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长租公寓蘑菇租房爆雷 房东围堵上海总部讨租金

中国长租公寓爆雷一波接着一波,继中国最大的长租公寓之一蛋壳公寓爆雷后,近日另一间长租公寓服务平台蘑菇租房也传出资金链断裂,各地已有不少房东表示出现了提现困难。蘑菇租房创始人马晓军在2月4日发长文回应了公司近期的动荡,承认公司出现资金困难,但卷款跑路、转移资产都是谣言,希望大家给公司一些时间。

蘑菇租房讨要租金的房东(图片来源:网络)

中国长租公寓爆雷一波接着一波,继中国最大的长租公寓之一蛋壳公寓爆雷后,近日另一间长租公寓服务平台蘑菇租房也传出资金链断裂,各地已有不少房东表示出现了提现困难。蘑菇租房创始人马晓军在2月4日发长文回应了公司近期的动荡,承认公司出现资金困难,但卷款跑路、转移资产都是谣言,希望大家给公司一些时间。

综合大陆媒体报导,2月3日,数十名房东来到位于上海市静安区的蘑菇总部讨要拖欠的房租。来自北京的房东冯女士称,前年与蘑菇签订协议,将一幢位于大兴区的公寓交由平台打理。按协议,租客将租金存入平台帐户后,冯女士可通过平台提取现金。但自从上月12日开始,平台现金便无法过户,她至今未提取金额已达35万多元。

来自东莞的房东范先生也表示,蘑菇之前承诺租客缴租到平台后一天便可提现,但2日接到通知,称平台支付通道要关闭,深圳和北京的分公司也已注销,他于平台未提现金额累计40多万元。

该公司总部3日上午已人去楼空,有回到办公室拿取个人物品的职员表示,公司原本称上午10时会发布破产公告,却一直未有消息。据一个集合来自全国200多名房东的微信群粗略统计,涉及房东未提现金额高达数百万元人民币。当地派出所表示,警方已介入调查;当地市监局工作人员则称对事件无监管权,应咨询住建委。

4日凌晨,蘑菇创始人马晓军发出公告,表示由于2019年初融资未到位,加上战略失误、人力成本激增,公司陷入经营危机。为支持营运,公司始创团队已透过向银行、朋友和机构股东贷款千万元。本来公司将引入战略投资者,但因房东上门追讨造成恐慌,令投资者失去信心。不过他强调,公司高层不会离开上海,并随时配合相关部门调查,希望房东能给时间公司与潜在投资者商谈并购重组,渡过难关。

爆雷范围不比蛋壳小

在某投诉平台,蘑菇租房的投诉量已经高达近千起,在2021年1月底到2月初急剧增加,房东租约到期押金不退,租客也声称租金下落不明。

提到租房,刚刚爆雷的蛋壳名气要比蘑菇大得多。不过蘑菇的爆雷规模却并不见得比蛋壳小。因为蛋壳是面对C端(个人消费者),而蘑菇面对的是B端(企业级)公寓运营商,不仅提供房源流量,还用SaaS管理系统帮助企业管理房源及完成电子合同、金融、支付等服务。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大众眼里蘑菇不如蛋壳有名,但爆雷威力不轻。

蘑菇在近20个城市有逾3万间公寓出租机构、逾400万间房源。有媒体援引一家蘑菇合作方表示,仅深圳一地的运营商所涉及资金就超过了3000万,全国范围内波及的更将是上亿元的资金。

西安房子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π客公寓的负责人张珂(化名)已经与蘑菇租房合作有5、6年了,通过使用蘑菇租房的服务系统,连接房东与租户,收取租户房租、提交给房东房租。

从去年7、8月份的时候,张珂似乎感知到了蘑菇租房的异常。“去年提现的时候都是秒提,后来变成了隔天提,再后来变成了二三天,然后一个星期,到了七八月份的时候,必须催才能提现。”

广州房东阿麦(化名)也是出现了同样类似的情况。几年前她与蘑菇租房签订了电子签约服务,因为蘑菇租房对接了支付宝平台,可以实名认证,可信度高。租客使用系统交付租金,每一笔扣除千分之三的服务费,然后她在蘑菇租房平台上提现。

2020年10月之前,阿麦在使用蘑菇租房提现的时候,都是隔天到账。之后,到账期限开始延期,从年底的3、4天到账延长至9天左右。

“直到2021年1月份上旬,很难提现到账的情况就出现了。”她说。

上海房东金城(化名)也是如此,在2021年1月12日提现最后一笔款项,10个工作日到账之后,再提现的时便发现无法到账的情况。

不只是他们,包括其他的房东、公寓等,都相继出现了到账延迟的情况,多则长达近2个多月。

在一个名为蘑菇租房的微信群里,200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房东接力发布了自己在“蘑菇租房”未提现到账的欠款。

房东晒出被拖欠的房租(图片来源:网络)

直到最近几日,上海蘑菇租房办公地点出现了全国维权的房东围堵,质疑其资金去向,才将蘑菇租房疑似爆雷推向了舆论高潮。

张珂表示目前在蘑菇租房里还有10多万资金未提现,房东阿麦有17万未提现。AI财经社报导,据了解,未提现的金额远远不止这些。

目前的情况是,公寓无法提现,无法给房东支付房租,不能让租客续租,也无法退还押金。

蘑菇租房2014年成立于上海,背后实体是上海朔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过去几年里获得了数亿元的风险投资,出资方不乏平安创投、IDG、蚂蚁、云锋等明星资本。

但暴雷端倪在2020年就开始出现。2021年1月8日和1月12日,上海朔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还被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2021年1月6日,工商变更显示公司创始人马晓军退出,目前法定代表人是许铁根。

长租公寓接连爆雷

长租公寓模式在国内兴起不过数年,但已是遍地爆雷。这些爆雷的背后是运营方违规运营资金、“忽悠式”推广消费贷的乱象。做大的是平台方的品牌和估值,吃亏的却是房东和租客。

第一波规模大、影响恶劣的爆雷潮发生在2020年中,在疫情影响下多家区域性公寓品牌资金链断裂。8月27日,杭州“友客”出事;数天后,同样是在杭州的“巢客”爆雷;不久,上海品牌“岚越”的办公室也一夜之间人去楼空。

2020年11月,第二波的暴雷炸出了知名品牌、已经在美上市的蛋壳公寓。蛋壳分别与业主及租客签订托管协议和租约。先以高于市场价格拿下房源,再以较低房价出租,收到房客一年租金后,将房租按每月或每季支付给房东。

在这种经营模式下,蛋壳只能不断扩大规模,以时间差维持资金链运作,同时透过囤积房源调节租金。换句话说就是不断地借新债还旧债来保持运转,最终爆雷。而实际上蛋壳公司早在2015年成立后就一直处亏损状态。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6/1553897.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