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出生人口暴跌网络炸锅 新长城?边境架2米高铁丝网 苹果代工厂闪崩 贫富差距大

大陆亿元资产家庭逾10万;从灯泡到AI,中共西方在关键技术上角力;海警法出台,中共海警船连闯钓鱼岛追逐日船

中日会擦枪走火吗?2月1日中共海警法出台后,海警船连两日闯钓鱼岛追逐日船。

中国巨大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2020年出生人口大幅下滑15%,网络炸锅。百姓不敢生,关键问题在于生得起、养不起。

邓小平的先富带后富去哪了?根据胡润2020财富报告,大陆亿元资产家庭逾10万户,但同时根据中共总理李克强的说法,中国还有6亿人月入才千元人民币。

南疆长城?网曝中国老挝边境架设2米高铁丝网。截至周一,“果链”龙头立讯精密市值蒸发了1200亿。

美媒2月7日报道,从灯泡到AI,中共与西方正在争夺行业标准制定话语权。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点评。

施压拜登?中共海警船连两日闯钓鱼岛追逐日渔船

2月1日生效的中共《海警法》,授权海警可决定开枪,被指是针对美日的挑衅。日媒指,在刚过去的周末,中共海警船接连两日闯入钓鱼岛海域,并威逼追逐日本渔船。

日本海上保安厅第十一管区海上保安本部表示,周日(7日)凌晨,两艘中共海警船进入钓鱼台周边的日本“领海”,并试图接近一艘日本渔船。周六凌晨,也有两艘中共海警船在钓鱼岛海域追逐两艘日本渔船。

这是中共《海警法》上周一(1日)出台后,中共海警船连续两日进入该海域。

日方称,两艘中共海警船进入日方所称“领海”时,另两艘中共海警船也在附近海域航行,其中一艘疑似配备了机枪。

在发现中共海警船后,日本周六和周日都派出巡逻船,对中共海警船发出警告,后者随后离开。

据台湾《自由时报》报导,周六当天,日本政府已经将中共海警船闯入视为紧急事态中的“重大事件”,启动了危机处理机制,并将首相府“官邸危机管理中心”的“情报联络室”升级为“官邸对策室”,以协调政府应对危机。

上周三,日方已通过“日中高级事务层级海洋协商”(中共称“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向中共表达对《海警法》的“强烈担忧”。中共则回应称,该法“符合国际法”。

中共上周一实施《海警法》,授权海警可在“中国管辖范围”内对外国船舶“非法行为”动武。菲律宾外长表示抗议,日、美、越、印等国均表达关切。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学者的分析指,中共给予“第二海军”准军事授权,升高区域紧张,可能是针对拜登政府压力测试的一环。

南疆长城?网曝中国老挝边境架设2米高铁丝网

中国老挝边境架设2米高铁丝网(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2月8日,网友发布视频,显示在中国老挝边境的云南一侧,中共当局正在施工,架设蛇形般蔓延于山丘、田地间的铁丝网,2米多高,中共当局称目的是为了防止病毒输入。有消息称,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共为了防止国人出逃。网友表示,又一奇观,南疆也出现了万里长城。

综合媒体报导,在2020年底前,中共当局就已经在中缅边境完成了660公里的代号“南方长城”的隔断工程,包括带刺铁丝网、监视系统、及高压电。

而在中越边境,中共当局也建起各类的长达数百公里的围墙,称一方面是为了阻断病毒输入,另一方面是为了防止人员偷渡。

据中共官媒报导,中国仅云南边境线就长达4060公里,与缅甸、老挝、越南三国接壤,再加上广西越南边境,则总共有近5000公里的边境线。因在许多地方国与国间村寨相连,田地相连,互相间人员流动非常频繁。

据ABC中文网报导,除了控制疫情的需求之外,中国在中越边境加筑围墙的做法反映了中国对经济问题的紧张。近年来,上万中国人赴越南工作。另外,新南威尔士大学东南亚研究名誉教授卡尔·塞耶表示:“这是为了阻止中国人离开这个国家,不仅是没工作的工人,还有其他中国不希望离开的人。”

网友发布的视频显示,中共当局在中国老挝边境正在修建2米多高的铁丝网,沿着山丘、田地绵延不断,真有长城的感觉。在老挝那一侧,基本是自然的绿色植被;而在云南一侧,已经都是完全开垦过的梯田。

2020年出生人口大幅下滑15%,网络炸锅

2月8日,公安部发布《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称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署名“曹山石”的中国知名媒体人披露,2019年同期同口径报户籍数是1179万,2020年同比大幅下滑大约15%。有网友表示,高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

据中共官媒报导,2月8日,公安部发布《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报告称,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其中男孩529.0万,占52.7%,女孩474.5万,占47.3%。虽然肯定会有部分新生儿出生在2020年尚未登记户口,但是2020年新生儿大幅下滑毫无疑问。

报导还称,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可以看到,近几年新生儿出生率在下滑,新生儿数量在持续走低。

中国媒体人曹山石算出了和2019年同期同样的数据对比:“户籍并不意味着2020年出生了1003万,2019年同期同口径报户籍数是1179万,而最终出生人口是1465万。但1003对1179是可比的,还是下滑大约15%。”

上面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

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出,2016年是出生人口的一个高峰,之后,出生人口一直在下滑。下面是出生率下滑的百分比:

2017:3.53%

2018:11.60%

2019:3.81%

2020:14.93%

如果把2020年和2016年相比,过了这短短的4年,新出生人口暴跌30%。

网友的评论:

“15%的下跌还是很惊人的!一个原因是去年国内医院因疫情关闭或减少服务,导致很多年轻夫妇被迫推迟了生育计划。”

“逻辑不通,2020年1月~3月出生的孩子应该是2019年1~3月就计划要了,19年怎么可能知道有疫情?”

“生的起养不起,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丁克,负担太大,没法。”

贫富差距大,大陆亿元资产家庭逾10万户

2月8日,胡润研究院和方太联合发布报告,披露中国大陆目前拥有600万人民币资产、千万人民币资产、亿元人民币资产的家庭数量等信息。有网民问:先富带后富的约定什么时候实现?

根据这份《2020方太‧胡润财富报告》(FOTILE·Hurun Wealth Report2020)的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中国大陆拥有600万人民币资产的“富裕家庭”达399万户,比上年增加6.8万户,增长率为1.7%。其中,拥有600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此类家庭为144万户。

而拥有千万人民币资产的“高净值家庭”的数量达161万户,比上年增加3.7万户,增加2.4%。其中,拥有千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此类家庭达87万户。

此外,拥有亿元人民币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的数量达10.7万户,比上年增加2,760户,增加2.6%。其中,拥有亿元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此类家庭达6.4万户。

拥有3,000万美金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7.1万户,比上年增加1,960户,增加2.8%,其中拥有3,000万美金可投资资产的该类家庭有4.6万户。

从地域来看,以上四类家庭的城市分布一致,前五名依次为: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和杭州(若计入香港,其排名为第三)。

从职业构成来看,在拥有千万人民币的“高净值家庭”中,企业主占60%、金领(主要为大型企业集团、跨国公司的高层人士)占20%、炒房者占10%、职业股民占10%。

而在拥有亿元人民币的“超高净值家庭”中,企业主占75%、炒房者占15%、职业股民占10%。

对于该数据,网民留意到其只字未提中共官员所累积的财富。有人说,“每个省市的领导干部都是隐形富豪!公务员群体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个亿万富豪!”

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在去年两会期间透露,中国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

也有人问,“先富带后富的约定什么时候实现?”

不少人回答说,“别问,问就是‘先富带动后富’,问就是‘我们早晚都会实现共同富裕’。”“先富带后富,先富先跑路。”“先富只会压榨穷人,带不动。”

还有网友说,“现在是120%财富掌握在1%人的手里,剩下的99%负债20%。”

立讯精密闪崩,26天市值蒸发1200亿

2月8日,中国大陆的苹果代工厂立讯精密午后开盘不久闪崩,股价一度跌逾7%。在短短26天内,该股市值已蒸发1,240亿元人民币。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导,“果链”龙头立讯精密午后开盘大幅跳水后,盘中V型拉升,截至发稿,该股跌4.2%,最新市值3,330亿元人民币。此外,歌尔股份、长盈精密、蓝思科技等小幅跳水。

今年1月14日至今,立讯精密的市值已蒸发1,240亿元。

从灯泡到AI,中共与西方在关键技术上角力

近年来中共正利用国家资金和政治影响力,试图为电信和人工智能(AI)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企图主导这些领域。

《华尔街日报》2月7日发表长篇报导,揭露了中共企图掌控全球重要技术规范的野心。报导称,美国及其盟友几十年来制定的工业标准,形成了一个无形的规范体系,支撑着全球市场。

这种统一性对国际贸易至关重要,它可保证灯泡、螺栓和USB插头都能在全球范围内互换使用。该标准反映了长期以来由西方技术专家主导的国际委员会共识。

《华日》称,令许多西方国家惊讶的是,北京正在利用国家资金和政治影响力,试图为电信、电力传输和人工智能等各种前沿技术定义规范,企图未来在这些领域发挥主导作用。

而中共的这一野心,去年12月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议委员会发布的年度报告中已有披露。报告称,主导支撑资讯和通信技术以及其它新兴领域的技术标准,是北京野心的一部分。

报告还特别提醒华府关注中共在国际组织的渗透情况以及在非洲的扩张计划。

中共官员正领导着至少4个全球标准组织,包括管理电话和互联网连接的联合国机构国际电信联盟(ITU),以及管理电气和电子技术的行业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IEC)。2015年到2017年间,行业领导组织国际标准化组织(ISO)由一名中共官员领导。该组织提供从鞋类、管理系统,到精油和情趣玩具等各种标准。

在ISO和类似组织中,目前由中共代表担任的秘书处职位大约是10年前的两倍。这些职位对提案、辩论和优先事项具有影响力。

根据官方文件,中共中央和地方政府为在ISO和其它机构主导制定国际标准的公司提供每年最高人民币100万元(约合15.5万美元)的津贴。

西方对标准制定的资助已经逐渐减少。德国标准化学会(DIN)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夫‧温特豪德(Christoph Winterhalter)警告说,如果不做出改变,“若最终结果是按照中国(中共)的规则行事,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

美国联邦参议员布莱克本周一(2月8日)在推特上转发了《华日》的这篇文章,并说:“中共是我们最大的对手。中共的意图很明显。它们想主导全球经济,并将不惜一切代价——包括窃取我们的技术和知识产权——来达到目的。”

布莱克本在2月3日提出多项修正案,来限制中共威胁。修正案将包括提供可用资金,用于打击中国(中共)的教育和研究型间谍活动。

她还表示,要“调查与中国共产党有公开或未公开关系的学生、教授、研究人员或项目”。

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表示,在中国企业界早就流传着一句话:“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制定标准的企业,意在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将官方、半官方制订的产品技术标准提高到自己能达到而竞争对手难以达到的水平,将对手封杀在产品生产领域之外,或者至少也要牵着对手的鼻子,让它疲于奔命,危机四伏。

中共当局人最善于玩弄规则、标准,一旦让中共掌握了制定全球行业标准的话语权,绝对是全球各行业发展的一颗毒瘤。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9/1555339.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