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格雷厄姆川普通话谈共和党下一步行动;7叛徒投票定罪川普面临反击;弹劾川普花多少钱?

纽约人蜂拥逃往棕榈滩,企业紧随其后;克鲁兹:亨特若入董事会基石管道能否建?

民主党弹劾川普的闹剧终于落幕,这场弹劾花了纳税人多少钱呢!七名共和党人投票定罪川普面临党内反击。

共和党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周日表示,和川普通话谈共和党下一步行动。

德州议员克鲁兹周六(2月13日)公开了议员们的几个想对众院弹劾经理问的问题,其中一个是若邀亨特.拜登加入董事会基石管道能否开建?

纽约人蜂拥逃往佛州棕榈滩,纽约企业也紧随其后。

格雷厄姆和川普通话谈共和党下一步行动

美国联邦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周日(2月14日)表示,弹劾案过后,前总统川普下一步将开始重建共和党,以便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为共和党重新夺回众议院和参议院。

周六(2月13日),参议院对川普的弹劾案进行投票,最终宣布川普无罪。之后,格雷厄姆与川普进行了交谈。

格雷厄姆周日在接受福克斯节目“Fox News Sunday”的采访时说,“他(川普)已经准备好继续前进,重建共和党,并且对2022年感到兴奋。”

格雷厄姆还表示,他将会在下周前往佛罗里达,和川普会面。

格雷厄姆强调,没有川普和川普强大的人气基础,共和党无法重建。他称这是一个“川普+”公式。

“我说,‘总统先生,这场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运动需要继续。我们需要团结这个党。川普+是2022年(让共和党夺回国会)的路。’”格雷厄姆说,“他(川普)对一些人很生气,但我理解这一点。”

他说,共和党的目标必须是在2022年获胜,并阻止拜登政府的“激进议程”。

格雷厄姆还说,“如果没有唐纳德·川普,我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所以他(川普)已经准备好出发了,我也准备好与他合作。”

在谈到参议院的弹劾结果时,格雷厄姆说,川普对弹劾辩护律师表示感谢。

格雷厄姆是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排名最高的共和党参议员。他周六发表推文谴责说,基于党派分歧而发起的弹劾似乎正在成为常态,这表明未来的总统将会面临弹劾挑战。

格雷厄姆在推特上写道,。“我希望我(的看法)被证明是错误的,但似乎基于党派分歧的弹劾正在成为常态,而不是例外。”

格雷厄姆补充道,“我担心,如果在未来沿用这种模式,那么基于党派仇恨发起弹劾,使人失去任职资格将成为常态。”

他说,众议院(民主党)的目标从来就不是找出1月6日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追究责任。他们的目的就是不管怎么样也要把责任“完全、彻底地归到川普身上”。

格雷厄姆在推特上还提出,在弹劾审判期间,有一些关键程序和做法都被去掉了。

他说,“为了这个国家的利益,我希望这将是参议院最后一次弹劾总统⋯⋯一位总统在(对方)没有出示证人的情况下就被弹劾,而审判记录又是建立在道听途说的基础上。”

克鲁兹:若邀亨特加入董事会基石管道能否开建

德州议员克鲁兹周六(2月13日)公开了议员们的几个想对众院弹劾经理问的问题,其中一个是,“如果将亨特·拜登加入董事会,我们是否就能建设Keystone XL(基石)输油管道?”

该问题被指是嘲弄前副总统、现任美国总统拜登次子亨特,在乌克兰能源公司布瑞斯马控股公司(Burisma)的董事会里获得了利润丰厚的职位,尽管他在能源生产方面没有经验,也不懂当地语言。

在上任首日,拜登政府宣布取消从加拿大向美国炼油厂输送能源的管道建设工程。该做法造成能源建设产业的损失,并减少了11,000个工作。该做法引发来自关联业界的不满,作为能源产出大州,德州政府也多次批评此政策不合理。

2月13日川普弹劾案投票当天,克鲁兹发布推文评论说,“弹劾审判是一片混乱”。他称,民主党人刚宣布传唤证人,然后众议院经理早晨又改变主意了。“舒默又是盲目在干。疯狂而杂乱无章的,他们还在讨论下一步怎么做。”

克鲁兹说:“当我们在等他们想清楚要干什么的时候,我想我可以分享一些昨天没有机会问的问题。(这些都是真的,由不同的参议员提出的,而他们想保持匿名)”。

克鲁兹透露,还有人想问关于众院弹劾经理之一、加州众议员斯沃威尔(Eric Swalwell)与女谍方芳丑闻的问题。

他表示,有的议员想问斯沃威尔“和我们谈谈有关方芳的事情吧”,“还有任何众议院的经理们与中国共产党间谍有过不正当关系吗?请解释。”

纽约人蜂拥逃往棕榈滩纽约企业也紧随其后

福克斯商业新闻网站周六(2月13日)刊文说,由于纽约严格的疫情管制政策,以及寒冷的气候,许多纽约人和商业都蜂拥逃往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县(Palm Beach),因为那里没有过分限制商业的措施,而且生活费用比纽约市还便宜三分之一。

图:川普在佛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度假村

文章说,两周前,纽约市气温暴跌至华氏20以下,并且室内用餐仍被禁止,致使纽约人的社交生活苦不堪言。而在美国南部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县,各餐馆、酒吧内却高朋满座,顾客们在高声谈笑,似乎根本没有瘟疫大流行这回事。

酒馆La Goulue最近在棕榈滩开了一个新店,与其在曼哈顿的老酒馆一模一样。店内的吧台和桌子现在每天都爆满。

酒馆老板丹诺耶(Jean Denoyer)说:“我逃离了纽约!每个客人来时都要量体温,我们把门窗都打开,以保持新鲜空气流通。”

餐馆Le Bilboquet的老板德尔格兰奇(Philippe Delgrange)近日也在棕榈滩开张了他的新餐馆。他在纽约市的餐馆在被迫关闭两个月后,现在刚被允许以25%的室内客容量开放。他说:“我在这里见到了很多老朋友,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所有在纽约的工作人员都要求来这里工作。”

尽管在棕榈滩县的所有商业机构都要求戴口罩,但在饮食时可以取下口罩,并且没有具体的社交距离规定。因此,餐馆里坐满了人、也没有戴口罩的现象并不稀奇。

从北方来的人感觉好像他们在一个平行的宇宙中,老朋友们又可以在喜爱的、阳光充足的地方再次聚会。

现年63岁的房地产开发商瓦格纳(Joe Wagner)于1月下旬来到南佛罗里达,原计划停留两周,但决定呆到3月份。他常到佛州La Goulue餐馆享受室内晚餐。“有时候我感到有些不安全,”瓦格纳说,在纽约,他被困在家里,不过,到这里后明显发现人们更加心情放松。

瓦格纳说,他还未准备好近期就回到北方去。他说:“我的一个朋友给我发了一张自己在纽约La Goulue餐馆(户外就餐)的照片,戴着帽子和两条围巾,并说他的手指冻得发蓝。我给他发了我泳池的照片。”

截至2月12日,纽约餐馆终于获准以25%的客容量接待室内就餐,但棕榈滩早就没有限制了。

纽约的Café Boulud咖啡馆将关闭至2021年底,但在其位于棕榈滩的分店里,顾客们可以在郁郁葱葱的园景庭院中闲逛。纽约的Bice、Sant Ambroeus和Almond等餐馆在棕榈滩都有分店。甚至一些在纽约倒闭的餐馆也在棕榈滩复活了。

在棕榈滩的任何一家热门餐厅中都很难找到一个空位。“我真不敢相信,今年这里的人如此之多,就像是越狱一样跑来!”现年59岁的莱曼(John Lehmann)说,他住在岛上并经营一家体育营销公司。

“我再次重生了。我可以搬到这里住一辈子,”47岁的长岛家庭主妇霍尔泽(Erica Holzer)说。她和丈夫在海滨的Opal Grand宾馆要住八个星期。她说:“他们采取了预防措施,但并不荒谬。我们去了酒吧,享受了美好时光。在这里真是自由自在。”

这种自由的感觉不仅限于餐馆。

“我上周到达这里,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世界,”居住在纽约苏活(Soho)的居民罗森伯格(Charles Rosenberg)说,他从事商业房地产业务。这位30岁的年轻人计划在棕榈滩停留数周。

七名共和党人投票定罪,川普面临党内反击

称前总统川普(特朗普)犯有煽动叛乱罪的7名共和党参议员,已面临来自共和党内部的反击。川普卸任后,人气依旧,仍然是共和党内受欢迎的人物。

路易斯安那州政府共和党的执行委员会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表示,他们一致投票谴责参议员比尔·卡西迪(Bill Cassidy)的定罪票。该党上周就表明,当卡西迪与其他5名共和党人和参议院所有民主党人站在一起,宣布审判符合宪法时,该党“深感失望”。

另一位投有罪票的参议员理查德·伯尔(Richard Burr)也受到来自家乡州、北卡罗来纳共和党的谴责。

宾州共和党领导人劳伦斯·塔巴斯(Lawrence Tabas)也谴责了参议员派特·图米(Pat Toomey)投票给川普定罪的决定,他表示,“我和许多基层领导人和志愿者一样,对参议员图米今天的投票感到失望。”“参院最终投票宣告无罪,是宪法上正确的结果。”

另外4位与民主党站在同一阵线的共和党参议员,分别是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丽莎·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和本·萨斯(Ben Sasse)。

截至周日(12月14日)中午,犹他州、缅因州、阿拉斯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的共和党都没有回应有关来自该州的国会参议员投出定罪票的声明。

民主党弹劾川普,审判花费纳税人多少钱?

对美国前总统川普(特朗普)的弹劾审判在周六(2月13日)以“川普无罪”告一段落。随着立法者结束有关“川普煽动叛乱”的戏剧性指控,一些人不禁要问:这场审判花了纳税人多少钱?以及川普为最终的“无罪”判定损失了多少钱?

据美国立法和政治媒体Roll Call估计,2020年1月的第一次弹劾审判需要183万美元。另一项来自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估算则认为,审判价格应为306万美元,其中不仅包括立法者的工资,还包括106名国会工作人员和6名律师的工资。

虽然这些估算数字不包括参议院在2021年2月的审判费,但截至2020年12月,对川普弹劾审判的总估价是大幅低于20年前国会对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进行弹劾调查和审判的费用。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1994年对克林顿的弹劾调查让纳税人损失了8,000万美元。

但对川普第一次弹劾审判的时间比第二次要长得多,2020年参议院就弹劾川普进行了两周零六天的辩论,但2021年只有五天。

雅虎财经估计,对川普第一次弹劾的金额为1,150万美元。据计算,在2019年联邦政府花费4.4万亿美元的背景下,2019年每缴纳1美元的税款,其成本为0.0000026美元。

据报导,鉴于1月6日的袭击事件,国会大厦周围的安保工作得到加强,并为此多花费了5.19亿美元。

同时,川普的辩护费用目前还无法确认,但不会由税款支付。

川普的私人律师杰伊·塞库洛(Jay Sekulow)和简·拉斯金(Jane Raskin)自2017年加入川普的法律团队,截至2020年11月,共和党已向他们的律师事务所支付了22.5万美元。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5/1557683.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