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占领国会山血拚华尔街,这届美国民众还能干出啥

作者:

散户=韭菜,在金融市场上这是一个公认的潜规则

赚了钱是运气好踩狗屎运,被机构割了韭菜是交学费,再接再绿。

在美国没有韭菜这种说法,它们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愚蠢的资金",只有机构才是聪明的。

在美国、在欧洲、在中国,不知道有多少股民曾经在一瞬间曾产生这样的念头,"所有韭菜联合起来"。

然而,这一幕没有最先在韭菜最充裕的中国上演,因为中国股市的散户占比是最多的。

这一晚,美利坚无眠。

一个名为"散户联合体"的幽灵,从社交平台的呐喊中被召唤,在华尔街的上空盘旋。

一场见证历史的多空混战后,留下一个闪崩的美股市场,十几只打了鸡血的股票,更加癫狂的散户,和被打爆仓的空头们。

美国的大撕裂,终于蔓延到了金融市场。

然而,当你可能一厢情愿地认为这是庶民的胜利时,隐藏在散户中间鼓吹的巨鳄,正露出嗜血的微笑。

分裂终于明确无误地传染到美国金融市场。

而大洋这边,年初以来A股3000馀只个股下跌,而机构抱团的仓位还在再创新高。

生而为散户,仍有赤旗可扛;

生而为中国散户,我很抱歉。

1

脱轨

美股闪崩背后,主角本应是美联储宣布继续宽松政策、疫苗分配不均影响预期以及科技巨头们的财报季。

但随著一支奇怪的股票——GME(游戏驿站)的股价大涨130%,冲上340美元,美国从监管、精英到草根全都坐不住了。

这本来是一家濒临退市危机的垃圾股,但是一个月的时间里,其股价已经翻了17倍。

如果以其去年3月历史低位的3美元来计算,GME已经足足涨了170倍。

要知道,特斯拉去年一年增长10倍,已经是全球增速最快的公司之一,马斯克登上了世界首富,而在GME的非理性繁荣面前,仍然像一只跛脚的乌龟

GME是一家1996年成立的游戏零售公司,其营业模式是在商场开店,出售游戏光盘、游戏周边产品和游戏机等。

现在的游戏行业,大家都是在网上下载游戏,在手机上玩游戏,GME的模式已经算"夕阳产业",而其零售份额,还在被亚马逊等电商撬走。

基于这样的背景,GME公司从盈利到进入淨亏损,四年时间里股价一路从28美元跌到3美元。这都使得GME成为过去一两年里,被做空次数最多的美股之一。

以香橼、浑水等为代表的做空机构,从来都是资本市场上的猎杀者。

在他们看来,在疫情冲击、社交隔离、消费减弱的三连击下,大部分线下行业都被看空,餐饮、零售、娱乐、旅游等行业都符合这个逻辑。

基于这个逻辑,做空机构大杀四方,并理所当然的在去年盯上GME。

据统计,在去年4月时,GME的84%股票已经被卖空。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人民群众入场了,GME的股价迅速抬升翻倍,开始逼空。

而最惊人的增长,就在最近几天:

1月25日,股价76.79美元,换手率超255%,成交1.79亿股;

1月26日,股价147.98美元,大涨92%;

1月27日,股价347.51美元。

从来都是资本猎杀者的大空头们,心情如下:

据S3 Partners估算,空头们在GME上已经赔了236亿美元,仅仅昨天一天就亏了143亿美元。

做空机制之所以让人又爱又恨,就是因为其超高收益的同时伴随著超高风险。

因为无论如何,做空最多只能赚100%的利润,因为股价最多跌到0元;

但是做空的亏损可以是无止境的,因为股价的上涨没有盖子。

所以,目前为止,主要参与的香橼、梅尔文都已经交出头寸,平仓退出,承认输了。

一个星期前,香橼还在发声,说GME的股价很快会跌到20美元,嘲讽散户们是"在这局扑克游戏里的输家"。

香橼掌门人Andrew Left录了一个视频开怼,说自己有五大理由看空,还说"从未见过如此愤怒地意见交换"。

这种典型的精英话语和高高在上的姿态,立刻引爆了社交平台的反扑。除了来自草根散户的群嘲之外,一连串的人肉搜索、网络暴力、问候爹娘的互联网键盘侠分分钟让香橼缴械投降。

在最新的一个视频里,掌门人承认香橼在GME一役上亏了钱,认输了,但是香橼还没有输,香橼的2021还会更好。之后香橼也呼吁政府监管部门,赶快对疯涨进行调查。

这几乎就是精英们fxxk you的文明化表达,和"你们会让我更强大"的迷之自信。

而梅尔文对冲基金(Melvin Capital)就没这么硬气了。

坊间已经流传这次失手让梅尔文大出血30%,甚至面临全面爆仓、破产倒闭的危机。而华尔街的神级对冲基金Citadel和Point72已经联手为其紧急供血了27.5亿美元。

机构间强强联合,相互输血;

散户们抱成一团,把赤旗插遍寰宇。

是一个怎样的幽灵,让这一幕从历史中破壳而出?

2

乌合之众or人民力量?

多少散户们都曾幻想过:

要是大家联合起来,不就能战胜机构、翻身做主把钱挣了吗?

但长期事实证明,散户们都是各怀心思,各自分化,这个愿望不可能实现。

在美国发生的这一切,到底会是一个短暂的群体高潮,还是一次革命的开端?

这次策动群众的发源地是Reddit,一个类似贴吧的互联网平台。其中有一个叫Wallstreetbets(华尔街赌场)的论坛。

打开这个论坛,就是一股"是兄弟,就跟我一起干","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画风。

你很难说,这里是在上演《人民的名义》,还是变了花样的"澳门新葡京赌场花式荷官"。

最开始买入支持GME的,还是游戏迷、极客、脑残粉组成的保皇派和怀旧党。他们怀念GME给他们带来的游戏体验,不忍其被空头收割。

但当他们真的推动股价上涨,开始逼空后,有人晒出了自己挣了几十万、几百万美元的帐户馀额。其中一个带头人DFV目前已经挣了1117万美元。

跟我们干=挣大钱,社交媒体放大了这个声音,然后市场疯狂了。

香橼等空头,对GME的行业形势预估其实有理有据。讽刺的是,这群华尔街的吸血鬼,恰恰误判了人性的贪婪。

"如何一夜暴富",成为瀰漫全球的显学和共识,大家都急著搞钱。

美国在疫情冲击和经济衰退后,印钞机打开、无限量化宽松、大手笔全民发钱,引来了新一轮的大通胀。

空头们企图用消灭受冲击行业的方式,榨乾线下市场、实体经济的最后一滴血。

而手握政府发的钱,又被限制在家里无处消费,还面临降薪失业的风险的散户们,直接盯上了吃得肥肥胖胖的空头资本。

GME值不值300美元,散户们心里没有数吗?

但他们在意吗?No。他们的口号是,势要助其冲上1000美元。

所以,西装革履的机构投资者们,坐在24小时灯火通明的写字楼里,品著新鲜的咖啡,盯著交易大数据,精密地挥舞资本。

而千千万万急著搞钱的散户,他们在买菜排队的空隙,在沙发上,在马桶上,就能从各大社交平台上寻找共同声音。

只等意见领袖站出来开响第一枪,大家才不管什么报表、价值、规则,人群乌央乌央地就冲进市场。

除了GME以外,电影院线AMC(没错,就是王健林曾经搅合的那个),黑莓,诺基亚等公司,全部都在散户推高的行列之中。

GME、AMC、黑莓股价走势

而这些散户们搅起的资金流里,有多少趁机入局的机构,隐藏在人民群众中间鼓旗呐喊带节奏,如今都很难说。

至少,明面上站出来斥责近期上涨"疯狂而危险"的迈克尔·博瑞,(Micheal Burry,《大空头》主角原型),实际上他的基金就拥有GME一百七十多万股,目前已经躺赚了6亿美元。

这就是美国社会大分裂的延续。

从大选时的分裂,疫情中的分裂,占领国会山的分裂,终于蔓延到了金融市场上。

也就是在这样极端撕裂、贫富对立、思想极化的情况下,藉助发达的社交媒体,散户们才真正有了联合起来的基础。

照镜子

反观中国A股市场,万事利好茅台。

大盘股、大白马、大龙头,被抱团持有,连连推高,贴上各种价值标签,只有沾上反垄断才能抖三抖;而另外的3000个股,则在不断下跌。

韭菜也一波一波前赴后继。

据统计,2020年中国个人股票投资者同比增加11%,总数达1.774亿人。过去十个月平均每月新开户人数都超过百万。

大量新增的投资者,尤其是年轻人,是去年全球的一大共性。

而在996压迫下没有时间理财、学习理财的年轻人,不但是市场里最新鲜的韭菜,也带领著整个投资圈的范围渐渐变形。

在昨天同样上热搜的,是易方达的基金经理张坤,与其基金被限购5000元的消息,同时还有基民们对其饭圈文化式的追星。

美国散户相信社交平台上的意见领袖,跟随他们一起主动行动,和机构一起对抗。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键盘侠跟著发言、跟著当喷子就好,而是要拿出真金白银。

他们失去的可能是政府发的救济金,但可能赢得的是空头嘴里的一切。

这股风不知道结局如何,但其投下的巨石,让大家看到了游戏规则改变的可能。

而中国散户相信的是机构光环下的基金经理,基民们对其饭圈文化式追逐,甚至将其供作财神。

只要真实的跟著挣钱了,坤坤、蔡总,都可以是大家的爸爸,或者财神爷爷。

而机构指向的方向,大家也都无脑跟风。

在万物暴涨的情形之下——股市和楼市,持有资产仍然是中国机构和中国散户的共同操作。这是贫富分化下,打不过你只有加入你的另一种解答,也是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之间,另一种平衡的拉扯。

当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

当所有人都在谈论股票时,说明泡沫即将破裂,是时候退出了。

当一切都在被颠覆时,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现在尤为重要。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智谷趋势/夏小强的世界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30/1551613.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