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专家:拜登政府对华强硬与否,取决于习近平

作者:
拜登新政府上台,许多人期待着美中关系的“重置”。不过,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指出,拜登政府是否会继续川普政府对中共的强硬路线,并不取决于拜登,而是取决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他们说,鉴于中共目前的行为,无论谁成为美国总统,对中共都会采取强硬措施。

拜登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

拜登新政府上台,许多人期待着美中关系的“重置”。不过,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指出,拜登政府是否会继续川普政府对中共的强硬路线,并不取决于拜登,而是取决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他们说,鉴于中共目前的行为,无论谁成为美国总统,对中共都会采取强硬措施。

拜登政府内阁成员认同川普对北京的强硬政策

拜登新政府的国务卿人选布林肯(Antony Blinken)星期二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有关他的人事提名确认听证会上表示,他认为川普总统对中共采取强硬

态度是正确的。他还支持蓬佩奥国务卿认定中共在新疆犯下“种族灭绝”的决定。

拜登的财政部长提名人耶伦(Janet Yellen)同一天在出席参议院金融委员会的提名听证会表示,中共长期利用一系列政策“削弱美国公司”,包括非法补贴、产品倾销知识产权盗窃和其他贸易壁垒。她说,中国是美国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拜登政府将使用所有可用的工具来打击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她也认为,中共在新疆犯下了“可怕的侵犯人权的行为”。

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提名委员会上,美国防部长提名人、退役陆军上将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说,中共是美国头号威胁。“我将继续集中资源,确定我们做好准备以应对任何挑战,以及继续对中共或其它敢于挑战我们的侵略者展现确实的威慑力量,让他们知道这将是非常糟糕的主意。”

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拜登钦点的情报总监人选海恩斯(Avril Haines)表示“将会提供必要的情报,支持两党战胜中共的努力。”

她说,她认同参议员们所说的中国政府的情报工作以不计成本的方式试图渗透美国基层。目的为争取有可能成为美国领袖的地方官员未来认同中共的政策,甚至制定亲中政策。

拜登政府是否继续延续强硬对华战略取决于习近平

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们认为,拜登政府是否会对中国继续推行川普政府的强硬政策更多取决于中国的动作。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达尼埃尔·普莱特卡(Danielle Pletka)星期二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一场研讨会上告诉美国之音,拜登与哈里斯政府的中国政策与川普时期相比并不会出现大的变化。

她说:“在中国问题上,我认为很多问题不是取决于拜登,就如同过去也不完全取决于川普一样,更大程度取决于习近平。……习近平制造了一种局面,美国必须做出回应。不是关于拜登,或是川普的,不管谁担任美国总统,都必须有所行动。”

她指出,在对华政策上,尤其是贸易政策上,川普政府强调的“公平”在全美国都引起了共鸣。

她说:“我们把中国带进了国际贸易体系,带进了国际社会,就是为了让中国能够遵守这些体系的规则,然而,中国接受了那些规则,但却是想利用就利用,想无视就无视。这在整个美国,所有阶层,不管是学界还是政府,都引起了共鸣。”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学者、前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Douglas Paal)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视访问时说,习近平上任后,美中两国之间的摩擦和冲突点越来越多,“因此不管是哪位总统执政,都自然会对中国强硬起来。”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在政治、军事、经济、国家安全和人权问题上都对美国和美国的价值观构成了挑战。习近平对内独揽大权,实施高压统治,对外采取冒险挑衅的政策。

新冠(中共病毒)疫情,尤其是欧美目前还深陷健康危机的泥潭的事实,更是给了他更大的胆量。

2021年1月11日,习近平在给中国省部级主要领导讲话时,听起来比以往更显得踌躇满志。习近平在讲话中重申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说法,但是强调,在这一“大变局”中,“时与势在我们一边,这是我们定力和底气所在,也是我们的决心和信心所在”。

曾经在里根政府时期任职的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颠倒的世界:美中世界领导权竞争》(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 America, China, and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Leadership)一书的作者,星期二在《亚洲时报》的一场研讨会上说,中共对美国的威胁超过二战希特勒领导的德国和冷战时的苏联。他说:“因为中国与全球经济的融合,中共有力量去胁迫。”

他解释说,中共用经济手段制裁澳大利亚韩国挪威就是很好的例证。在澳大利亚呼吁对新冠病毒的源头进行独立调查时,中共禁止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和牛肉等;2017年,韩国零售业巨头乐天集团因提供土地用于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激怒了中共,遭到中共的抵制;2010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向监禁中的刘晓波颁发诺贝尔和平奖后,中共停止从挪威进口三文鱼

普雷斯托维茨甚至希望新总统拜登在自己的就职典礼上就中共的威胁对全国和自由世界发出警告。不过,新总统的就职演说似乎更着重美国国内的威胁。

斯坦福大学的国际问题研究员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国需要明确表示,我们欢迎一个富有建设性的、和平的中国融入国际社会。只有当北京采取不负责任、咄咄逼人的行为时,我们才要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

美国对中国的强硬始于奥巴马政府的第二任期

与很多人想的不同,美国对中国的强硬并不是开始于特朗普政府,而是开始于奥巴马政府的第二任期。

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始的时候,正是习近平上台前后。美国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建设视为主要的军事挑战。2011年11月,奥巴马总统在亚太之行中高调宣布美国是“太平洋国家”,并将“留驻”亚太。2012年1月,美国国防部发布《新军事战略报告》,正式提出“亚太再平衡”的概念,确立了将军事资源由“9·11”事件之后的亚太、中东双重战略重点转为以亚太为重心的战略倾向。奥巴马还试图组成一个经济联盟,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来遏制中国,不过,这个协定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就被放弃。

被新总统拜登任命为“印度-太平洋协调人”(Indo-Pacific coordinator)的前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就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设计者。2018年,坎贝尔和同样会在拜登政府任职的伊莱·拉特纳(Ely Ratner)在《外交事务》撰文指出,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已经失败。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权力项目主任葛莱仪(Bonnie Glas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些曾经任职奥巴马政府的官员在与中国再次打交道时会睁大眼睛。

她说:“他的团队中许多人在奥巴马政府的后几年,目睹中国变得更加强硬,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表现出好战行为。他们也体验过中国做了些承诺,但后来没有兑现。所以他们有这样的经验。而且我认为他们在上任后会睁大眼睛。”

她建议拜登政府在解决好美国国内问题之前,不要过早与北京举行元首峰会或高级别对话。

她说:“我们知道,中国在看到其它国家实力下降的时候,就会占它们的便宜。而且我们知道,中国认为新冠大流行加速了全球力量平衡格局的变化。在这种格局下,中国正在成为一个大国,而他们认为美国正在衰落。所以我认为,在我们没有重新获得中国的尊重之前,我们不应该与中国进行峰会或严肃的谈判。”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22/1548540.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