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谢田:川普和网络扼杀了美国的民主吗?

—驳纽约时报中文网弗里德曼的论点

作者:
网络本身,是基于保护西方民主、防止前苏联共产主义的核导弹而发明、创造、兴建起来的,也起到了这个作用。但如今,它恰恰跌倒在中国共产主义者的手里。人们惊讶地发现,这不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而竟然是得之桑榆,失之东隅!

美国社交媒体“推特”封杀川普账号,激起一片反对声音

美国纽约时报的专栏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L.Friedman)先生日前撰文,以“网络和特朗普几乎扼杀了民主,欧洲能救我们吗?”为题。这篇文章的原文是英文,题目是“Cyber​​ space Plus Trump Almost Killed Our Democracy.Can Europe Save Us?”

中文标题的翻译不尽准确,漏掉了“我们的民主”,意为美国民主之意。并且,中文翻译还漏掉了文章的副标题,那就是“如果我们不迅速找到解决方案,中国将在经济上超越我们。”If we don’t find asolution fast, China will passus economically.”弗里德曼先生呢,也许应该跟AGSulzberger(纽约时报的董事长和发行人)先生沟通一下,看看纽时中文版的运作,以确保他的讯息不被中文世界的读者所误解。

不管怎么样,弗里德曼的立论,从初始和根本上看,就是偏颇和错误的,没有基于事实的发掘和真相的探索。他认为川普总统“试图推翻上一次大选的结果”,这与事实不符。川普总统指责的,并且为几千万美国人民认同的,是指出了大选中的舞弊现象,并且给出了充分的证据。拜登政府和左派人士如果真的要否定这些指控,平息人们的愤懑,并让真相浮出水面,就应该立即任命独立的检察官,开展对2020年选举舞弊彻底、完整、不受干扰的调查,向美国人民公布真相,然后决定本次大选真正的结果。

弗里德曼的先入之见,给读者的印象,是这是一次合法的、干净的选举,而川普在试图以非法的手段推翻这一民主和公平的过程。没有什么东西比这种说法更偏离事实和真相了。弗里德曼如果不惧怕真相,或者愿意发掘真相,就应该支持川普对选举结果的挑战,支持独立检察官的调查。遗憾的是,左翼的媒体、作家、评论人士,甚至没有这样一个敢于面对真相的良心和魄力!

弗里德曼称川普“已经遭到了弹劾”,是的,善良的义人遭到不公正的对待,民主的殿堂被仇恨和嫉妒涂抹。但好在,弹劾的闹剧已经收场,并且会作为美国民主的污点,永远的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弗里德曼在这篇充满偏见和构陷之词的文章中,推出了一个观点,就是所谓的川普“所使用的武器,依然能随意为他人所用。”“那是一个名为’网络空间’的地带,在其中我们彼此相连,却没有人主持大局。”弗里德曼指控川普总统“利用了这一地带”,“散播了一个弥天大谎”,“破坏了人们对我们的选举体制的信赖”,“并且引发一场对我们国会大厦的袭击”。所以,“我们急需一个解决网络空间问题的方案。”

诚然,美国人民需要一个解决网络空间问题的方案,因为受到操控的网络空间,已经侵蚀了美国人民自由的权力,和民主的权力。弗里德曼可能忘记了,正是主流媒体对川普的全面封杀,才迫使川普开辟了网络媒体、社交媒体的空间,使得他可以在竞选之中、第一任期之中,卓有成效的跟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沟通。使用社交媒体,据说还是川普14岁的儿子拜伦的主意,真是一个好孩子。赞成新闻自由、捍卫言论自由的弗里德曼先生,为什么不为川普的另辟蹊径叫好?为什么不谴责主流媒体的封杀呢?正是因为川普对社交媒体的巧妙运用,让美国人民知道了华盛顿沼泽的危害,知道了选举中的异常,从而开启了美国人民维护宪法尊严、拯救美国的里程!

弗里德曼文章中唯一准确的说法,是中共“已经搞明白应该如何将其专制体制和共产主义价值观投射到网络空间,以加强其增长和稳定”。正是如此。对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真正的威胁,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政权。但弗里德曼在跟随、附和、甚至配合中共的喉舌、声音和外交辞令,来攻击川普、攻击保守主义、攻击回归美国传统的努力的时候,阁下难道不是在与狼共舞、与共产主义的魔鬼共舞吗?

弗里德曼先生如果真的认为“如果我们不赶快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将在经济上落后于中国,因为大流行已经大大加快了一切事物的数字化,让网络空间比以往规模都更大、更重要”,阁下难道看不出川普对中共的制裁,对中共获取包括网络科技在内的技术偷窃的惩罚,和对中共的贸易战和关税战,正在围剿中国共产党政权、正在解决这一问题?

的确,网络空间由所有在互联网上运行的电脑、主机、服务器、和应用程序总和构成,由最初的卖书籍和CD的亚马逊等公司开启了电子商务的迅猛发展。但现在这个网络巨兽已经超出了商业、娱乐、博彩、和色情业的范畴,进入了一个有自己的生命和活力,可以在政府之外,在加密的通信系统之下,控制了全球的新闻收集、分享、和舆论的产生和传播,它几乎控制了整个世界!这些问题的背后,是如何规范和限制它们的权力滥用和越权,是如何使他们不能躲在230条款之后随心所欲,但这些恰恰都是川普总统曾经大力推进的,也是被拜登政府给搁置了的迫切议题。

应对网络领域的问题,弗里德曼认为中国、美国和欧洲有着各不相同的策略,他支持欧洲的做法。弗里德曼认为美国需要将美国的民主价值观像中国那样有效地投射到网络空间,所以他拜托欧洲人给美国指条路!欧盟领导层向欧洲议会提出了数字服务法案和数字市场法案,以确保“未来模拟世界中非法的东西在网络上也是非法的”。美国呢,当然可以观察欧洲人的方法,也许可能藉鉴其中的某些做法。还好,弗里德曼和笔者都同意中共的做法是最糟糕、最邪恶的,笔者也希望中共会为屏蔽互联网而付出代价,像弗里德曼所期望的那样。

如果撇开弗里德曼对川普的不实指控,人们不难发现,川普总统没有扼杀美国的民主,而恰恰相反,川普和保守派的美国民众,正是利用了网络世界的工具,摆脱了主流媒体的桎梏,而捍卫了美国的自由和民主。当然,当网络的这一功能被邪恶势力所意识到、所惧怕,而开始悍然的对川普和保守派人士进行封杀、关闭账号、清除视​​频的时候,它们对美国自由和民主的短暂贡献,就立即烟消云散了。

网络在爱国者和传统的、保守主义者的手中的时候,的确起到了传播真相、澄清事实、保护民主的作用。而当网络(网络公司、网络巨头、社交媒体)屈服于邪恶的和黑暗的势力,屈服于大财团和资本,屈服于共产主义的淫威的时候,网络就堕落了!

网络本身,是基于保护西方民主、防止前苏联共产主义的核导弹而发明、创造、兴建起来的,也起到了这个作用。但如今,它恰恰跌倒在中国共产主义者的手里。人们惊讶地发现,这不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而竟然是得之桑榆,失之东隅!

民主的成败与否,在于操作民主制度的人们,是否具备一定程度的道德水准,是否愿意按宇宙的根本特性,诸如真诚和善良,去运作;还是在道德败坏的情况下,允许舞弊、造假、伤害别人,偏离真诚和善良的本性。网络是否能够起到正面的作用,在于操作网络的人们,是在追求正义和良知,还是在追随邪恶和无道。这一点,才是美国200年的民主制度能否继续、最为关键的问题。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9/1559017.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