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共对公民工龄清零 或有千万人退休金被吞

2018年,“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组成“千人公民起诉团”。(视频截图)

2021年2月24日,大纪元收到读者来信,信中控诉中共当局以非法手段清零上千万劳动者的工龄,侵吞他们的退休金。

来信曝光中共当局对公民实施“工龄归零”,致使受害人陷入“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的绝境。没有退休金、医保待遇,很多人在生存线上挣扎,有的人甚至因为拿不到退休金而被迫卧轨自杀。

2018年1月8日,上千名来自中国大陆和曾经在大陆工作过,后移民海外的华人,公开连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中共当局剥夺公民工龄、侵占公民合法退休金。据受访人透露,当年的投诉并未得到任何回应。

“制度性的剥夺弱民政策”

2021年2月24日,大纪元记者采访了两位参与2018年全球华人连署的代表。

姜福祯,山东青岛人,作家。1989年参加六四运动后,被中共当局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8年。

姜福祯透露,在入狱之前,自己已经有15年工龄,“出狱后工龄即被清零。无奈之下,我只能自己花钱买社保,现在每个月只有1200元的退休金。”

后来姜福祯和其他一样遭遇工龄归零的受害者,共同起诉北京人社部。“他们(北京人社部)不受理。当时他们属于现在的国务院,首先我们找了信访办,但被告知不归他们管。我们就给人大常委会写信,也给国务院写信了。我们又要求人社部信息公开,公开当年和现在支撑‘工龄归零’的文件。”

“前年我们已经走完了所有的法律程序,最终败诉。(中共的‘工龄归零’)实际就是抢劫我们的个人财产,这就是一种制度性的剥夺。他(中共政府)就是要这些人吃不上饭,让这些人为了生存忙碌,不再去想别的事。我们是坐过牢的人,不论是政治原因还是其它原因。他们(中共政府)认为这些人是有所谓‘反政府人格’。这种制度本来就是为(对付)‘反革命’设计的,后来又推广到所有坐过牢的人了。”

“它(工龄清零)就是弱民势的一种。让你忙碌,让你不能去想别的。如果收入高了,就会去想别的事情,去追求民主、自由。越不服从的人,就越让你处在弱势地位。就是一种变相的打压,这种坐法是非常可恨的。”

“不仅仅是被判过刑的人‘工龄归零’。丢了档案的人,还有故意扔掉劳动者档案的情况,这些人的工龄都不被承认了。还有被单位辞退的;不正常辞职的;或者(工龄)中间中断过的,很多种情况,都会造成‘工龄归零’)。我估计能有几千万人(工龄归零)。”

另一位受访者王海(化名),也曾经因参加声援六四的演说活动,被中共当局判刑10年。在1989年之前,王海有13年的工龄,被清零。

王海透露,自己也是需要自费投社保和医保。“现在退休金只有1249元钱,只够一个人吃饭的钱。如果生病就不能保障生活了,养家糊口更不可能了。我只能继续工作,因为孩子还小,我需要工作到80岁才行。”

王海披露,“50年代,当时的国家内务部给上海当局的一个答复函中规定,凡是判刑的,以往的工龄归零。当时主要是‘政治挂帅’,搞阶级斗争嘛。但(1992年)相关政策已经改变,1992年以前的‘视同缴费年限’与1992年实行个人缴费制度以后的‘缴费年限’,两种工龄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

“但是,他们(中共当局)不管,谁如果开了头,就不是一例、两例了,会出现巨大的资金缺口。这些官员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了保‘乌纱帽’,没有人管。现在还活着的人,因为判刑被剥夺权益的人,工龄清零的,人数不下千万人。这还不包括在农村的人。”

读者在给大纪元的来信中提到,关于退休人员工龄军龄被清零的事实,举个例子:假设一个人1962年参军,1982年转业到地方企业,1990年因为举报企业领导贪污被企业除名处理,那么2002年退休的时候他全部工龄军龄会被清零,即使想从1992年开始补交都凑不够15年的缴费工龄,国家用零退休金来回报这位给国家献出了几十年青春的公民,这是多么无耻的政权才能做出的事情?这是对千百万工龄被清零者的种族灭绝!

这位读者同时写道,“司法公正决定社会正义。如果司法不公,就只能依靠杨佳这样的悲剧来推动社会进步,这是一个国家和社会的不幸。”“不要忽视践踏人权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当所谓法律肆无忌惮地把守法公民逼到墙角的时候,可想而知社会将会收获什么结果。”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胡元真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6/1561692.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