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美国司法部终于公布了一些关于1月6日无罪的证据

近20年来左翼激进分子无数次以类似的方式进入国会大厦,对他们不同意的议案进行抗议,甚至还胁迫、谩骂议员,执法部门从来没有对他们实施过任何逮捕和关押。正如我们从1月6日事件发生以来一再坚持的,我们坚定地认为:抗议者无罪!对他们的逮捕、关押和起诉乃是对抗议大选舞弊行为的爱国者的报复和对不同政见者的镇压,是地地道道的专制独裁行为。

作者:Andrea Widburg/《美国思想者》/2021.10.19

编译:约瑟/2021.10.20

发稿:2021.10.20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根据1月6日人们在国会大厦内外随机拍摄的几段视频片段,保守派人士一直认为,那天进入国会大厦的人数相当多,是因为国会警察让他们进去的。他们在那里不是叛乱,甚至不是未经授权的入侵——一旦国会大厦的“守卫者”打开大门,他们就有权在那里。现在来自国会大厦的官方视频证实了这些片段是准确的。

10个月来,1月6日事件的被告们和保守派媒体一直要求司法部公布14,000小时的录像,显示当天在国会大厦发生的事情。一个致力于真相的政府和一个遵守政府必须向辩方提供无罪材料的原则的控方,早就会满足这些要求了。

拜登的司法部是由更坚固、可能更腐败的材料制成的。在法院命令之下,司法部才公布了部分录像。我要指出的是,被告伊桑·诺丁(Ethan Nordean)提出索要依法有权获得的材料的动议是不够的。相反,包括CNN、《纽约时报》和广播新闻网络在内的“媒体联盟”(Press Coalition)不得不在法官面前对该动议发表意见。(我碰巧认为值得注意的是,在法官面前,媒体的要求比被告的权利更重要。)

《动态消息》(BuzzFeed)发布了司法部最终制作的两段40分钟长的视频,一段是外部视频,一段是内部视频,声称它们展示了“1月6日暴乱者从头到尾的违法行为”。然而,我更相信朱莉·凯利(Julie Kelly)的言论和分析,而不是《动态消息》网站的说法,朱莉认为这段约35分钟的视频实际上讲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视频一开始,一名警官打开了通往国会大厦圆形大厅(Capitol round)的内门。圆形大厅位于众议院和参议院之间。五、六名身份不明的男子从门里出来,并在离开前与警官交谈。这些人打开了外部的双扇门,抗议者开始涌入大楼。诺丁的律师说,记录显示,他的当事人是在得到警方同意的情况下,在下午2点37分到2点38分之间进入大楼的。

摄制视频的2部摄像机在国会大厦的位置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国会警察一直站在内外门之间的小走廊里。由于警方没有试图阻止,数十人进入。在某处,可以看到几名警察与一群试图进入的人交谈。随后,一名警察将另一名正在与抗议者讲话的警察拉到一边——这似乎是在阿什莉·巴比特(Ashli Babbitt)在议长大厅外被警官迈克尔·伯德(Michael Byrd)枪击后不久——警察撤退了,抗议者跟着警察走了进去。

2:33:13 p.m. to2:35:58 p.m.

2:35:58 p.m. to2:37:49 p.m.

2:40:00 p.m. to2:41:59 p.m.

凯利解释说,这段录像与接触过这些录像的威斯康辛州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对该事件的说法完全一致。他估计,录像显示,大约有309人在国会警察的许可下进入了国会大厦。

我们有35分钟的录像显示警察与抗议者的合作,而不仅仅是几段片段,这一事实让人相信,司法部是在对那些并没有比近20年来左翼抗议人士做的更过分的美国人进行报复,他们所做的事情就是进入国会大厦抗议他们所不同意的政府政策罢了。

如果说有谁应该被送上被告席,那就是那些做出判断导致低水平安保的国会成员——从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到国会警察局长,再到任何参与这些决定的人。当他们知道华盛顿将有一个大型集会时,他们没有采取更好的安保措施,这些人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疏忽。或者说,他们故意协助诱捕川普的支持者,制造叛乱的假象,以镇压对拜登政府的任何反对。

现在发生的事情完全是反美国的:人们不是因为他们做了什么而成为目标,而是因为支持了“错误的”政治候选人——而司法部正在通过隐藏潜在的无罪证据来协助这种对正当程序的完全否定。

原文链接:https://www.americanthinker.com/blog/2021/10/the_doj_has_finally_disgorged_some_exculpatory_evidence_about_january_6.html

本刊评论:

美国法庭庭审开始时的一项最重要程序是,控辩双方都需要向法官郑重起誓:只说事实和说出全部事实

拜登伪政府的司法部既然起诉进入国会大厦的爱国抗议者非法入侵国会大厦以及“叛乱”,那么它就必须拿出所谓“非法入侵”和“叛乱”的证据,也应该包括含有可能证明爱国抗议者无罪的证据。这是司法部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670多位抗议者至今已经被非法关押了近10个月,而司法部罔顾法律,拒不回应被告律师关于公布国会大厦完整录像的要求,直到法院因为媒体的介入,而不是因为被告主张的法律赋予的权利,裁定司法部必须公布这些录像,他们才不得不交出。拜登的伪司法部已经执法违法在先。

如果说1月6日抗议者们提供的视频或许可能避免了证明自己违法的内容,那么国会大厦里的监控则应该是最公正的记录了。然而国会大厦这短短35分钟的监控录像却充分证明了视频中的至少309名抗议者是在国会警察的允许下,和平进入国会大厦的,是完全合法的。既然他们没有“非法入侵”,你就需要证明他们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但是司法部释出的录像也不能证明抗议者有任何损毁国会财产的行为,更谈不上“叛乱”了。如果拿不出证据,他们就该被无罪释放,而且应该为他们所受的迫害给与赔偿。如果有谁确实损毁了公物,那也应该个案处理,不能因为个案而把所有进入国会大厦的抗议者诬陷为“叛乱者”。因此,对全体抗议者的指控完完全全是无中生有、强加于人。

近20年来左翼激进分子无数次以类似的方式进入国会大厦,对他们不同意的议案进行抗议,甚至还胁迫、谩骂议员,执法部门从来没有对他们实施过任何逮捕和关押。正如我们从1月6日事件发生以来一再坚持的,我们坚定地认为:抗议者无罪!对他们的逮捕、关押和起诉乃是对抗议大选舞弊行为的爱国者的报复和对不同政见者的镇压,是地地道道的专制独裁行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北美保守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24/1663381.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