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友群:习近平面前的四个“大坑”

作者:
可以预见,2021年,反习势力仍将以“个人崇拜”、“修改宪法”、“大权独揽”等作为攻击习的借口,江、曾在习的左右内外安插的亲信肯定会联手倒习。而习肯定会继续以反腐的名义清洗对手。

正处于危机中的习近平

明年中共将召开二十大,习近平能否三连任,成为习的生死大关。

1月22日,习在中纪委五次全会上说,腐败是中共面临的“最大风险”;反腐是一场“输不起不能输的政治斗争”。1月23日,新华社发表文章称,“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一些腐败分子结成利益集团,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

习在2013年初发起反腐打虎战役。到2017年10月中共十九时,习说“反腐败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到2018年12月13日,中共政治局会议称,“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既然如此,为什么到了2021年1月习还这么说?新华社还在谈有人企图篡党夺权?

因为中共的反腐压根儿就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中共党政军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江泽民曾庆红依然逍遥法外,腐败的“大树”未倒,“猢狲”未散。

以江、曾为首的中共“深层政府”、“影子政府”、“北京沼泽”,成为习最大的“恶梦”。至今为止,他们至少给习挖了四个大坑,让习往里跳。

一,个人崇拜

习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成为党魁前,没有什么特殊政绩,只是一个很平常的中共官员。当时,有两个红二代:一是中共元老薄一波之子薄熙来,二是中共元老习仲勋之子习近平。这两个人,前者异常高调,飞扬跋扈,咄咄逼人;后者表面看上去憨厚老实,为人也比较低调。中共元老权衡来权衡去,最后选了习当接班人。

习上台后,不想跟他的前任胡锦涛一样当傀儡,听任以江、曾为首的“深层政府”摆布,发动了反腐打虎战役,企图从江、曾手中将最高权力夺到手。此一战,因习心存“头上三尺有神明”之念而得天助,从“举步维艰”到“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最后习占上风。习五年查处440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矛头一度直指江、曾。

江、曾一看大势不好,以退为进,在中共十九大前与习达成妥协:江、曾认可“习核心”地位,习不追究江、曾的腐败责任。但是,暗地里,江、曾内外布局,到处给习挖坑。其中的一个大坑是,指使其主管宣传的亲信对习歌功颂德,把习吹得晕晕乎乎。

中国自古就有“捧杀”之说,东汉泰山太守应劭辑录的《风俗通》中即有此例。1919年5月9日,蔡元培辞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时引用这个典故说:“吾倦矣,‘杀君马者道旁儿’”。意思是说,杀你马的人,就是站在你旁边给你的马鼓掌的人,夸之者即是害之者。

“捧杀”习的人,初为江、曾的亲信、主管宣传的十八届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现为江、曾的亲信、主管宣传的十九届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

二,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

2018年3月11日,中共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取消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这一做法在海内外引发轩然大波,至今批评之声仍未平息。

习之所以认同此举,是因为他反腐打虎得罪人太多,担心下台后有人找他算总账。习以为,修宪后,他可终身任职,进而可保证他和他的家人的安全。但是,此举除给习招来骂声一片外,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第一,它破了邓小平确立的“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的规矩。1982年中共宪法规定,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到2017年,这个规定已实施35年。这个规定被认为是邓小平“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的重大成就。从邓小平到江泽民到胡锦涛,至少从形式上做到了没有终身任职。

第二,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没有任期限制。习即使不当国家主席,仍可当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大可不必搞什么国家主席终身制。

第三,中共国家主席没多少实权,更多的,是一个礼仪性职务。当年,刘少奇是中共国家主席,毛泽东要打倒他,说打倒就打倒。当年,林彪提出要设国家主席,毛泽东坚决不同意。林彪倒台后,他建议设国家主席竟成了他妄图“篡党夺权”的罪证之一。对中共来说,国家主席可有可无。

第四,中共迷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掌握军权,谁是真正的“老大”。1992年春,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当时,邓只是一名中共党员,无任何职务。但是,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必须听邓的。不听,邓就可以将他赶下台。此前,邓已将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两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赵紫阳赶下台,因为军权在邓及其亲信手上。

胡锦涛曾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但胡必须听江的。不听,江随时可将胡拿下,因为当时军权在江的亲信手上。

2018年修宪以来,反习的人当中,很多都将习“修宪搞终身制”作为习的一大罪状。对习来说,修宪、废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实乃一大蠢招。

这个主意是谁出的?可能是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2017年9月29日,中共政治局会议决定修改宪法,成立修宪小组,组长是时任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副组长是时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由于张德江将在同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退休,只是挂名而已,栗战书是当时习的中办大管家,事务性工作很多,这个小组可能主要是王沪宁在操办。

王沪宁是江、曾安插在习身边最重要的亲信,先后为三任中共党魁——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服务,被称为“三朝国师”,中共最高“智囊”,其最重要的职责,就是替中共党魁出谋划策。

利用负责修宪之机,王沪宁给习出这个主意,乍一看,是替习着想,也对习的心思,实则用心极险。

三,让习什么都管出了问题都是习的责任

习近平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集党政军最高权力于一身。

习还是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中央外事委员会主任,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主任,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总指挥等。

有外媒报导说:“习近平的头衔如此之多——超过10个,而且还在增加——以致于有人称他为‘万能主席’”。

习给自己头上戴这么多头衔干什么?是习事必亲躬、励精图治的勤政表现,还是他不放心?不安心?不得已?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程晓农分析说,习近平扛着这么多职务其实是很辛苦的,他主要是不得已。他没有一个得力的、信得过的班子,政治局其他几个常委都指靠不住。他自己不做,就会乱套。

我觉得这个分析有一定道理。特别是习上台前五年,用“小组治国”,将分散在江、曾亲信手中的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上,做成了一些大事。

至中共十九大时,习的个人威望和权势达到顶点。居最高位者,理应抓大放小,腾出时间、精力,研究带方向性、全局性、长远性、根本性的重大问题,制定战略与策略,善用人才实施之。因此,居最高位者,应尽可能少兼或不兼其他职务。

但是,中共十九大后,习兼的职务越来越多,看似大权独揽,实则疲于奔命,以至于中美关系恶化到极点,香港“一国两制”被摧毁,以“一国两制”统一台湾成泡影……民怨沸腾,危机四伏。

让习什么都管,整天忙得团团转,根本没有时间、精力想大事,让习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然后把责任都推到习头上,这可能是王沪宁等给习挖的又一个“大坑”。

四,在习身边安插很多亲信

江、曾是中共“深层政府”的总头目,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内到国外,到处是他们的亲信。

七名十九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王沪宁、韩正赵乐际都是江、曾的人。李克强原本是胡锦涛提拔的团派人物。王沪宁利用他掌控的宣传机器,不断在习李之间制造不和,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间离习李的作用。汪洋也被认为是团派人物。七名中共政治局常委,习真正的亲信,只有栗战书一人。

另有一位被称为“第八常委”的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原本王助习反腐打虎立下汗马功劳,但是,由于江、曾海内外人马使出浑身解数间离习王,从某种意义上说,收到了间离习王的效果。

习上台前,军队长期掌控在江及其亲信手上。江、曾的两大亲信,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大卖官职发横财,是公开的秘密。有报导说,郭伯雄之子郭正钢曾讲:“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

习上台八年多,北京卫戍区军政高官换了七人,司令员换了四个:郑传福、潘良时、王春宁、付文化;政委换了三个:高东璐、姜勇、张凡迪。为什么?习对谁都不信任。

2月10日,中共举办新年团拜会,习的周围竟安排了一批黑衣人,专门负责监视出席会议的各类高官。习的不安全感,举世皆知。

中共激烈恶斗正上演

2021年,是中共内部反习势力搞掉习的最后一次机会。

美国政局的巨变,特别是美国“深层政府”用尽全部气力,花了四年时间,将川普赶出华盛顿,更是给中共“深层政府”搞掉习以巨大鼓舞。

可以预见,2021年,反习势力仍将以“个人崇拜”、“修改宪法”、“大权独揽”等作为攻击习的借口,江、曾在习的左右内外安插的亲信肯定会联手倒习。而习肯定会继续以反腐的名义清洗对手。

习称反腐“输不起不能输”表明,习已意识到危险在即,但是,习并没有认识到危险的根源何在,中共江、曾的主导下早已成为全世界最腐败的党,习却仍一个劲地保党。

上述四个“大坑”,都是江、曾及其亲信利用习的“保党”情结而挖的。如果习继续保党,必将身陷大坑,自食恶果。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2/1560138.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