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日韩人士遭误打 是整个文明的隐堕

—乱打人

作者:
一向都寅是寅卯是卯的,现在却频有日韩人士遭到误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全球化将所有色彩的气味都渐成一体,还是西方本地人懒惰没有再做功课?不论如何,美学的缺失是广泛的问题。

 

陆续有韩裔和日裔人在美国被当作中国人殴打,此一趋势颇令人迷惘。

暴力是不对的。令人迷惘的是为何韩国人和日本人会被误认为中国人?在品味气质之上,一个日本人行走在巴黎、伦敦、纽约街头,其衣着、举止、仪容,透露出的一组密码,一个精明的洋人,三十年前应该分得清楚。譬如同样是艺术家或创作人,出现在康城影展,坂本龙一和张艺谋站在台上是一双,章子怡和黑木瞳又是另一对,对东亚电影市场有认识的法国人,一眼就看得出来。

至于韩国人,比较是一个问题,因为处于两者之间。在外国见过韩国的大妈旅行团,中年妇女都染黑发,穿裤子,衣装颜色比较俗艳,唯未至于一个像一盏会行走的大红灯笼,另一个如一枚人肉大杨桃。喧哗分贝是有一点,唯若用仪器量度,肯定仍远低于一海之隔的大连或山东。有一点文化经验,这三个层次,是分辨得出来的。

瘟疫期间,西方文明国家的基层市民是有一点情绪波动,但以Netflix电影国际平台之普及,西方人在街头却分不出这三种人,到底是日韩裔人士这几年衣着举止修养有所松懈而不自知,还是西方人的触觉和辨别能力大为迟钝,此一深层次问题值得研究。

三十年前,在洛杉矶、唐人街和日本城,毕竟是泾渭分明的。

在大学校园,极少数的日本留学生也有高度的自觉,发型、衣着、打扮,个个都知道刻意与其邻国划清界线。男生都木村拓哉的发型,简约主义的素黑服装——在这方面无印良品帮了不少——虽然也内敛,眼神含蓄而绝不闪烁,由图书馆出来,一只青苹果加一客三文治,与几个美国和国际学生坐在秋天的青草地上,半地黄叶,遥对校本部百年的钟楼,融洽地笑谈着,有整体的人和风景的视觉融洽意识,本身就像一盘妆点有道的和食。旁观者清的你就知道,那个位坐在中间唯一的亚裔年轻人,来自日本。

一向都寅是寅卯是卯的,现在却频有日韩人士遭到误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全球化将所有色彩的气味都渐成一体,还是西方本地人懒惰没有再做功课?不论如何,美学的缺失是广泛的问题。毕竟西方的下一代,也不再读诗,少听古典音乐,也不上教堂——渐渐他们自己也分辨不清哥特式建筑和巴洛克的分别,最低级的种族主义者,只见到单黄皮肤一项,而不知此不可以Taken out of context,for the sake of the skin colour,要配合其他元素,还有许多层次。这才是整个文明的隐隐的堕落,真是呜乎哀哉。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8/1562644.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