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颜纯鈎:香港人是禀赋异常的中国人

作者:

说到移民,香港人的血液里有移民的基因。仔细想一想,香港人真不是一般的中国人,是禀赋异常的中国人。

前几年香港年轻人在说“香港民族”,我一开始觉得这种说法不能成立。一般说到民族,总得有血缘的根,生理上的特征,文化上的传承,说香港是一个民族,有点勉强。

但不可否认,香港人与大陆人台湾人是有显著区别,那些区别甚至是本质的,我们与其他中国人之间区别之大,真的可以用另一个族群来看待。

首先,香港百多年在英国治下,我们早已习惯英国殖民者给予的自由、法治和平等,我们得天独厚,早就享有这些普世价值的精华,把这些精神深植在自己生命深处。英国的文化基因,与中国的文化基因“异族通婚”,生成混血的文化,我们得到中英两种文化中各自最优质的部份。我们对普世价值的向往和认同,是自然而然的,经过传承汰洗,我们的思想文化根深蒂固,流在血液里。

其次,香港人是三次大迁徙的难民子孙。一次是国共内战,一次是大饥荒,还有一次是文革。三次逃难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第一次跑出来的是地主资本家、民国知识分子和各级军人;第二次跑出来的,是不肯坐以待毙、冒死求生的饥民,第三次跑出来的,是经过文革上山下乡吃尽苦头的红卫兵

人在绝境时,生出赴死的勇气,铤而走险,作人生一搏,这种人比一般庸众更有胆识,更勇敢坚忍,也更有自信。香港人血液里有逃难的基因,有移民的冲动,不管在哪里,看看势头不对,就拚了老命去找新的落脚点,唯一的愿望便是,不让自己的子孙活在恐惧和灾难里。

其三,香港人眼光永远是向外不向内,向前不向后,向上不向下。香港没有资源,一个小岛只靠外向型经济养活自己。我们永远都向外看,向外找机会,养成我们宽大的胸襟,远大的见识,非凡的魄力。香港人具开拓性格,不守旧不因循,所以我们去到哪里,都以香港人的性情处事做人,去到哪里都可以落地生根。

其四,香港有独特的文化,这种文化对每个香港人潜移默化,把我们打造成具有集体性格的族群。我们有独特的语言,独特的生活习惯,独特的思维定式,去到哪里,只要是香港人,就很容易融为一体,就有一种血肉相连的亲切感。

台湾经过专制的勘乱时期,大陆至今还在独裁铁腕下,唯有香港一早享有自由,法治基本完备,从未有过政治白色恐怖。香港人百年来在安全平等的环境中生活,养成独立不羁自由奔放的性情,因为注重合约精神,我们不能忍受无耻的背叛与失信。中共的欺诈奸狡、蛮横霸道,恰恰是香港人最深恶痛绝的,我们与中共是天生的水沟油,不可调和。

笔者三十岁来香港,性格已定型,我用十年时间改造自己,把自己改造成一个地道的香港人,我认同香港多过认同我的故乡福建晋江安海,认同香港人多过认同我的同乡。反送中运动后,我在报上写文章,我的老乡老同学骂我是汉奸,后来我在苹果日报写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做汉奸,还是做奴隶?”我以毛泽东为例,他们闹革命,都是与外国势力勾结,苏联人提供金钱和武器给毛泽东,如果毛都能做汉奸,为什么我不可以?我宁肯站着做汉奸,也不肯跪下做奴隶。

我的这种禀性都是香港给我的,香港改造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我来香港时,一身伤痛两袖清风,我离开香港时,实现了个人的理想,孩子们都受到很好的教育,香港对我有恩,我永生永世都要回报香港。

我相信有千千万万像我这样的香港人。我们现在受难了,香港受难了,我们要挺过去,先保存自己,再图长远。只要香港人心不死,香港就不会死,我们今日走了,他日还会回来,只要有正气在,邪恶势力就不能长久。香港很可能沦落下去,但有一天她会从废墟里站起来,我们会赋予她更亮丽的生命。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4/1545402.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