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童大焕:川普的背影

作者:

【1】

让全世界屏住呼吸的美国总统权力交接,终于在当地时间2021年1月20日和平过渡了。没有像挺川者分析、本人也期待的那样移交给军方,而是新总统拜登宣布就职。

不过,准确地说不能称之为“交接”,只能称之为新总统“上任”或“登基”,因为卸任总统川普拒绝参加典礼,提前和家人乘座空军一号,回到了他的佛州老家。离任前夕,川普小女儿还在白宫举办了订婚仪式。按惯例卸任总统给新任总统留一封信在办公室,据说川给拜的信只有一句话:乔,你知道我赢了。但事实是否如此,要等以后解密了。

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拒绝参加继任者就职典礼的总统是约翰·亚当斯(1735年10月30日-1826年7月4日)。

1800年,老亚当斯在总统选举中败给了杰斐逊,谋求连任失败。老亚当斯与杰斐逊曾是亲密战友,但后来因政见以及选举等问题产生严重分歧,彼此都非常讨厌对方。因此老亚当斯拒绝出席杰斐逊的新任总统就职典礼。

美国历史上第二个拒绝参加继任者就职典礼的总统是约翰·昆西·亚当斯(1767年7月11日-1848年2月23日),他是约翰·亚当斯的儿子,因此人们又称其为小亚当斯。

1828年,小亚当斯在谋求连任总统竞选上输给了对手安德鲁·杰克逊。小亚当斯与安德鲁·杰克逊本来就是竞争对手,而且在1828年的这次美国总统选举上第一次出现了竞争双方相互谩骂攻击的场面,彼此都彻底撕破了脸。因此小亚当斯也跟他父亲一样,拒绝出席新任总统的就职典礼。

美国历史上第三个拒绝参加继任者就职典礼的总统是安德鲁·约翰逊(1808年12月29日一1875年7月31日)。

1865年,林肯总统遭暗杀去世,约翰逊因此就任十七任总统。然而当时正处于美国内部严重撕裂期间,国内形势异常严峻,约翰逊这位临时上马的总统被折腾得焦头烂额。1869年3月4日,尤里西斯·辛普森·格兰特成为美国第十八任总统。约翰逊与格兰特政见不一,两人关系也不好,因此约翰逊便拒绝参加格兰特的总统就职典礼。

这次川普拒绝参加拜登的就职典礼,显然是因为他认为拜登的总统职位不是公平竞争选出来的,而是“偷”来的。

川普总统在安德鲁空军基地的告别演说,在线观看人数是300万,有14万人点赞喜欢,4200人不喜欢,随便一个视频就超出50万,上百万也不稀奇。拜登的就职典礼最多观看人数不到50万,2300人喜欢,3500人不喜欢。

“川普离开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我会以某种形式回来!备受关注的特赦名单,川普特赦了73人,给70人减刑。其中有他之前的‘战友’班农。但是没有网络上呼声很高的阿桑奇斯诺登。据说共和党内很多人威胁川普,如果特赦这两个人,就一定全力推动弹劾他。另外,川普没有赦免自己和家人,而前总统奥巴马是这么干的!”(薛靖中《人心是杆称:川普离职和拜登就职仪式的一些对比》2021.1.21)

【2】

史无前例、并且不断会被世界各国的人们拿出来评论的是:

为了确保权力顺利过渡,数万美军华盛顿围得像铁桶,封锁街道,如临大敌。美国建国245年,从没有总统就职搞成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现首都总兵力为2.5万,超过美军在阿富汗伊拉克的总数。而且川普任内不断从两国撤军,美驻军现已降至各2500。

二十万面美国国旗代替观礼群众飘扬在就职典礼的广场。拜登的就职典礼台上,装上了防弹玻璃,硕大的提词板就在摄影架下面。

不知道这算不算军队干政或不干政?

在行政、司法、立法(国会)救济全盘失败后,支持川普阵营的人们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军队身上,但正如风灵《送别川普:那美好的仗已经打过了》(2021.1.20)所言:

始终有人坚信川普会通过军事力量来夺回权力,但川普自己早就在推特上将戒严斥之为“Fake News”。如果冷静下来,稍加分析就可以看出,不管主观上,还是客观上,这都是不可行的,也是不可能的。

客观上,川普大量从海外撤军,而且没有发动新战争,这是几十年来第一回,因此深受普通士兵热爱,但上层的军头是军工联合体的一部分,发的就是国难财,战争财,对断了他们财路的川普早就欲逐之而后快。拜登还未上台,七大军种的军头就绕开国防部,联名效忠拜登,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

去年夏天BLM运动闹得一塌糊涂,连华盛顿特区都烧成一片火海。川普天天喊着“Law and Order”,要派军队或国民警卫队到各地维持秩序。军队和地方强力抵制,根本无法施行。可见,川普对军队的控制力实际是很有限的。

川普除了We The People的支持外,根本不受华盛顿官僚的待见。司法部FBI放任选举舞弊不调查(有人说川普一方指控舞弊证据不足,那么请对比通俄门通乌门,谢谢);国家情报总监关于外国干涉大选的报告,原定于12月17日出台,结果拖到现在还没有正式公布(可能重要部门的人已经看到了)。情报总监不得不写信给国会,表示他认为报告没有对外国干涉大选的深度作出准确的描述。情报官员施压基层情报人员,不允许他们表达外国干涉大选的分析。情报官员放弃了政治中立的原则,因为不认同川普的政策,不希望呈现出能够帮助川普的情报。也就是说,情报官员根本不愿意让川普得到启动平叛法的理由;彭斯,麦康奈尔,罗姆尼,小布什,利兹·切尼(小布什副总统切尼之女)等一大堆RINO纷纷叛变,落井下石。

在此情况下,川普贸然启动反叛乱法,几乎等于自杀

主观上,川普是保守主义价值的捍卫者,注重的是Law and Order,他在海外都没有发动任何战争,又怎么可能在国内挑动暴力内斗?更重要的是,川普是民选总统,不是革命家,他知道他的权柄来源于人民,来源于宪法,他不做没有明确得到人民和宪法授权的事。(包括最近左媒天天鼓噪,川普要特赦自己和家人,也是公然造谣。)即使大选被窃,大多数保守派选民还是希望在既有的宪法框架内活动,因此川普也始终坚持合法维权。当然,这条路走得通走不通,以后该怎么办,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3】

有人说川普败于疫情。错!川普是败于深层政府,他是一个人大战风车。

川普离去的背影后面,看得更清楚,他所面对的,确实是一个盘根错节的深层政府,他们穷尽一切手段,非要把川普拉下马。他们超越了党派,超越了媒体,超越了三权分立和军队中立。他们宁愿制造骚乱,宁愿荷枪实弹搞总统就职典礼,宁愿撕裂美国社会,宁愿全面封杀川普及其支持者的社交帐号,也绝不让川普的舞弊举证正式进入行政、司法、立法的质证程序,乃至最后的军队平叛程序。

黑命贵新冠疫情,都只是他们用来推翻川普的藉口。

拜登正式上台后,纽约时报主流媒体已经开始适时改口说疫情不过像感冒,而此前他们渲染的像是要天崩地裂。多少人注射了疫苗、感染人数和比例大幅度下降之类成了报道重点。“曙光闪现,疫苗作用显著,加州疫情开始好转”等等。

【4】

川普的身后,是一个撕裂的美国社会。而这个撕裂,不是川普造成的,是深层政府、既得利益集团过去4年处心积虑堆砌成功的。川普则以一个政治素人的无畏,把这个撕裂揭开给全世界的人们看。如今,深层政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必须自己来收拾残局。

当然,他们本来就把集团利益置于国家和民众利益之上,收拾不收拾,恐怕也无所谓。

最新民调显示:八成受访者认为美国社会正面临严重分裂。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20日报道说,美国一家民调机构近日的调查显示,大约八成的美国民众都认为“美国社会正面临严重的分裂”。新冠肺炎疫情、种族歧视问题和日益严重的社会裂痕,都是摆在拜登新政府面前的难题。(环球网2021-01-2109:41)

拜登就职演说,反覆提到要团结:“我们需要民主中最难以捉摸的东西,那就是团结。团结。我知道,现在谈论团结可能听起来像是愚蠢的幻想。我知道分裂我们的力量很深厚,而且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可以把彼此视为邻居,而不是对手。我们可以有尊严地相互尊重。我们可以联合起来,停止喊叫,减少愤怒。因为没有团结就没有和平,只有痛苦和愤怒,没有进步,只有令人精疲力竭的愤怒。团结是前进的道路。我们必须以美利坚合众国的名义迎接这一时刻。”

谁的演讲都动听。但是,四年来,民主党在炮制通俄门的时候,在发动左媒全面污蔑川普的时候,在行政、司法、立法机构全面堵死川普大选救济途径的时候,在社交平台全面封杀川普及其支持者的时候,甚至在川普任期只剩最后十几天仍然违宪启动第二次弹劾的时候,他们有“团结”二字吗?

据说,迄今为止,二百多年历史中,美国总统被弹劾过四次,其中两次是针对川普的。

【5】

川普的身后,美国的三权分立、言论自由、军队中立,基本上已经名存实亡。

幸亏美国自由进步200多年,最重要的价值不是表面宣示、书生曲解的上面这些东西,而是宪法第一修正案保证的民间自由,以及联邦体制保证的州权独立,和由这些独立派生出来的州际竞争。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23/1548900.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