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苏晓康:人权外交

作者:

【按:北京抓郭飞雄,一开始就是为了拿他做筹码,跟拜登做交易,因为这曾经是江泽民克林顿玩过的把戏,而拜登不过是另一届克林顿奥巴马式的民主党政府,只有继续跟中共玩这种"人质游戏"。我在〖鬼推磨〗中对此写过一节文字,找出来贴一下。】

美国的繁荣,缺了海外市场绝对不行,而自冷战落幕后,这个市场的概念,也只锁定在一个地域:刚刚走出毛时代的中国。尼克松讲过一句著名的话:"以长远的观点看,我们根本承担不起让中国永远处于国际大家庭之外的后果,因为它会滋生幻想、心怀怨恨而威胁邻国。"这一派被称为"密切合作派",也叫"熊猫派",它强烈批评"六四"屠杀后的对华"经济制裁",焦点集中在"最惠国待遇"问题上——这一待遇美国传统上是不予共产制度国家的,最初为了联中制俄而由卡特破例——"熊猫派"大佬尼克松撰文说,取消对中国最惠国待遇,最大的受害者并非中国,而是"仰息自由市场的人们"。时至九十年代中期,中共以"市场"交换"西方接纳"的策略已经奏效,西方已经离不开香港这个转口贸易基地,参众两院为此通过把最惠国待遇与中国人权挂钩的法案,老布什给予否决,遭到克林顿强烈批评。

华盛顿的政客们为了市场、贸易、廉价劳动力,拿了西方文明里一个高层次的稀有价值,去跟魔鬼作交换。然而最有趣的是,两厢都没明白这当中的价值混乱,因为两边在不同的文明层次,高层次文明也是不懂低层次文明的。北京那边视人权视若粪土,也多少觉得金钱还有点脏;西方资本主义,不仅利润当头,也人命高于天,他们反而不懂,这个星球上还没有一个通用的人权标准,贫穷的、集权的、国家至上的第三世界,人命不值钱,这道理反而要让中国异议分子们多做几年牢,才给他们启了蒙;但是他们挂钩人权,却丝毫不能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反而被北京拿去炼成一种"人权外交"来跟他们玩儿,每年春天华府这里讨论一次,北京那边还得查一查监狱里有没有"可换"的人犯。恐怖主义的目标,正是利用西方人道主义所给出的妥协,并充分地榨取这种妥协。"人质危机"本是国际恐怖组织同西方人玩的游戏,在华盛顿的培训之下,中共竟坦坦荡荡作了世界上最大的"人质绑票国"。

这种游戏连续玩了七年,克林顿上台便要另找一种更有效的玩法,他其实比老布什更彻底:贸易与人权脱钩,接纳中国进WTO,承认其永久贸易伙伴地位(PNTR),这既是美国"重建"中国的开始,也是"养虎遗患"的开始,它比六四屠杀后布什"想帮邓小平一个忙"所造成的后患,不知道严重多少倍。这厢江泽民心领神会,送上两件大礼:中国签署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约",释放魏京生去美国。

1997年江泽民和克林顿互访两国,北京尤其对克林顿颇为放得开,破天荒允许他到北大演讲,也电视直播;中国电视也直播了江泽民与克林顿的联合记者会,这都令美国感觉中国领导层和江泽民很自信——这是不是就导致了克林顿那个的错觉:接触政策,也就是让中国入世,就会导致对中国的政治改革?但是,克林顿政府绝对向国会夸大了这个错觉,否则国会永远不会批准中国的PNTR。

中间又来插曲。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和考克斯报告,令中美关系雪上加霜。考克斯报告(Cox)指控中国窃取美国核武等科技,将成为美国的下一个敌人——它后来被搁置,不过二十年后还会被特朗普政府再捡起了。北京那边,江泽民也被指"出卖国家利益",被迫检讨"中美关系"政策,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刘吉遭受严厉抨击。其实,两边的政客都是在玩,柯林顿和江泽民二人反而是从所谓"大局"著眼不愿闹崩的。

二战期间,马歇尔到中国斡旋,希望国共达成和平协议;韩战期间,杜鲁门政府希望阻止毛泽东派兵跨国鸭绿江;越战期间,约翰逊政府相信中国会节制在南越的参与,这一切统统落空了。所以克林顿的天真,是有遗传基因的,他的落空,至少也有三条:市场经济并没有开发中国的公民社会,反而被中共引向发展国家资本主义,做强做大国营企业,还奢望"2025中国制造",要做世界老大;第二,美国分享技术给中国,也被他们拿去升级对社会的全面控制,而且还盗窃更先进的技术,反噬西方;第三,美国也没有震慑中国放弃世界军事野心,更没能阻止他们在太平洋地区的步步进逼,甚至谋求取代美国的地位。这一切,都要耗费近三十年岁月,才令华盛顿相信,却悔之晚矣。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4/1553214.html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