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陶杰:一国两制B版 就像金庸改写黄药师梅超风有一腿

作者:
以后要不要反对派呢?当然要。一个大老板营运公司,不会完全相信CEO。大老板不希望行政总裁和他的副手情如手足,两个高级打工仔结拜兄弟,只会让高层B与高层A不和,B来打A的小报告,A也与B势不两立。B反对A可以,因为我想从B的嘴巴里知道A在搞什么鬼,交上来的数目是否真确,我可以分而治之,但B不可以把我的厂也想拆掉。

香港大洗牌,进入新朝代。你说已经是一国一制,但中方说:仍然要玩一国两制

说一国一制没有错,但中方说还是一国两制,也没有错。因为以中方的角度:由戴卓尔夫人和邓小平商谈出来的一国两制第一版本,在“国安法”通过之日起,已经结束。今日开始,香港进入后邓小平时代,亦即由习近平定义的一国两制第二版本。

一国两制的后邓小平时代第二版本,特征就是本来中方三心两意勉强让你保留的一点民主制度结社新闻言论自由,通通取消。但是另一方面,香港身为简单税制、低税甚或免税的贸易自由港;港币维持与美金挂钩自由兑换的中介货币,一切不变。

至于法治,夹在中间,是比较敏感的问题。中国相信,即使连同司法清场包括香港法官的人选,只要香港维持其他的经济金融自由制度,西方的资金照样进来。

因为中方认为:在新加坡,李光耀从来不容许批评政府,新加坡的法庭也不会有独立的政治判决。远东经济评论曾经批评李光耀,被新加坡政府控告诽谤,新加坡的法庭照样判决诽谤罪名成立。中方认为:一九九七年之后,我容许香港的高度自治程度,已经比新加坡还宽松很多,但敬酒不喝喝罚酒,香港的泛民主派和一些其所认定的幕后势力,还要得寸进尺。于是忍无可忍,这一次中方亲自下场,把林郑月娥班子什么的一起往一旁猛力一推,自己搬来一张凳子坐下,撸起衣袖,一手抢过林郑月娥这帮人手里再整弄的一副扑克牌,一拍桌子,直接与美国和西方对干。

那么以后要不要反对派呢?当然要。一个大老板营运公司,不会完全相信CEO。大老板不希望行政总裁和他的副手情如手足,两个高级打工仔结拜兄弟,只会让高层B与高层A不和,B来打A的小报告,A也与B势不两立。B反对A可以,因为我想从B的嘴巴里知道A在搞什么鬼,交上来的数目是否真确,我可以分而治之,但B不可以把我的厂也想拆掉。

所以香港的反对派,也是中国重新定义的反对派。冯检基、狄志远、郑家富、单仲偕这类老反对派,将可获准复出。六四烛光会停办两三年。

毕竟金庸小说也改写了两三次,改成黄药师竟与梅超风有了一腿,读者喜不喜欢不重要,但作者年纪大了,心态变了,作者喜欢。

小说读者没有反对声音,尚且如此。何况香港政治。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10/1566648.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