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老蛮:消费与地产,恰如鱼与熊掌

作者:
按这种趋势下去,只要再过5年,城镇居民艰难积蓄起来的那点子棺材本,就要被房地产市场完全吞噬干净了。

本文是2020年经济回顾的第二篇,主要讲述的是消费市场与房地产市场之间的矛盾。众所周知,从2017年初正式启动“地产去库存”政策以来,居民负债买房是支撑中国经济维持正增长的第二大支柱(第一大支柱是政府债)。2020年过去了,我们很有必要作一番全年回顾,看看老百姓还能不能一边消费,一边买房。

在正文开始之前,我还是不厌其烦的说明一下:本文的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官网。

首先放出来的,是1990-2020年的城镇居民收支情况表。各位可以先好好看一下,尤其需要注意居民收入和支出的同比增幅数据。2020年,居民收入和支出增幅创下了近20年来的新低,甚至低于经济遭遇重大困难,被迫启动千万国企工人大下岗(大失业)的1998年。

(注:2020年城镇常住人口数尚未公布,老蛮我推算为增加1千万人。考虑到2020年外出农民工大幅减少500余万人,城市化进程显著放慢,新增1千万是较为合理的数据。)

2020年,城镇居民收入增幅只有3.5%,差一点就没能赶上全年2.5%的消费物价涨幅。而消费支出则萎缩了3.8%,这不光是从1990年以来的首次消费支出萎缩,更是49年以来的首次!这组数据的难看程度,是绝无仅有的。这意味着城镇居民在收入丧失增长性的同时,主动压缩了日常消费性支出。(解释一下:这里的消费性支出不含购房支出。)

体现在具体的消费数据上,当然就是各项重点消费品的显著萎缩。首先放上最重要的日常消费品:手机的销量。

2020全年,中国手机销量同比萎缩20.8%,有数据以来的第二大萎缩幅度,并且下半年较上半年而言没有任何改善。手机是居家办公的重要工具,在疫情的严格管制之下本来应该是要实现正增长的,不过老百姓今年实在是没有能力换新手机了,只能是旧手机凑合着继续用,于是就出现了目前这样大幅萎缩的情况。从趋势上看,手机销售已经连续萎缩了4年,2021年的手机销售也不会有什么起色。这也就是小米这种企业越来越倾向于做信息生态链条,在游戏分成、可穿戴和机顶盒领域挣钱的原因。OPPO和VIVO的信息链业务开展得很一般,2021年的日子估计很难熬。

接下来我要给出的是我特别关注的啤酒指数啤酒是城乡基层老百姓的最爱,是消费力强弱的终极体现。喝着啤酒啃串吹牛,是从写字楼的底层白领,到工厂里的资深钳工的最高生活梦想。因此每年国内的啤酒产量,可以最为直观的体现最广大老百姓的消费能力。

2020年中国啤酒产量同比萎缩9.4%,延续从2014年以来的萎缩趋势。与手机销量持续萎缩的趋势相互印证,老百姓的消费能力在持续减弱,这几乎是不争的事实。

在这种主动压缩消费的背景下,城镇居民的收支结余勉强实现了正增长,从2019年的14296元增加到了2020年的16827元,增幅17.7%,看起来好像还不错。这里我不厌其烦的说明一下,收支结余这个概念,是非常重要的概念,它是居民收入在扣除生存必须的消费性支出之后的结余,是用于奢侈性消费的基础,同样的,也是用于购房的基础。2020年,城镇居民情愿压缩生活必须的消费性支出,也要维持收支结余部分的正增长,其目的,当然就是为了继续购房

下表给出的是1998年启动商品房市场化改革以来,中国历年的商品房市场销量以及老百姓的购房支出。此处的历年购房支出按照20年平均还本法进行推算,购房利率统一按照6%进行推算,与实际情况不会有什么出入。

根据测算,2020年中国的购房总支出规模为13.90万亿,较2019年的12.45万亿,增幅达到11.6%,坚定了维持住了从1998年至今的增长势头。在居民消费性支出显著萎缩的背景下,购房支出依然大幅增长,这真是非常扯淡的事。在我大中国老百姓眼中,真的是节衣缩食,也要买房。买房,乃是国人人生中的头等大事,没有之一。

接下来我们拿购房支出与城镇居民的收支结余数据进行一下对比,看看购房支出占了收支结余的多少比例,也就是购房负担率。老读者都知道,这种数据对比我们每年都会做一次。在今年老百姓压缩日常消费的背景下,了解购房支出的负担率的演变,显得尤其重要。

(说明一下:有少量农村户籍人口也会选择在城镇购房,但这部分人口此前基本上长期在城镇打工和居住,在统计上早已被视为城镇常住人口,其收入也已被计入城镇居民收入之中)

2020年,居民购房总支出13.90万亿,对比14.44万亿的城镇居民收支结余,占比96.2%,虽然没有2019年超过100%那么夸张,但也是史上第三高的水平。这还是在城镇居民压缩了日常消费支出的背景下才达到的数据。而城镇居民的累计购房负担率,也就是从1990年累计至今的三十年的收支结余,已经有84.8%,被房地产市场吞噬了。按这种趋势下去,只要再过5年,城镇居民艰难积蓄起来的那点子棺材本,就要被房地产市场完全吞噬干净了。

这种数据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从2020年开始,日常消费市场与房地产市场之间,已经构成了绝对对立的关系。要继续维持房地产市场的稳定,日常消费领域就必须要萎缩!并且,这种情况如果不发生根本改变的话,5年以内,除了房地产市场之外,其它各行各业,大部分都要关门大吉。

这种前景可能吗?这不是瞎扯淡吗?如果我大中国居然真的纵容这种情况发生,那不是要天下大乱吗?所以2020年以来,顶层政策对房地产市场的持续打压态度,是显而易见的。先是2020年中的时候给地产企业设定三条红线,严压负债率;到了年底,又给银行的房地产贷款设置两条红线,限定银行发放房地产相关贷款的总比例。整体而言,我大中国是打算通过这种种金融管控措施,压缩流向房地产市场的资金,将更多的资金留在消费领域。

而在老百姓这边,对房地产的坚定信仰,则根本不容易被打破。尤其是老百姓买房抗通胀的预期,坚定的简直令人难以置信。2020年国家公布的消费物价涨幅只有2.5%,但是老百姓自己知道,物价涨得都上天了。以前大老爷们在街边的理发摊上推个板寸只要20块钱,现在没有30块钱根本下不来。问问理发师傅为啥要涨价?师傅理直气壮:“因为肉价涨了,我要吃肉。”这么多年了,唯有房价能够追上通胀的速度,老百姓除此之外任何风险对冲手段都没有。兑美元这种事,在越来越严厉的外汇管控背景之下,其实也不适合普通人。2020年8月份之后其实已经有了一波货币大放水,2021年的货币政策估计会更加宽松。老百姓除了继续节衣缩食的买房抗通胀,还能怎么办呢?

并不是所有问题,都能解决的。很多时候,让矛盾最终爆发,让财富化为乌有,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运行方式啊。

责任编辑: 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1/1555981.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