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人评“春晚”:耻辱与笑话

中国网友制作的春晚观众分布图。(图片来源:网络)

2月11日晚,中国黄历庚子年三十,央视“春晚”如期登场。如果说过去几年来,“春晚”在百姓眼中已从娱乐沦为党宣的话,那么在经过了局势动荡的2020年后,一些中国百姓已开始评价说,“醒来的人把春晚当笑话”。

央视宣称,今年春晚舞台主屏采用61.4米×12.4米的8K超高清巨型大屏幕,号称首次采用AI+VR裸眼3D演播室技术,融通虚拟空间与现实世界。

旅美中国人权律师刘士辉却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春晚早就沦为中共的遮羞布、“绣花枕头一包草”,极权体制对花哨科技的推崇和对人权的漠视构成极大的讽刺:

“这么多年,春晚现在已经成了中国的一个耻辱,简直是一个滑稽的笑话。中国那么多人权灾难,用一个歌舞升平就可以掩盖吗?如果真正还权于民,不在这里大抓捕、那里(搞)百万集中营--没有春晚,人民依然歌舞升平、发自内心的高兴。粉饰太平,只能弄巧成拙。”

在2019年春晚播出后,就有不少国人吐槽对节目已经无感,例如安徽王先生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很多人看清了春晚背后真正的意图是给中国几亿民众进行洗脑,是共产党的宣传手段,“希望这个春晚不会再有几届了”。

还有人说:“我已经有12年没有看春晚了,我身边的朋友也是有好几年都不看春晚了,我们群里大家除了在谈论刘谦的造假魔术外,很少有人聊春晚。”“在我们眼里,春晚以前是带软文的官宣,大家还把它当作吐槽的对象;现在的春晚是党宣,越来越像样板戏,连吐槽都没有人想吐槽了,就是‘无感’。”

2020年中国人更是经历了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冲击,也目睹中共对香港人的打击压迫。这些切身经历加剧了百姓对粉饰太平的春晚的厌恶。

针对今年春晚中宣扬武汉抗疫所谓“胜利”的小品《阳台》,武汉市民余全红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对于那些被隔离的人、家里有人死去的人,什么叫胜利呢?这个字眼,用在他们身上,合适吗?只是政府和工作人员感觉胜利了,要欢呼。”

北京独立记者高瑜认为,《阳台》不敢讲李文亮,只敢烘托一派喜乐的群英相,平常说梦,晚会就是唱梦:“按他们的意愿,非常完满地要把2020年结束。他们挖空心思,既不表现生命的苦难,而且把人们失去自由、不许出门用歌曲来表达,整个就是一场‘欢乐’、一场梦。”

针对春晚邀请成龙刘德华等港台艺人捧场,刘士辉认为,“(成龙)他还有心给共产党暴政涂脂抹粉,真是不知羞耻。(中共对)香港抗争运动连根拔起的这种打击,简直触目惊心,全世界都认为不可思议。伤口还没有愈合,汩汩的鲜血还在涌出,再歌舞升平又能怎么样?”

在今年春晚前,有网友半玩笑的发布观众分布图,展示不同地域对节目的态度。有推友说:

“这是春晚观众分布图,我怎么觉得像疫情严重度分布图呢?”

“我小时候喜欢看,现在已经十多年不看了,包括CCTV系列等国内所有电视频道。醒悟后,拒绝一切宣传。”

“早就不看20多年了,愚弄老百姓。”

“加长版新闻联播。”

“家里的老人会看,不过每次都是看个个把小时就骂骂咧咧的关掉了电视。”

自由亚洲指,公开数据显示,近年来春晚收视率仅在30%左右浮动。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2/1556490.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