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习近平女儿信息被公安卖了 替罪羊中原有胡锦涛亲戚

下图左为习近平户籍照片,中为习明泽学生照片,右为习明泽证件图片。(图片来源:合成图片)

因习近平及其女儿习明泽个人信息外泄,24位年轻人被抓捕重判,其中被指主犯的20岁“恶俗维基”维护员牛腾宇被重判14年。有知情人揭露,相关信息是中共警察内部泄露的,24名年轻人成替罪羊,而案件被告人中,原本还有胡锦涛的亲戚,以及上海官二代、蚂蚁金服高管之子,家中与原上海公安局长龚道安相熟,这两人都被放过。

习家人户籍信息泄露是被公安卖了

2月6日,海外媒体《大纪元》报导,“恶俗维基”网站创办人肖彦锐,介绍了习近平及其女儿户籍信息泄露的经过。

肖彦锐说,习近平及其女儿的户籍信息曝光,是中共警察内部泄露。他说大陆的个人身份信息很容易获得。给警察很少钱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信息。这也就是警察为什么在案件中始终不敢提这方面信息。很多警察都参与了这事。有年轻的警察翻墙出来赚钱。

肖彦锐说,他们的会员和警察一般都是通过Telegram直接联系,有些人专门做个人信息买卖。一直有警察被处理,也一直都有警察做这事,一般15元(人民币,下同)就能买一个身份信息住址。不知道身份证号码一个需要60元。

肖彦锐透露,习近平的户籍信息是2018年底,有人给警察6000元钱,委托去查的。由于人口系统查高官会跳出警报,操作时也会留下记录,房间也有摄像头,所以那名警察下场不好。

他说,查询习近平户籍的时候,顺便带出了习明泽的身份证,因为是一家人,再用习明泽的身份证,从教育局系统调出照片。对方不知道是习近平的女儿,所以没花钱。而习明泽在系统里没有受到保护,交警的警务通里都能查到。

习明泽第二张照片,是出入境系统的。警察应该是为了钱很贵,特别特别贵。出入境系统很厉害,带有人口流动信息,坐了飞机住了酒店,都有记录。肖彦锐说:他们都是留学生和高中学生,他们没这么大本事获得这些信息。

当局抓捕替罪羊胡锦涛的亲戚和蚂蚁金服高管之子逃过一劫

“恶俗维基”和“支那维基”及“红岸基金会”,是由大陆和海外网友2013年搭建和运作,被称为“恶俗圈”的三大网络平台。

肖彦锐说,“恶俗维基”不太涉及政治,后来又创办了“支那维基”网站,美国那边有一个叫“红岸基金会”网站。习近平家人的个人资料只是挂到“红岸基金会”和“支那维基”上。跟“恶俗维基”没有任何关系。

2019年有人举报“红岸基金会”泄露习近平家人的个人资料,之后中共公安部特别成立了“1902136”专案组。同年6月14日,公安部下令全国各地警方,抓捕了数十名年轻人。经过审讯和检查他们的电脑,发现只是聊天与争吵,就放人了。

但作为公安部指定的专案组之一的茂名警方为邀功不愿放人,经过仔细检查,发现湛江一名未成年人手机里有“恶俗维基”的会员资料。

“恶俗维基”最高的每日流量有14万人,注册会员约有一到两千人。警察就照着注册用户抓的,而且只抓有管理权限的。网站没有验证他们的真名,但是需要填写QQ号,网警顺着QQ抓人。2019年6月一个管理员被抓,警方拿到了账号,进入恶俗维基的后台。

他说,牛腾宇在“恶俗维基”里只是个提供技术支持的,平时忌讳安全问题,避开政治不谈。肖彦锐本人也受到很大压力,被列为在逃人员,当局一直骚扰他的母亲。

肖彦锐表示,“这次案卷里的被告人原本还有胡某,那是胡锦涛的亲戚,后来判决书里面没有。站长顾某也没有出现在判决书里。顾某的背景就很厉害,他爸是上海市教育局的,他妈是蚂蚁金服高管兼上海市浦东区人大代表,与上海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有联系,所以他在这个案件中毫发无伤。牛腾宇却被诬赖为主犯,吃了大苦头了。”

上传习近平家人信息人士揭露中共迫害黑幕

一名要求匿名的“支那维基”和“红岸基金会”主编,对《大纪元》记者声明自己是上传习近平家人信息到“支那维基”的人,并且主导了对赵家人(中共权贵)的户籍曝光。

该主编介绍,2019年的6月,有人在推特发了习明泽的港澳通行证号码,户籍登记名字叫楚晨。但目前有一个说法,那张照片不是她本人,是拿了个别人照片在户籍系统登记,不让真人暴露。

他说习明泽流传在外的照片就这个最靠谱,尽管可能也不是本人。但是因为是从户籍系统里面出来的,是公安里面出来的,所以更靠谱一点。

据悉,相关技术人员验证习明泽户籍信息的方法包括:1.习明泽和习近平籍贯县一致(陕西省富平县)。2.户籍现所在地西绒线胡同号(西长安街派出所),位置相近。3.习近平曾在浙江当官,期间习明泽也有杭州教育经历。4.出国去哈佛时间符合出入境记录时间。5.支纳维基挂出习明泽之后即受到大量ddos攻击(攻击服务器)等等。

该主编也表示说,本案中牛腾宇是替罪羊。警方移花接木,把“恶俗维基”打造成一个“精日反华”网站。

他说,“在墙内表达对共产党不满的,就会被定性为‘精日’,凡是跟五毛吵架的,都扣上‘精日’的帽子,成了他们发泄情绪的名词,到最后变成你反党就是反对中华民族,就是‘精日’,就这么一个逻辑,强行扣帽子。”

2019年10月,警方把所有被抓的年轻人,秘密押送到了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从电脑系统上删掉了他们的姓名,剥夺了他们的一切人身权利,不允许律师会见,不允许说出真实姓名。他们不断地被“提审”,诱“供”、逼“供”,在黑色恐怖中被迫签字认罪。其中牛腾宇被警方用吊打、剥夺睡眠折磨、逼迫他写下数十万自述材料后,将他右臂打残。

2020年11月2日,茂名市茂南区法院对本案秘密庭审。不允许家长旁听,在开庭前,律师被集中到司法局训话,不准他们做无罪辩护。

12月30日,茂名市茂南法院一审重判24名年轻人,牛腾宇被定为主犯,被控“寻衅滋事”、侵犯个人信息和非法经营犯罪,合并获刑14年及处罚金13万元人民币。

2021年1月23日,警方将案件移送检察院起诉。检察院认为此案漏洞太多,还有5个孩子不认罪,便将案子退回侦查。并书面汇报上级。2月初,24名年轻人的家长表示集体上诉。

涉案人员的家长在写给相关部门的信件中一再表示,这些没有阅历的年轻人“因言”而获罪,专案组把恶俗维基网站会员的行为定义为“恶势力犯罪集团”过于恶劣。

在家长眼中,恶俗维基网站会员均是血气方刚、充满原始正义感的年轻人,大多是学生,将近六成是未成年人,是出于追求正义、打击恶行、揭露真相、好奇、交友、取乐、摆脱孤独、释放压力和反击等各种原因,组成的一个自嗨自乐的小圈子。

他们认为,恶俗维基网站被指是不涉政网站。提供真实资料的恶俗维基会员,几乎没人敢涉政。专案组结案时根本没有抓到任何一名“疯狂反华”分子,却重惩罚恶俗维基会员。实际上,网上贩卖的敏感隐私许多来源于公安的查询系统,是公安内部的黑产。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6/1554246.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