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沈舟:中共把缅甸摆上“新冷战”的战场

作者:
在中共看来,缅甸应该算是后院,现在后院起火,中共的态度与世界各国截然不同,变相地支持缅甸军方独裁。这应该给美国和西方各国又上了一课,有些西方政客表示,与中共既要对抗,也要合作,但中共却准备与西方处处对抗。中共一再对美喊话,称不要“新冷战”,但中共摆出的却是冷战的姿态,把缅甸摆上了“新冷战”的战场。

2021年2月1日,缅甸军方在政变中拘留了昂山素季和民选总统后,士兵们封锁了通往首都内比都缅甸议会的道路

2月1日,缅甸军方拘捕了昂山素季、刚刚当选的总统温敏和执政党高层官员,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称军方控制国家一年。美国和西方各国、联合国、欧盟等立即谴责,并督促缅甸军方立即放人。白宫更直接表示,支持缅甸民主机构,敦促缅甸军方遵守民主、法治。

相比之下,中共的态度完全不同,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仅称注意到缅甸发生的事情,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希望缅甸各方”能“妥善处理分歧”。中共没有谴责缅甸军方政变,也没有表达对缅甸民选政府的支持,却希望“处理分歧”,实际等于变相支持了军方政变。

在中共看来,缅甸应该算是后院,现在后院起火,中共的态度与世界各国截然不同,变相地支持缅甸军方独裁。这应该给美国和西方各国又上了一课,有些西方政客表示,与中共既要对抗,也要合作,但中共却准备与西方处处对抗。中共一再对美喊话,称不要“新冷战”,但中共摆出的却是冷战的姿态,把缅甸摆上了“新冷战”的战场。

习近平为了迫使拜登让步,近期亮出了一系列筹码,缅甸是中共无意中获得的筹码,还是中共制造的一个新筹码,应该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中共外交部和党媒的实际态度

2月1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面对彭博社和美国专题新闻社的提问,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尽量回避直接表态,仅称“希望缅甸各方”能“妥善处理分歧”,根本没有谴责缅甸军方政变的意愿,也没有呼吁释放昂山素季等民选政府官员;并搪塞说,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

中共真的不了解情况吗?

2月1日上午11:53,新华社发出第一则报导,《详讯:缅甸总统温敏和国务资政昂山素季被军方扣押》,并有新华社记者在缅甸仰光街头报导的视频。报导称,“军方已控制缅甸多地的政府和议会。首都内比都等地出现大范围通信中断”,“缅甸最大城市仰光的市政大楼已被军方控制”。

新华社记者没有称政变,相反却描述“街头较为平静”,但又称“当地一些民众在讨论扣押事件”,现场记者还承认,他的两个电话卡已经不能使用。这显然很不正常,但新华社却试图尽量降低事态的严重程度。

新华社的报导还称,“缅甸军方与民盟围绕大选结果产生分歧”,并多次引用军方电视台的说法,称“军方认为大选存在舞弊行为”。中共党媒无疑承认了缅甸军方拥有的权力,中共党媒和中共外交部都没有公开承认、支持缅甸民选政府。中共不是不了解情况,而是很清楚状况,态度已经明了。

2月1日13:09,新华社发出第二则报导,《独家现场:昂山素季被扣押,缅甸发生了什么?》。这篇报导再度引用了缅甸军方电视台的报导,称“总统府宣布将国家权力移交给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同时又称,中共驻缅甸大使馆“请中国公民做好应急准备,不要惊慌”。

中共党媒自当缅甸军方的传声筒,中共外交部假称不了解情况,同时却告诉中国公民“不要惊慌”。可见,中共很清楚发生了什么,而且很可能背地里已经与缅甸军方达成了某种默契。

2月1日14:46,新华社发出第三则报导,《缅甸军方宣布紧急状态结束后将重新举行大选》。这则报导基本引用了缅甸的军方声明,称,“在实施国家紧急状态期间,将会改革联邦选举委员会,重新核查去年11月大选过程”。

这表明,中共基本承认缅甸军方掌权,并继续不承认刚刚在民主选举中当选的总统和政府官员。1月6日,美国国会发生了暴力事件,中共党媒大肆渲染,并断定美国民主倒下了,还骂了活该。这一次缅甸政变,中共党媒却试图轻描淡写,根本不提缅甸民主进程。

2月1日15:15,新华社发布第四则报导,《现场直击被军方控制的缅甸仰光市政大楼》。视频中,眼看市民在街头聚集,但现场的新华社记者却只顾重复新华社第三则报导的内容,更像是帮缅甸军方发表声明,而不是现场报导。

中共与缅甸军方的关系

中共极为重视与缅甸的关系,2020年1月17日,习近平访问了缅甸,以“一带一路”为名,签订了一系列合作项目。中共的真正目的,是在缅甸打开一条连接印度洋的新通道,比起经济合作,军事用途更加明显。但随后,武汉疫情爆发、无法隐瞒,习近平签订的项目陷入了停滞。中共企图拉住缅甸,以对抗美国的印太战略,中共却在2020年陷入了国际孤立。

1月11、12日,中共外长王毅刚刚访问了缅甸,急切要恢复缅甸战略通道项目。他会面的人物很蹊跷。按照中共外交部的信息,1月11日,王毅会见了缅甸总统温敏、国务资政兼外长昂山素季、国务资政府部部长觉丁瑞,双方礼节性互致友好,表示进一步合作。

1月12日,王毅又单独会见了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这样的外交活动显然很出格。王毅不是军方人士,却会见缅甸军队首脑,至少承认了缅甸军方拥有实权,与缅甸民选总统级别相同。

当时王毅称,“中缅经济走廊是中缅命运共同体建设的标志性项目,希缅新政府成立后走廊建设能够全面展开”,“也相信缅军会继续对此提供支持”。

敏昂莱果然高调地投桃报李,称“缅方非常高兴看到中国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日益提升”,并罕见地称“继续支持中方在涉台、涉港、涉疆问题上”的立场。

敏昂莱表态很过火,与民选政府的态度完全不同,显然在争取中共的支持,他同时称,“缅军支持双方克服疫情影响,加快推进缅中经济走廊建设”,愿“同中方沟通交流”,“缅军愿为此继续发挥积极作用”。

敏昂莱自认掌握了军队,与缅甸民选政府鲜明划线。王毅请他表态支持新当选政府,但敏昂莱却没有买账,根本没有支持新政府的意愿,却称直接与中共合作。中共外交部发布这样的内容,实际上等于默认了缅甸军方的实权,是否还有些谈话内容不能公布,则不得而知。

2月1日,缅甸军方发动政变,敏昂莱掌权,中共显然并不意外。敏昂莱应该至少知会了中共,或者说,实际上得到了中共的支持,中共党媒马上就替缅甸军方发声;相反,缅甸的民选总统和官员,却没能得到中共外交部的承认。

在中共看来,缅甸民选政府虽然也表示与中共合作,但同时也靠近西方,并不会一边倒向中共。缅甸军政府却表达了倒向中共的强烈愿望,而且很可能再被西方制裁,缅甸军政府或许只能依靠中共,缅甸的战略通道更容易被中共掌控,至于缅甸人民会如何,中共当然不可能关心。

缅甸的民主进程再度受阻

缅甸是东南亚第二大国,西北邻印度和孟加拉国,东北靠中国,东南接泰国与寮国,南临安达曼海,西南濒孟加拉湾,面积约67.65万平方公里,人口约5,567万,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缅甸目前首都为内比都,2005年首都为最大城市仰光。

缅甸也是一个古老的国度。1278年,元朝设置缅中行省,管理缅甸东北部地区,后撤并入云南等处行中书省。1824-1885年,英国和缅甸发生三次战争,英国控制了缅甸,纳入英属印度的一个省。清朝被迫承认。

1937年,缅甸脱离英属印度,成为大英帝国缅甸本部。1941年,中英签署《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国民政府派出远征军,与日军激战,最终打通了美国援助的陆上补给线。期间,昂山素季的父亲昂山一直努力摆脱英国统治、寻求独立,但他轻信了日军谎言,曾帮助日军攻击中英军队,还曾上当加入了缅甸共产党

昂山很快发现受骗,秘密组织“反法西斯人民自由联盟”,抗击日本侵略,也退出了共产党。日本投降后,昂山曾担任缅甸总理,继续争取独立,1947年他被暗杀。1948年,缅甸独立,成为缅甸联邦共和国,但不久陷入军政府独裁统治,国名被改为“缅甸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实行缅甸式社会主义,自然少不了前苏联和中共的介入。

1988年,缅甸爆发民主运动,军政府残酷镇压,美国和西方各国全面制裁缅甸。定居海外的昂山素季回国探望病危的母亲,缅甸民主人士推举昂山素季领导民主运动。1989年,昂山素季被软禁。1990年,缅甸军政府迫于压力,承诺选举,昂山素季在软禁中,仍然领导全国民主联盟取得了国会近八成的席位,但军政府推翻选举结果,宣布全国民主联盟非法,昂山素季继续被软禁至1995年。2000年,昂山素季再次被软禁,2010年才被释放。期间,军政府改变了某种形式,仍然继续一党专政

2007年,缅甸爆发反军政府示威,约数十万人参加,军政府再次镇压,但迫于压力宣布进行选举。2012年,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在议会补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获得了西方各国的普遍支持。2015年,缅甸举行首次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大胜,正式结束了军政府统治,昂山素季出任国务资政,中共也被迫承认。

2020年11月9日,缅甸新一轮选举中,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再度大胜,赢得议会两院498个席位当中的396个。但2月1日,缅甸军方发动政变,昂山素季等人被军方扣押。

习近平对美喊话时曾说,“不能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但这显然正是中共的逻辑,如今面对缅甸的军事政变,中共的态度一览无余。

西方各国承认和支持缅甸民选政府,谴责缅甸军事政变,中共却恰恰相反。中共暴露出支持独裁政权的态度,已经准备与美国和西方展开对抗,中共的举动,也正在把缅甸变成“新冷战”的前沿。2021年果然不太平,拜登要战略忍耐,面对中共的军事挑衅,回应还不够强硬,中共却忍耐不住了。

中共自认的后院,到底是忽然起火,还是中共在玩火,人们可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3/1552940.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