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没有发生革命

作者:

没有革命,没有支持川普的政变企图。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

几个在国会大厦恶作剧的疯子现在被称为“革命”。就好像那个带着水牛角帽子的疯疯癫癫的画脸萨满在领导——他们在叫什么?啊,是的,起义。

有数百万美国人呼吁选举的完整性。遭到了“格杀勿论”的对待,然后是一场大清洗。这不是革命,更像是一场伏击。没有人问是谁下达了开枪杀人的命令,也没有人问是谁下达了邀请抗议者进入国会大厦的命令。

我们确实知道,2021年1月6日的国会大厦抗议者是被邀请进来的。请看这里的视频。

我们知道的是,有数十万人参加的川普集会,没有发生一起事件。

我们知道的是,我们的人民是和平的、尊重的、守法的。我们知道的是,我们是一个亚类——“贱民”——每一次都受到民主党专制者的残酷惩罚,尤其是在过去一年。

我们确实知道的是,我们目睹了数月的“叛乱”——烧毁城市、政府大楼、街道,甚至有时烧毁房屋,并被告知这是和平和必要的。这正是叛乱。

我们看着民主党人接管了哈特参议院大楼(Hart Senate Building)和州议会大楼,并被告知这是美丽的。2018年9月24日,在卡瓦诺听证会期间,NARAL在推特上写道:

“现在,大批身穿黑色衣服的活动人士和盟友正在占领哈特参议院大楼,以确保我们的立法者知道我们不会被沉默。我们需要我们的参议员站出来——必须撤销对布雷特·卡瓦诺的提名。#阻止卡瓦诺#取消卡瓦诺”

而据政治顾问迈克·约德(Mike Yoder)说:“1983年,苏珊·罗森伯格(Susan Rosenberg)在美国参议院会议厅外安放炸弹,暗杀共和党参议员。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瑞纳德勒(JerryNadler)议员让克林顿总统赦免了苏珊·罗森伯格。她现在是‘黑人生命宝贵网络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我们确实知道,所有关于历史上最重大的选举盗窃的言论已经彻底地、绝对地停止了。

没有革命,只有人民对选举诚信的呼吁。

但必须再次强调的是,它遭到了“格杀勿论”的对待,然后是一场大清洗。我们都在社交媒体上被终结了。多年来,我们警告了多年,因为社交媒体对有信念勇气的保守派做了这样的事情。软弱的右派要么无视我们,要么更糟糕的是,默默地点头同意。

2015年5月,我们在德州加兰举行的言论自由活动,纯粹是为了捍卫言论自由。但我们却被描绘成“反穆斯林”、“煽动者”、“挑衅者”等等。就像在国会大厦被冷血击毙的年轻母亲一样,我们被告知是“自找的”。

一夜之间,大清洗开始了,中共-民主党人甚至还没有掌握权力。

民主党极权主义者的意思是要实行一党专政。他们把政治上的不同意见定为“国内恐怖主义”,意在把政治上的不同意见定为犯罪,其手段可想而知(翻翻非政治正确的历史书)。

最大的保守派声音已经在推特上被消灭了。

川普总统、他的儿子、迈克·弗林将军、西德尼·鲍威尔以及其他许多人都被禁止在推特上发言。拉什·林堡(Rush Limbaugh)厌恶地删除了他的账户。数十万名追随者被从保守派账户中剃掉。脸书威胁要关闭我的网页。

甚至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也被取消了。西蒙和舒斯特出版公司(Simon and Schuster)对这种讽刺视而不见,枪毙了了密苏里州共和党人即将出版的书《大科技的暴政》。

我选择离开推特。

多年来,我们被告知:“如果你不喜欢它,建立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而我们也确实这么做了。帕勒(Parler)。但极权主义者没想到我们真的会这么做,所以现在谷歌苹果已经将帕勒的平台删除。但即使这样也不够,现在亚马逊正在禁止帕勒的服务器。

Mozilla的首席执行官米切尔·贝克(Mitchell Bake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互联网需要的“不仅仅是去平台化”,改变“需要的不仅仅是社交媒体平台上的不良行为者暂时沉默或永久移除”。

请再次记住:他们还没有把自己的手指扒在权力杠杆上呢!

参加抗议的爱国者被像狗一样追杀,被开除,在公共场所被羞辱。

在百万人的美国大游行中,是否有几个坏人?当然有。但也有来自“安提法”的煽动者。你不会读到这些的。

那么,为什么要铤而走险的狂热呢?他们害怕川普,他们害怕我们。但主要是因为这是极权主义者的一个机会。它提供了可以用来来打压人民的背景和镜头,正如CNN和其他戈培尔式的媒体想要做的那样。这是民主党版的“国会纵火案”。

他们将迫使我们转入地下。我们会像德国的“白玫瑰”协会(又名“抵抗组织的传单”)那样进行交流。

如果你认为我在夸大其词,不妨看看周围。我说的都是对的。

大清洗几乎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所有极权主义夺取政权的过程中都会用到它。想想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等人….,消灭反对派,粉碎异议。

目前,订阅你信任的新闻策划者和信息传播者。远离疯子。在这里订阅《盖勒报告(Geller Report)》。

郑重声明,我支持川普总统。

尤其是右派的堆砌,最是犯规。川普拯救了右派,拯救了共和党,他做到了。川普是现代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但他不止于此。他类似于圣经中的人物——约伯。

作者帕梅拉·盖勒(Pamela Geller)是“美国自由保护倡议(AFDI)”的主席,《盖勒报告》的出版人,也是畅销书《伊斯兰教令:在美国被猎杀(Fatwa: Hunted in America)》以及《后美国总统奥巴马政府对美国的战争(The Post-American Presidency: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s War on America)》和《停止美国的伊斯兰化——抵抗的实用指南(Stop the Islamization of America: A Practical Guide to the Resistance)》的作者。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北美保守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3/1544921.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