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正宽:长春警长实名举证 揭密江泽民杀无赦

作者:
刘成军、刘海波等插播勇士虽然已经离去多年,但千百万个法轮功学员并没有因为惧怕而停下传播真相的脚步。在他们二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了解了真相,看清了中共的邪恶与残暴。

2002年3月,时年34岁的刘海波因参与电视插播,被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的警察虐杀,他的遗体被秘密火化。图为刘海波和妻子侯艳杰的合影。(明慧网)

武汉肺炎从爆发至今,一年多过去了,瘟疫并没有停下肆虐的脚步,而新一波疫情来势更为凶猛。当瘟疫夺走大量武汉人的生命后,“相信共产党,跑步进入火葬场”在大陆网络上引起了广泛共鸣;当瘟疫重创了世界各国后,“中共撒谎,人民死亡”成为了2020年的国际流行语。

在这场瘟疫中,面对惨痛的现实,越来越多的民众深刻地明白了真相的重要——“没有真相人就无法呼吸”,并且记住了“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公民记者方斌陈秋实等人的可贵。

事实上,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一直有这样一群人,不顾个人安危地在人群中传播着真相,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原长春绿园区医院的医生刘海波就是其中一个。

2002年3月,时年34岁的刘海波被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的警察虐杀,他的遗体被秘密火化,死讯也遭中共严密封锁。19年来,宽城分局对所犯的罪行拒不承认,刘海波的家人有冤无处申。

近日,一位长春的警长提供的一份实名证词在网络广传,将宽城分局的罪恶撕开了一道口子,还原了刘海波被虐杀时的场景,并将中共江泽民集团“杀无赦”的残暴罪行公诸于众。

证人目击刘海波被虐杀:电棍插肛门里

提供证词的目击证人名叫霍介夫,1970年生于吉林,1993年毕业于吉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2002年他在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的南广场派出所担任警长。霍介夫介绍,2002年3月13日晚,他亲眼目睹了他所在的宽城分局将刘海波活活打死。

霍介夫说:“2002年3月5日,震惊世界的305案件发生了——3月5日,长春有线电视网被切入,插播了法轮功真相节目……当时正值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江泽民很恼火,对省委书记王云坤进行了批评,要求限期破案。于是此案成了公安部督办的案件。”

图一:目击刘海波被虐杀的证人霍介夫的证词中涉及的人物关系网(大纪元制图)。

“3月6日晚7点,宽城分局召开中层干部会议。局长周春明传达市局会议精神,……同时说明‘对法轮功学员要从重、超常规处理’,要求全市6000多名干警行动起来。这样我们投入了长时间的侦破和防范的运动中去。”

“3月12日,宽城分局刑警大队重案2队抓住了提供住处的参与人刘海波、侯艳杰夫妇。刘海波是长春绿园区春城医院的放射线科医生。”“刑警大队对刘海波、侯艳杰夫妇进行了长时间的殴打和折磨。”

“3月13日晚7时许,我回单位经过2楼时(我们单位在6楼,刑警在2楼),就听见了审讯声和打骂声。我就将门推开一小部分往里看,看到几个队员正在用刑。刘海波被全身扒得一丝不挂,被扣在老虎凳子上,头被卡着以跪着姿式,有两个队员拿着高压电棍正在使劲往肛门里电……。刘已大面积红肿。”

“经侦科的魏国宁也正好在里边。我们就问在场的艾力民队长,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必须让他开口,上边有要求,没事。他同时让我们出去,魏出来对我说,这太残忍了,会出事的。我说找他们队长孙立东,叫他们别打了。魏说少管这种闲事。我便自己去找孙,没找到。我回到办公室坐立不安,后悔没能阻止。”

“在楼上待了十多分钟,我又去三楼找孙立东。在三楼楼梯,我就听见孙在二楼喊,‘另一个屋里别打了!’有人出来问怎么回事,他说:‘这屋死了。’我在二楼看见刘海波从老虎凳上放下来了,躺在地上,孙过来让给他穿上衣服,人已断气了。几个人匆忙给他穿也穿不上。这时老魏也下来,正好赶上。孙见我们让我们赶紧离开。他告诉艾力民别声张,他汇报上级去了。”

那么,长春有线电视插播事件的来龙去脉到底是什么呢?为何刘海波仅因给插播者提供住处就惨遭酷刑虐杀?又是什么让江泽民怒火中烧?

这一切还得从当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遇挫说起。

一意孤行发动迫害的背后——妒嫉

江泽民能力小、心眼小、妒嫉心大,这在中共内部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当年在中南海高层,乔石李瑞环二人无论是威望、资历、还是能力,都远在江之上,因此乔、李都是公认的江所嫉恨的人。

法轮功自1992年从长春传出后,靠着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无论是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还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民众中广受欢迎的程度,都让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极为妒嫉。

至少早在1997年,江泽民就动了要迫害法轮功的歪念头。当时公安部就已经派国安人员以学练法轮功为由,潜入各地炼功点,收集各地辅导站负责人的名单,伺机收集迫害法轮功所需要的“依据”。

1998年,以乔石为首的部分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详细调查和研究,得出一个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乔石对法轮功的客观公正令江泽民愁肠百结。

1999年2月,美国一家权威性杂志《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发表文章谈到了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1000元。如果炼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1999年夏,江泽民欲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遭到了其他6个政治局常委的一致反对。朱镕基说:“他们最大愿望无非就是健身而已……我们不能再用搞运动的方式解决思想问题,这样不利于经济建设这个大前提,更不利于国家对外开放的形象。”

江泽民气到立马发飙,手指着朱镕基的鼻子声嘶力竭地喊道“糊涂!糊涂!糊涂!亡党啊!……。”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强烈妒嫉,已经使得江泽民不能再容忍法轮功再存在下去。就这样,江不顾其他常委的反对,一意孤行于1999年7月20日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电视插播的导火索:“天安门自焚伪案”

1999年以前,由于上亿的法轮功学员普遍修心向善,往往都有很好的人缘和广泛的群众基础。尽管江泽民利用整部国家宣传机器对法轮功极尽全力地污蔑和栽赃,但是民间仍有很大范围一群人对法轮功是理解、同情和支持的。

与此同时,江企图用暴力和洗脑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幻想也未能实现,每天到天安门广场法轮大法鸣冤的学员络绎不绝。

因此,为了挑起中国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江泽民、曾庆红、罗干等一伙费尽心机,自编自导了一场世纪骗局来嫁祸法轮功。

2001年1月23日,正是大年除夕日,全国民众大都在家里与亲人团聚,吃饺子,打扑克,看电视。突然,电视上出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画面,在天安门广场上,有5个人往身上浇汽油并点燃了自己。熊熊的火焰与拿着灭火器灭火的警察,还有烧得面目皆非的小女孩,这一切将人们的心都揪了起来……

央视一口咬定“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并在“自焚”案发仅两个小时后,第一时间将这起所谓的“突发事件”的英文稿件迅速向全球转发。美国独立制片人丹尼·谢克特(Danny Schechter)质疑说,这相当不寻常,因为往往中共官方媒体对于敏感事件不会有即时报导,通常首先必须得经过层层审查。

中共喉舌媒体利用新年这段时间,在全国范围不厌其烦地对“自焚”事件进行了轰炸式的报导,成功地引燃了很多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然而,熊熊的火焰后却藏着中共不可告人的秘密。

细心的民众发现,央视播出的“自焚”画面中破绽百出,很多地方都违背基本常识:“自焚”主角王进东的衣服已被烧黑,但两腿之间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完好无损;中共报导称12岁的刘思颖做了气管切开手术,然而四天后小女孩竟能说话唱歌;“自焚”事件现场,出现多名警察携带大量灭火器巡逻,并在“案发”后90秒钟之内便将火扑灭;所谓的“突发事件”,却有摄影机全程跟踪拍摄,有远景、近景、和各种特写镜头,还有镜头的拉伸和切换……

最为关键的是,法轮功严格禁止修炼者自杀,认为自杀是有罪的。所以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都不会自杀或自焚。尽管“自焚”伪案漏洞百出,但当时很多人并不会认真去思考,因为人们压根儿没有想到,一个政府会如此的耍流氓欺骗百姓,自己制造这样一个恶毒的案件来嫁祸自己善良的国民。

18位勇士不畏生死:“长春电视插播”的来龙去脉

“自焚”伪案发生后,江泽民以此为借口,升级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以至于法轮功学员的处境越来越艰难。与此同时,当法轮功学员向民众讲诉真相的时候,蓦然发现,很多曾经理解和支持法轮功学员的民众不再愿意倾听,取而代之的是,鄙视与憎恨的眼神随处可见。

中共极权统治下,全中国是一个消息封锁的社会,人们被灌输了对法轮功的仇恨,长此下去,从浅了说,如果心中带有仇恨,人们也不会快乐;从深层次说,民众对法轮大法的仇恨,会不会像当年古罗马民众对基督徒的仇恨那样,给他们自己带来不幸,甚至带来生命危险?怎么样能把自由、正确的讯息和真相传递给可贵的中国人呢?

2002年3月5日,18名法轮功学员挺身而出,利用插播切割技术,打破了中共黑幕的层层封锁,使长春有线电视网络八个频道同时播出了真相电视片《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长春市近十万观众直接收看了真相电视片,一时间全城沸腾。

美国《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针对“长春插播”发表了重磅长篇报导:《进入细微的电波——几位不为人知的中国烈士如何帮助全世界的自由事业》,文中这样记录了当时的长春:法轮功的节目在八个频道播放了50分钟,积聚了超过10万的观众。随着消息的传开,观众越来越多,人们互相打电话,说他们会马上打开电视。在一些居民区,当地中共官员变得绝望,切断电源,使街道陷入黑暗。在其它居民区,比如在文化广场附近,人们走到街上庆祝:禁令结束了!法轮功平反了!几个修炼者从工厂和藏身之处走出来,公开发资料。邻居、孩子、陌生人,甚至戴着红袖标的老太太都接近他们。每个人都在说话,跑过去,笑着拍着他们,祝贺他们……

然而,为了让这些可贵的人们明白真相,插播真相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图二:参与长春插播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上图)从左至右依次为:刘成军、梁振兴、侯明凯、雷明、刘海波。(下图)从左至右依次为狱中被酷刑折磨的刘成军、梁振兴。(大纪元制图,图片来源:明慧网)

电视插播真相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中南海,江泽民如坐针毡,恼羞成怒,直接下达密令“杀无赦”,长春全城戒严大搜捕,短短几天内,长春地区有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抓捕,而参与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中,多人被活活打死(图二),其中就包括前面提到的为插播勇士们提供住所的刘海波医生。

插播事件后记:行善作恶两重天

刘海波被虐杀后,亲眼目睹中共与江泽民“杀无赦”罪恶的霍介夫警长,因不愿与中共合谋,遭到了中共的打压。

霍介夫说:“3月16日下午l时30分,分局召开刑警和部分科室科长会议。周春明说法轮功学员刘海波死于心脏病,要求各单位抽调警力看太平间,抽女警看已被送进医院的侯艳杰。我这时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说,我们科不行,刘是打死的,这样的工作我干不了。我被中止开会。”

“会后他们找我,我就讲了自己的观点。我说为什么法轮功要切入有线电视?这是一个主要问题。死人了,应该按国家赔偿法赔偿,为什么我们不敢承认呢,我们怕什么,取缔法轮功就缺乏法律依据,定为邪教更是牵强。再者说,在中国当代道德败坏社会风气沦丧的时期,更需要这样一个群体。我说了许多,他们静静地听完后告诉我,你被停止工作,等候审查。”

接下来,霍介夫警长被中共以“支持法轮功”的名义拘留15天,后来被免职开除;2002年6月底他逃离了大陆来到海外。尽管远离了自己的故土,霍介夫先生保全了自己的良知,从此获得了身心的自由,为自己的善心选择了一个避风的港湾。

再来说说亲手虐杀刘海波的宽城分局刑警大队长孙立东。

2004年7月6日,“孙立东之死”登上了中共喉舌新华网的头版头条。尽管新华网称孙立东因超负荷工作而“累死”,但显然孙的众多同事都很清楚,孙之所以暴死在办公室,是因为身负血债终须还,孙手下的刑警亲口说孙是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应了。

孙立东的暴死在长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男女老幼都纷纷议论,很多曾经参与过迫害的警察家属要求他们转换工作,害怕连累自己和孩子,也有些参与者也胆战心惊,不愿再为江泽民充当打手了。

无独有偶,当年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参与者们也都以不同的形式偿还他们犯下的罪恶:亲自导演“自焚伪案”的原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于2008年47岁时同时患上胃癌肝癌,痛不欲生中他哀求医生放弃抢救,历经9个月的折磨后离开了人世;而昧良心播报“自焚伪案”、阴阳怪气煽动仇恨的央视喉舌罗京,则在2009年患上淋巴癌,死前口腔严重溃疡,舌头溃烂,疼痛难忍,不能说话,年仅48岁;而在2005年“自焚伪案”四周年之际在《焦点访谈》上重炒自焚骗局的央视女主播方静,于2015年患癌死在了台湾,年仅44岁……正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殷鉴不远,2020年1月23日,时值“天安门自焚伪案”(2001年1月23日)19周年之际,武汉宣布封城,全人类都知道瘟疫来了。时间如此巧合,是不是上天的提醒和警示呢?在过去一年中,瘟疫的传播路径清晰地显示,武汉肺炎直奔中共与亲共者而来,因而也被称作“中共病毒”。

结语

刘成军、刘海波等插播勇士虽然已经离去多年,但千百万个法轮功学员并没有因为惧怕而停下传播真相的脚步。在他们二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了解了真相,看清了中共的邪恶与残暴。

插播事件开创了打破封锁传递真相的正义之先河,继那以后,法轮功学员又陆续研发了动态网无界浏览自由门等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软件,让越来越多的民众得以看到外界的真实资讯。截止到2021年1月底,已经有超过三亿七千一百万的中国人都做了“三退”,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瘟疫还在加速肆虐,无论是天象的预警,还是古今中外预言的警示,都直指更大规模的瘟疫即将来袭。

当历史翻过这一页后,幸存的人们回头再看插播事件以及法轮功学员的传真相举动,相信一定会别有一番感慨。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1/1552134.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