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童大焕:搞清概念边界 驯服硅谷暴君!

作者:

【1】文明始于边界思想始于概念

西方政要在批评乃至谴责推特脸书等网络社交平台巨头联手封杀美国现任总统川普,指其损害言论自由甚至搞网络独裁。也不乏很多人在给推特免费辩护,其中不乏大名鼎鼎的媒体人和知识分子

辩护的理由五花八门,在我看来多因概念不清。而言论自由是如此重要,可以说,人权始于知情权,思想和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前提条件。

因此,这是第三篇专门说这个问题,本文主要是厘清几个重要概念。

文明始于边界,边界清晰始于概念清淅。很悲哀的是,很多人,甚至不少大名鼎鼎的知道分子,往往连基本的概念边界都还没搞清楚,比如民主、宪政、专制独裁的区别与联系,法治与法制,权利与权力,媒体与平台,等等。概念都没搞清,可以说学问是完全不合格的,却在那儿大言灼灼下笔千言,把学生和读者搞得晕头转向,崇拜者跪得五体投地。

世界兵荒马乱,很多时候是由于我们概念模糊、头脑里一团浆糊、思想和心灵兵荒马乱造成的。

边界的模糊是文明第一杀手,概念的混淆是思想第一大忌。

【2】网络社交平台是私有财产还是公共权力?

浆糊概念一:现代网络社交平台是私有财产,不是公权力。

正确的概念边界:现代网络社交平台既是私有财产,也是公权力!

私人经营的社交平台是私有财产,这个无需讨论,主要讨论是不是公权力。

依我看,公权力的主要特征有三个:强制性,普遍性,无可选择性。

比如,公司内部,规章制度有强制性普遍性,但只要公司之间有竞争,员工就不会没有可选择性,所以公司内部不是公权力,但也要受到法律的约束。

硅谷网络平台早已经具有公权力的三个完整特征,从他们封杀川普及其支持者身上已经一览无余:

首先,封杀的不只是川普一人,而是至少已有7万川普支持者被封杀。此处,强制性和普遍性皆具。

其次,川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准备转战到Parler上发声时,谷歌苹果亚马逊竟然生生的把Parler给封杀了,不许用他们的软件。“不可选择性”彻底坐实!

【3】发展逻辑改变权力逻辑

很多人只会掉书袋,说传统的权力只有立法、司法和行政执法,媒体和网络社交平台不是权力。

借石讷先生的话来说:“当洛克和孟德斯鸠分析权力与国家的时候,人类文明还在古朴的尾声。立法、行政、司法,权力样态一览无余。近三个世纪过去,又是沧海桑田,现代科技、媒体与金融赫然崛起。这是一种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可以奴役,没有国界,已经绑架政客与政府。三权说作为经典政治学在概念框架上瓦解了。新的,没有被命名而来势汹汹的权力击碎宪政格局,成一代极权枭雄。这是一个极权时代,一个新极权与传统极权互相勾连瓜分世界的新的极权时代。法学教师们吊死在概念的枯树上,最狡狯的机会主义者看到了机会,他们的大篷车已经上路。路上红尘滚滚,逶迤不见首尾。”

多么惊心动魄的美妙文字!

244年前美国立国的时候,全球还是农业时代,财富逻辑无非是土地、边疆、人力这些有形资产,连工业都还没有出现。现在,财富逻辑早已变成了科技、数字、专利、知识、金融、媒体(喻国明说所有企业都在媒体化,大意)等无形的东西。

社会发展的底层逻辑变了,财富逻辑变了,权力结构自然也变得面目全非了。

当一个新生事物出来时,如果不是站在最前沿的企业家、发明人和思想者,越牛逼的传统专业人士,往往越容易成为抵抗新变化的顽固傻逼。因为,他传统的观念世界在新的世界逻辑面前完全坍塌了!

正如硅谷王川所言:“不管你多聪明多有经验,加入一个陌生的新兴行业时,相对于已经入行有基础的人而言,会有很长时间都会像一个狼狈的傻逼。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聪明人面对Paradigm shift时会顽抗到底,因为不愿让自己丢份。但顽抗的越久,损失的利益其实越大。”

天下万事万物皆然也!

【4】保护言论自由就是保护财产权

浆糊概念二:言论自由只是附着在财产权上的权利,否定删帖和封杀是对网络平台财产权的破坏。

没人否认社交媒体平台是私有财产。认定社交平台有公权力性质,并非把社交平台公有化,而是要他们的行为必须接受监督与制约,必须有规矩,不能无法无天。

平台自定标准的所谓“不当言论”之类,也丝毫不会侵害平台的利益和财产权。

同时,否定这些社交平台随意删帖和封杀的权力,并非对私有财产权的侵犯,恰恰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私有财产!

须知,那些在社交平台上建立的自媒体,都是当事人的私有财产!那些多年建立起公信力的微博微信公众号,难道不是博主们最宝贵的私有财产吗?凭什么任由网络平台予取予夺说封就封?

周成柱:“私企对平台拥有产权、个人对自身账户同样拥有产权、个人账户与平台之间是一种法律与契约关系、平台对个人账户的处理只能在法律、规则之下进行、而不是放弃这些前置情景认为平台拥有百分百产权、对平台上的账户只要看不顺眼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开发商建了房子、商人们租了房子做生意、当他们之间建立了某种契约关系之后、开发商可以随意对商人进行驱赶、并没收他们的商品吗?”

不管平台是不是免费使用,平台和自媒体建立的都是平等契约关系。

【5】社交平台不是私人客厅,无权选择用户

浆糊概念三:社交平台如客厅,客厅非公厕,主人可以不欢迎。

正确认知:社交平台是大江大海,平台上的自媒体才是主人自己的客厅!

而社交平台的这个概念,是由法律奠定的。这就是川普说必须废除的《通信规范法》第230条,简称为CDA230。

1996年2月8日,克林顿总统签署通过了 CDA。CDA230仅仅26个英文字,被誉为“创造了互联网的26个单词”,是“网络言论自由的基石”。它的英文是:

Noprovider or userof an interactive computer service shall be treated as thepublisher or speakerof any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another information contentprovider(“任何交互式计算机服务的提供商或者用户不应被视为另一信息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发布者和发言人。”)

这就是说,网络平台和运用平台的网络公司如Parler不是出版商,不是媒体,它们无须为用户在其平台发布的内容承担法律责任,法律责任由内容提供商也就是自媒体自行承担。比如,如果有人在Twitter上诽谤你,你可以起诉那个Twitter用户,但不能起诉Twitter平台。

这个230条,可以称之为免责条款,既保证了网络上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也使网络平台获得了颠覆式火箭般一年超百年的发展壮大空间。

但是,社交平台如今靠230条这个豁免条款做成渗透全球的巨无霸了,它的权力欲望也随之不可遏制地爆发了。它不再满足于做包容一切的大江大海,不再满足于做容纳一切车辆的高速公路,而是在左派势力的影响下,要排斥一切异己,做言论审查的操刀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好比政府帮助你征地,修了一条收费公路,等公路修成了,公路主人凭借垄断地位,却只放行自己看得顺眼的人和车辆!

【6】社交平台不是媒体!

这就牵涉到网络平台到底是一个自由的无障碍平台还是出版者的问题。

浆糊概念四:网络社交平台=媒体(出版商、以及自媒体等内容提供商)。

很多人,包括法学教授们在这个概念上也是浆糊概念,把推特、脸书等网络社交平台与就纽约时报CNN之类的出版者、内容提供商一样相提并论。

有人认为“自媒体作者相当于原来的独立制作主播或专栏作家,他们是被平台邀请来在自己平台上发表作品。”这也是把平台当媒体的错误认知,同时还完全无视平台固然可能有少数邀请制,那往往只是一开始为了扩大影响,最大的力量并非来自邀请,而是自行入驻平台。

正确认知是,网络社交平台和媒体(出版商、以及自媒体等内容提供商)完全不一样!

区别在哪里?区别在于:

平台是内容传播的工具和通道,而不是内容本身!

推特、脸书等网络社交平台,享受了230条里不对内容负责的特别豁免权,就不再拥有审查和选择用户的自由与权利,更没有封杀Parler等二级用户以及各种自媒体用户的权力。

纽约时报、CNN、网络自媒体之类的出版者、内容提供商,有审核和选择内容的权利,有从自家客厅里踢出不喜欢的读者和内容的权利,但同时也承担着对虚假、诽谤等内容承担法律责任的义务。

要么做内容提供商,要么做平台,都可以,唯独不能两者都是。

而推特、脸书等超级网络平台,现在是一个具有超级影响力、超级豁免权、超级生杀权的影响全球的“超级政府”!自行确定什么是正确言论,不受任何法律限制!同时对网络平台上放出的错误言论,也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而这,正是践踏和限制了公民言论自由,践踏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据说就连左派也曾对推特这些超级数字王国看不去。早在2019年4月,川普的死对头、议长佩洛西就在接受一家科技媒体采访时表示,《通信规范法》230条是美国给互联网公司的一个礼物,但是这些公司无需为用户内容承担责任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

只不过,本次封杀川普及其支持者,很可能是权力左派们在充分运用法律漏洞借刀杀人。

而这些超级网络平台自定标准破坏言论自由,并非始自今日,只不过,发展到今天,它开始联手封杀世界灯塔国的总统,才引起了世界级的关注,人们才猛然发现:

短短20年时间不到,昔日屠龙少年,已经成长为异常可怕的恶龙,再不降服恶龙,全人类都要受害。

【7】驯服数字暴君刻不容缓

石讷:“从现在已知的后果看,数字技术的癌性发展正在瓦解自然人。它首先使人的隐私荡然无存,造成个人权利消融,成为赤身裸体的被绑架者。其次,它被用于反社会的社会动员,形成排山倒海然而行踪不定的冲击力,对特定人和社会秩序实施无情打击。数字技术和数字资源的控制人将获得一种无远弗届的权力。这个权力是非法和野蛮的。进一步的发展,人类社会关联将趋向完全的被动而傀儡化,呈现蜂群和蚁类特征。这是种的生物学退化。”

网络科技的力量要多强大就有多强大:

数字(网络/科技)权力时代,人人都是透明人。网络背后的指挥者和操弄者,可以窥探隐私绑架人的身体和灵魂;可以通过信息控制形成一边倒的“政治正确”,进而把国家和社会带进一边倒的深渊。

而要知道,在单边控制下,社会全面左倾的概率要大增,因为如我前面的文章所专门论述的,左倾是人类的本能,而且具有自我极化的特征。

搞清楚概念边界,厘清网络平台的责、权、利,全面驯服和围剿硅谷暴君,不仅仅是为了捍卫一个年已七老八十的美国总统的个人权利,更是为了世界上每一个人!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经纬西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5/1545788.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