对黑命贵事件中的暴力事件一笔带过,将其描绘成了“和平”游行。

事实不会说谎。红脖子进攻国会山确实不妥,但他们没放火,没杀人,也就是挥挥国旗,打坏了几把椅子,顺走了一些纪念品。Ashli手无寸铁,竟被果断枪杀。

黑命贵运动家们实打实地洗劫了老百姓的商铺,把公共建筑当成柴火烧,把警车当成了乐高积木,但警察并未用实弹射击:

独立宣言》中提到:“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坏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权利改变或废除它,并建立新政府。”

黑命贵运动家为了追求幸福,砸了普通老百姓的小店,被媒体褒奖为“和平游行”。

红脖子们认为新政府破坏了他们追求幸福的权利,决定动手废除,咋就成暴动了呢?

后记:

正义与邪恶的定义权,取决于谁拥有麦克风。

国会山“起义”只是开始。在两极化的媒体驱动下,美国社会的撕裂只会进一步加剧。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微信公众号“维京女侠”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1/1544214.html

网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