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李怡:下不为例

作者:

美国政府换届当天, 中共外交部即宣布制裁包括蓬佩奥在内的前特朗普官员共28人;并没有民主党政治人,包括热衷关注中国人权、赞扬香港抗争行动是“一道美丽风景线”、推动众议院就《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立法的佩洛西。中国对特朗普显然恨之入骨,故“老朋友回来”第一天即行动。

中国连日来派出最大规模的军机扰台。拜登国务院回应说美国“关注中国持续试图威吓台湾,敦促北京停止对台湾在军事、外交及经济上的施压,并转而与台湾‘民选代表’进行有意义的对话。”“民选代表”而不是政府,意味着不会继承蓬佩奥的政策,承认台湾是政治实体、废除限制华府官员与台湾官方接触的守则。

社交媒体继续言论审查,一些撑侵的媒体纷纷转换频道。香港部份论政人士识时务或一厢情愿地支持拜登,中国网页的粉红纷纷转向。拙文的留言区有网友称,“五毛同反侵粉一齐开工了,李先生等被批斗灭声,呢个page冻过水了”。

本着“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衞你说话的权利”这个言论自由的准则,我从不在社交媒体删除“朋友”或留言,尽管意见相悖并疑似不怀好意。对一名不断盯着陶杰和我的文章的跳梁左胶,谨记鲁迅的教诲“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而且连眼珠也不转过去”,不予理睬。只是前日有网媒刊登跳梁者“揭发”我“涉嫌抄袭”,有爱护我的读友想我解释一下,于是不得不在此作通识回应。

说我“抄袭”,我绝对承认,而且承认自写文章60多年来,就是抄袭的惯犯。我年轻时写过一系列“社会科学初步”“心理学初步”“逻辑学初步”的小书,都是看了一些大部头难消化的著作,取其意予以通俗解释,不用说都是抄袭,没有多少自己意见。写过小说,也是看了许多小说后的模仿,就像鲁迅写《狂人日记》连题目都抄自果戈理一样。写政论自然也是东抄西抄,融会前人意见,再予以个人发挥。

引用他人意见是否应注明出处?抱歉,请去看学术论文吧,自古以来写流畅文章都不注出处,知者自知,不知者不知何妨。

以前有人说,天下文章一大抄,因为任何一篇文章都融合了他人的思想、经验、文采。不须关注谁在某问题上说得最早,只欣赏谁写得好。孔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意思就是讲清楚道理而不在乎首创,信奉和爱好古远传统。

看到美国立国的古远文明,在违反常识的追求无差别平等,和权钱色的腐蚀下沦落,我从来不相信特朗普会赢得大选,也唯有坚持“信而好古”,尽力阐述古远的文明价值观。讲以理抗势,是想解释保守主义的理在哪里,是否应该维护。久远的道理当然是抄袭,不会是自己的意见。

有时读到一些言之有理但长篇大论的干枯文章,就会像以前写甚么“初步”一样,予以消化和发挥。若读友们想继续看我的这些抄袭,就请留步。否则请移玉步到跳梁左胶的网页。

年轻时,有《大公报》前辈教导“传媒第一法则”,就是:永远不要与阅读量比你少、影响比你低的挑衅者笔战。

有人问余光中:“李敖天天找你碴(挑剔),你从不回应,这是为甚么?”余答:“天天骂我,说明他生活不能没有我;而我不搭理,证明我的生活可以没有他。”用李敖比跳梁者,得罪李敖了,他至少是有才学和会写文章的作家。

今天破了“传媒第一法则”,下不为例。原因是,我可怜那些取用跳梁学痞粗劣文章的编辑。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30/1551370.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