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到底谁杀了肯尼迪?福克斯名主持:美精英篡改历史 人民将承担后果

《福克斯》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周三(2月3日)在他的“塔克·卡尔森之夜”(Tucker Carlson Tonight)节目中说,1月6日国会山暴动的真相被明目张胆地歪曲。有权势的人正在篡改历史,而美国人民将为此承担后果。

图为福克斯新闻着名节目主持人卡尔森。

福克斯》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周三(2月3日)在他的“塔克·卡尔森之夜”(Tucker Carlson Tonight)节目中说,1月6日国会山暴动的真相被明目张胆地歪曲。有权势的人正在篡改历史,而美国人民将为此承担后果。

以下是该节目的文字翻译稿:

1963年11月22日,李·哈维·奥斯瓦尔德(Lee Harvey Oswald)谋杀了美国总统。就这一谋杀案有很多问题,但是从来没有人问李·哈维·奥斯瓦尔德到底是谁。

奥斯瓦尔德是一个充满激情而又坚定的共产党员。1959年,他放弃了美国护照,投奔了苏联。在那里,他与一位俄罗斯妇女结婚并居住在明斯克。三年后,他回到了美国,并立即开始参加集会,支持古巴的卡斯特罗。1963年秋天,奥斯瓦尔德前往墨西哥城,与在那里的克格勃特工会面。在此的几个月前,他在达拉斯曾试图谋杀埃德温·沃克(Edwin Walker)将军,因为沃克发表了攻击共产主义的演讲。

奥斯瓦尔德从未隐瞒自己的政治立场,哪怕是一丁丁点。他向任何愿意听的人喋喋不休地谈论共产主义。然而,许多美国人从未真正明白奥斯瓦尔德的想法,因为新闻媒体没有告诉他们。相反,媒体几乎立即就开始讲述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他们认为,肯尼迪总统是被保守派人士谋杀的,可能是被他们常说的“仇恨”这样的保守主义本身所杀害的。

解释从来都不是很精确,但说法总是一样的:右翼杀害了约翰·肯尼迪。苏联自然很乐意这一说法。正如苏联发言人所说,刺杀肯尼迪的道义责任与“巴里·戈德沃特(Barry Goldwater)和其他右翼极端分子”正好吻合。最后,协调一致的谎言获得了回报。一年后,戈德沃特在大选中以历史性的挫败输给了民主党人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那时,许多选民将戈德沃特与谋杀案联系在一起。

几十年来,媒体不断重复这种谎言。在肯尼迪遇刺50周年之际,《纽约客》杂志仍将肯尼迪的遇刺归咎于反共产主义,而事实上,肯尼迪是被一个公开宣誓的共产党人谋杀的。仅仅因为听起来很荒谬,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说实话。到现在为止,很可能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为这就是事实。他们为什么不相信呢?那是因为他们就是这样被告知的。

历史已成为一种政治工具,而不仅仅是记录所发生的事情。历史是塑造未来的一种方式。历史被用来伤害某些人,并帮助另外一些人获得权力。历史从来都不是中立的。我们正在看到我们自己的历史就在我们的眼前被篡改。看看下面这段话,这是历史学家贝施洛斯(Michael Beschloss)周二(2月2日)晚在MSNBC上说的。

贝希洛斯说:“这是一名美国总统煽动了叛乱,对国会发动的恐怖袭击……我们纪念9/11。我们铭记一个事实,即有的袭击成功了,有一个几乎要成功了,那就是试图用飞机撞毁国会大厦,并杀死众多的国会议员。那几乎就发生了。而这次的恐怖袭击确实发生了。”

正如贝斯洛斯在过去24小时里反复强调的,我们必须“永远不能忘记”。贝希洛斯确实是一名历史学家,就像有人觉得7-11便利店是一家餐馆一样,但是他兜售的是所谓的通俗历史,即只是在报纸和有线新闻中报导的历史。但对于那些曾经生活在互联网时代之前的我们来说,这些媒体是有偏见的。

对于30岁以下的美国人来说,历史是在社交媒体上专门撰写的,那是真正煽动者的乐园。在技术平台的领域里,人们甚至不考虑现实。在特定时间和特定地点实际发生的一切完全无关紧要。意识形态才是至关重要的。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OC)当然是玩这种媒介的大师。这是她在Instagram上向全国的孩子们所描述的1月6日事件。

AOC说:我冲进浴室,关上门,然后一直听到砰、砰的声音……突然间我打开门,听到有人试图进入室内,进入我的办公室......我只是听到,“她在哪里?她在哪里?这一刻我以为一切都完了。”我们以前曾播放过类似这样的视频,我们一直在取笑它们,但实际上并不有趣。人们会相信这种废话,有些人已经相信了.那天在国会大厦的任何人都知道这很荒谬。AOC办公室的走廊上根本就没有骚乱者出现。川普的选民并未试图杀她。与任何民主党人相比,骚乱者对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更加愤怒。

在某种程度上,你在1月6日看到的是党内斗争,这是针对共和党领导人的没脑子的破坏行为,源于长期的挫败感。操控共和党的人不在乎选举他们的人。长期以来都是如此,但共和党选民终于看清楚了。1月6日,他们爆发了。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可能比AOC或奥马尔(Ilhan Omar)面临更大的危险。他们呼喊着可怜的彭斯的名字。但他什么也没做,但是他们对他很气愤。那不是为暴乱辩护,甚至也不是为一个思想观点辩护。那就是事实,那就是实际发生的事情。

但现在事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来为发生的事情写历史,谁来定义事实是什么。民主党人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开始将骚乱描述为种族袭击,这是有原因的。如果你先看一下,并且了解了所发生的,你听来会觉得很困惑。尽管糟糕透顶,但那天发生的一切和种族并没有关系。与种族有关的说法是荒谬的幻想和谎言。但是没有人反驳这一谎言,所以他们就不断地重复。几周后的今天,这成了事情发生的公认版本。有权势的议员在众议院中说起这事就好像是真的一样,就好像已经被一些客观调查证明了。

他们为什么要用希夫(Adam Schiff)的话声称是某种“什么民族主义的起义”?你知道答案,每个人都知道答案,尽管几乎每个人都因胆怯而不敢大声说出来。他们那样说,他们就可以把你与闯入国会大厦的人归类在一起,并因你没有犯过和从来都不支持的罪行而惩罚你。

如果1月6日发生的是一次骚乱,那么我们可以逮捕骚乱者并惩罚他们,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如果1月6日发生的是暴动、一个失败的革命、一场未遂政变,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那么,我们就需要采取军事行动,对自己的人民发动一场新的战争。毫不奇怪,这正是他们所期望的。

中情局前官员格里尼尔(Robert Grenier)周二(2月2日)对NPR说:“即使在9/11之后看似高度危机的情况下,在阿富汗的基地组织的人数确实很少。我们行动的目的是追捕基地组织成员,但主要是为了消除他们赖以生存的支持环境,这意味着要与塔利班作战。我认为,这是我们在这里需要应对的核心问题,即追捕那些罪犯。”

在像我们这样的以前和平的共和国中,在华盛顿似乎没有人认为这类谈话令人震惊。参议员麦康奈尔近日在参议院发了一条推文,抨击普京的一些劣迹。俄罗斯仍然是真正的威胁。但是麦康奈尔没有提到、也几乎从来不会提到的威胁是他自己的选民。这些选民现在被重新归类为“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并受到相应的对待。

自称是中间偏右的《华盛顿审查员》(The Washington Examiner)周一(2月1日)刊登了前中央情报局官员卡洛尔(Kevin Carroll)的文章说:“在1月6日的未遂政变中我们看到了5人死亡。”但是,卡洛尔没有解释这5个人到底是谁,或者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要知道这一点就非常好。但事实并非重点。关键是这是一场未遂的政变,美国政府需要采取相应行动。

卡洛尔总结说:“我们击败了基地组织,也可以对上个月袭击我们民主的法西斯暴徒做同样的事情。但前提是我们对内部的敌人要采取类似的硬性措施。”

把美国人像基地组织、内部的敌人那样对待。显然,这是针对1月6日骚乱新保守派的立场。为什么它不成为这个国家每个人的立场?因为那是他们在写历史,而我们让他们去做。但是我们需要为那段历史的后果做好准备。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凌浩綜合編譯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6/1553915.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