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童大焕:他们为什么说川普独裁挺川是个人崇拜

作者:

【1】

先澄清一个概念。

一些人把挺川普的称为川粉,这个概念是错误的。在支持川普的人里,至少包含三类人:

一是反对选举舞弊者,一是支持保守价值观提防民主党左倾政策者,一是欣赏川普个人的人格魅力者。前两种人当中,甚至不乏个人情感上不喜欢川普者。

许多人大选前支持川普是因为价值观,大选后支持川普是因为支持选举公正。

因此,把挺川者称为川粉,是十分错误的。

相反,反川者当中,喜欢拜登者极少,支持民主党政策者有之,纯粹因为反川者也有之。甚至有人说,即使和川普竞选的是一条狗、一个没有生命的玩具,也要坚决反川。

因此,反川者当中,川黑倒是有不少比例。

【2】

反川者指责川普是搞个人独裁,指责挺川者是搞个人崇拜。这种指责有很大的迷惑性,所以我一直想写一篇短文揭示其中的问题。

【3】

指责川普搞个人独裁的理由很简单:他赖着不走!这是破坏民主制度!

这个指责偷换了概念。

川普说,没有舞弊,我坚决走;靠作弊上台,我坚决不走。

问题的焦点就变成了有没有舞弊,反对舞弊本身,才是最好的维护民主制度,维护美国的团结与共识。

但反川者说没有舞弊,因为主流媒体没报道,因为法院和国会都没受理。

但不论从维护拜登名誉权、维护选举公正、维护民主宪政的公信力角度,不都应该进行法庭调查和双方举证吗?没有调查和举证,举证的机会都不给,怎么就一口咬定没有舞弊呢?

程序正义连形式上都没有走走过场,就直接将证据拒之门外,连法院和国会都没敢宣布“没有舞弊”,只是从程序上把这个问题回避了,

反川者们,尤其是其中的个别法律教师,你怎么敢直接宣称“没有舞弊”,把你们平日里口口声声的“程序正义”放到哪里去了呢?

【4】

再来看川普过去四年的所作所为,尤其是他大选后的遭遇,也根本不像独裁者,因为他致力于收缩权力、保障自由和权利,而非相反:

他废除诸多束缚经济发展的法律;上任之初就提出联邦所有民选官员必须实行任期制,而且也要有任期届数的限制;提出联邦层次的所有政府官员,从现有政府位置下来以后不得转变身分成为职业政治说客;限制联邦政府的预算,规定各政府部门必须削减经费10%~25%;提出精简政府管制;提出联邦法律必须精简,所有的新法出台不能多于50页……

媒体对他围追堵截,法院调查他的“通俄门”整整3年多;本次大选后更是到处求告无门,甚至于网络平台联手封杀了他和支持者的自媒体帐号。

他厌恶穷兵黩武,推动世界和平。连1月6日“背叛”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也在后来穿着军装的演讲中表示:是川普重振了军队!川普政府是美国几十年来首次未发动战争的政府!

彭佩奥更是无惧外界反对声浪,连发数推挺川,指他在任上成功推动阿以和平,并打败伊斯兰国等,应该获诺贝尔和平奖

这样的人,是个独裁者吗?

【5】

而判定一个人是不是独裁者,最重要的是制度构架本身,是人的行为是不是在法律框架下进行,而不是一个人做事是否果断勇猛。

1689年出生的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是西方限政思想的奠基人,他第一次用社会科学的方法,对法律跟国情、民情的关系做了梳理,提出了立宪的原则,以及三权分立理论。他说:

◎自古以来的经验表明,所有拥有权力的人,都倾向于滥用权力,而且不用到极限决不罢休。

◎权力只对权力的来源负责。

◎立法权和行政权集中在一个人或同一个机构的手中,自由便不复存在。司法权如果与政权合并,法官就拥有压迫者的力量。

◎专制政体下的教育,是要降低人的心智。专制统治最核心的精神,是惩罚和服从。

◎对权力的制约,和新闻自由,是当时英国人幸福生活的根源。

……

由此观美国,有三权之间的分立与制约,有媒体和民众持枪权对权力的制约,在制度构架上并不具备独裁基础。

而若立法、司法、执法权、舆论、持枪权都高度集中于一个人、一个机构身上,则不管什么人上台,本质都是毒菜体制。

【6】

当然,即使在民主宪政的体制框架下,国家、社会也不是完全没有转向独裁的可能性。

但这种可能性,也要从行事逻辑和政策逻辑上来考察。民主党所代表的左的政策和意识形态,必然走向内卷和独裁;而川普代表的右的、保守的政策与意识形态,恰恰是阻止独裁、保障自由的守门神!

这从川普支持者和民主党的支持者们身上的行事逻辑与作风上,窥一斑而知全豹:

挺川的支持者,四年多搞了600多场集会,没有一场骚乱,没有一次打砸抢,没有一次攻击警察。而民主党背书的集会已经造成47人死亡、几十亿美元损失。

民主党人提出要建支持川普者的黑名单,从就业、升职等各方面全面打压他们;左派已经出现女儿告母亲参加挺川游行,导致母亲被单位开除事件;代表川普竞选团队对宾州的总统大选结果提出法律挑战的约翰·伊士曼(John Eastman)律师,上周被迫辞去了他在加州查普曼大学(Chapman University)担任的法律教授职位。查普曼大学有169名教职员工在致大学的公开信中要求解雇伊士曼。1月13日,斯特鲁帕宣布已与伊士曼达成和解,他将“立即”离职。

媒体披露,由反川普的共和党人建立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林肯项目”(Lincoln Project)的行动之一就是对为川普竞选团队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进行骚扰。

据一份法律出版物报道,去年11月,林肯项目承诺要花费至少50万美元用于广告宣传,打击Jones Day和Porter Wright Morris and Arthur这两家律师事务所,因为他们为川普和宾州共和党辩护。

林肯项目人肉搜索了这两家公司的律师,并在推特上公开了他们的领英(LinkedIn)页面,以及帮助川普的律师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在林肯项目的行动下,米切尔(Cleta Mitchell)律师被从合夥的律师事务所Foley and Lardner赶走了。

纽约州律师协会目前正在考虑取消川普律师、前纽约市市长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的律师资格。左翼还表示,他们可能敦促对支持川普的鲍威尔(Sidney Powell)和林伍德(Lin Wood)律师进行纪律处分。(《遭左翼报复支持川普的法律教授被迫辞职》喵走看喵2021.1.19)

哈佛学生展开联署,要求撤销挺川普政治人物学位。

拜登公开说要打压美国步枪协会。

……

当你的言论自由、政治倾向、持枪自由都不由自主的时候,暴政就如黑夜一样全面笼罩了。

为什么反川派们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却指责挺川派为“个人崇拜”呢?

一旦从道德上指责川普独裁、挺川者在搞个人崇拜,就首先从道德至高点上否定了他人的人格和正义追求。

我想,对这样的反川者,只有两种解释:一是蠢,二是坏。坏不一定蠢,蠢则一定坏。不蠢而坏,是坏中之坏。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21/1548132.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