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惨无人道!北京男子怒述集中隔离过程 中共采用“一棒子打死”政策

李先生向大纪元记者透露,当地政府防疫采取“一棒子打死”的政策,只要一栋楼里有确诊病例,全楼的业主必须全部集中隔离,根本不管是不是密切接触者。

北京大兴区天宫院融汇小区业主被安置在房山艺术之家酒店集中隔离。酒店部分窗户是内窗,空气无法正常流通。(受访者提供)

北京市大兴区疫情不断攀升,当地政府隔离措施也如疫情一样变来变去,对于高风险区天宫院融汇小区实行集中隔离的过程中,出现许多问题,民众对政府措施怨声载道。

大兴区天宫院融汇小区业主李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他们小区被转移集中隔离的经历。他对当地政府表示失望。

大陆媒体报导,1月20日下午,大兴天宫院街道融汇社区被升级为疫情高风险区。1月24日,北京新增3例本地确诊病例均在该社区。

1月23日,当地政府已将融汇小区三栋楼的全体业主进行集中隔离。

李先生向大纪元记者透露,当地政府防疫采取“一棒子打死”的政策,只要一栋楼里有确诊病例,全楼的业主必须全部集中隔离,根本不管是不是密切接触者。

1月23日凌晨,李先生所在的楼栋微信群收到了一条消息“大家要集中隔离了”。

“早上醒来,八点多钟,看到群里讨论这个,才看到这条信息,不是社区的、就是物业发的。”

李先生获得的通知是早上8时30分出发集中隔离,警察来敲门通知大概是9时许,他收拾完在10时许下楼排队,结果被告知没有车辆了,让他们先返回家。到下午1时许,陆陆续续开始有人下来,他下午2时许又开始排队,“大概排到三四点钟,然后再出发。在路上耽误了好久,到酒店快晚上了,至少五点,天都快变黑了。”

让李先生无法理解的是,政府在转移过程中并未进行分类管理,有确诊病例单元的和没有确诊病例单元的业主全部混杂在一起排队、坐车,在公交车上座位也没有间隔。

“不是密接(密切接触者)也搞成密接了,(政府的做法)惨无人道。”他说。

据了解,此次集中隔离人员三栋楼共达六七百人,被分别安排在房山区、顺义区、朝阳区等地。从八十几岁的老人到几个月大的婴儿,大人基本是一人一间。

李先生他们单元一百多人被安排在房山艺术之家酒店。

他透露,每天派送的饭菜都是凉菜、凉饭,他们进行多次反映现在才变得有些温度。

他们住了2天酒店,有多人在群里反馈缺氧头晕,他自己也出现了这个症状。

李先生表示,出现症状的最大原因是酒店部分窗户是内窗(外面是有玻璃天顶的封闭式大厅),被工作人员钉死,业主们多次反映无法得到解决,甚至致电12345也没有人回复。

被钉死的窗户。(受访者提供)

“试想一个人在封闭的不见天日的房间内,待21天隔离,会不会导致缺氧窒息、消毒水呛人、病毒、抑郁等其它危险。”

李先生最后给酒店里驻在的医生打电话,打了三四次没有人接电话,前台工作人员告诉他医生没在岗位上。他们害怕李先生将此事告到上级,而答应了李先生的要求,给他换了一间能开窗户通风的房间。

李先生还反映,社区虽然按照楼栋拉群,但是没有人管理,信息不公开透明,大家都是靠猜测和在各种群内看信息,并且也未告知隔离多长时间,让所有人感到更不安。

他最后气愤地表示:“这次让我们对大兴政府,对首都的防控能力和政府完全是处于不信任的状态,太失望了。”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26/1549817.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