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蓬佩奥首曝2次中美会谈内幕,我会这样做;“实际进展可能比公众看到的更好”

看穿美国纸老虎 ? 中俄高调夹击拜登;蓬佩奥点破中共为何咄咄逼人;嘲笑民主党"深度绑定"黑命贵;稀土战开打,日澳联手抗中共,三菱商事出手;美中高层会晤,全世界都在为其打分;美中谈判同时,中共银行引入华尔街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阿波罗网热点直击美国政治,我是李雨函,今天是3月21号,星期日。本集共有10条新闻和评论。

美中谈判同时,中共银行引入华尔街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稀土战开打,日本澳大利亚联手抗中共,三菱商事出手。

【犀利评论】3篇:新三国演义:中共是曹魏,但美俄不是蜀汉东吴。看穿美国纸老虎?中俄高调夹击拜登。美中高层会晤针锋相对,全世界都在为其打分。

“实际进展可能比公众看到的更好”,看看谁在什么地方说的?可信吗?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点评。

蓬佩奥深度分析中美会谈3条,预言北京冬奥会中共或扣留外国运动员。蓬佩奥点破了:中共太了解拜登所以才咄咄逼人。蓬佩奥还首次大曝这次和上一次中美会谈内幕。

阿波罗网编译】报道蓬佩奥说:民主党"深度绑定"黑命贵,中共知道黑命贵是全球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伙伴,才会幸灾乐祸。拜登政府所为不能接受。如果是我,会这样做。

感谢朋友们对我们的赞助,订阅,点赞,转发和留言。不要忘了打开小铃铛,有人观众的订阅被取消了,请检查。祝您周末愉快。

下面请看详细内容。

看穿美国纸老虎?中俄高调夹击拜登

据事先规划,阿拉斯加两天会谈分三轮。中共首次和美方对谈本想破冰,想求美国解除制裁,现在变成大胆放马挑战美国,公开实拳重击对方。布林肯直击中共要害,提出新疆、香港、台湾、网路袭美及中共胁迫美国盟友。杨洁篪立即反驳。

美国世界日报社论说,中共这次有备而来,可能因内部需要,所以铁了心公开挑战美国。北京似认为美国疫情严重、政治分裂,已是纸老虎,公开挑战美国不代表国际,民主选举制度让人失去信心、美国屠杀非裔等。

中共表现强硬,可能也和拜登17日指摘普京是“杀手”,引发普京召回驻美大使抗议,并暗讽拜登健康有恙,要单挑拜登视讯辩论有关。美俄关系陷入低潮,给中共联俄夹击美国的机会

川普总统对俄罗斯软硬兼施,对北京采全硬立场。如今拜登似把北京与莫斯科逼到一起,各方要看拜登像川普一样敢说敢做,或只说不敢做?而“科技民主联盟”遏制中共是否更有威力?

新三国演义:中共是曹魏,但美俄不是蜀汉东吴

近日,“对观点”文章说,普京完全是拜登转移美国和西方对抗中共的攻击靶子,但普京很聪明没上当。

拜登于美东时间17日接受《ABC》访问时将矛头对准俄罗斯扬言制裁,说“普京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试图让自己落选”,他将为此“付出代价”;《ABC》配合火上加油问是否认为普京是“刽子手”,拜登回答“是的”。

俄罗斯对此怒不可遏,当晚便召回驻美大使;普京更回呛拜登“你在说你自己”,可认为普京是指民主党的大规模选举诈欺。隔日普京在俄罗斯电视台表示,他“祝他(拜登)健康”,并说没有要酸他或开玩笑。普京也指出,莫斯科不会和华府断绝关系,但会在“有利于”俄罗斯的条件下和美国合作。

接下来18日美中会谈,是拜登上任后美、中双方首次正式外交接触,但显然被中共的“战狼外交”压制,丝毫不见川普执政时的强势与中共的退让。

拜登先前就表态跟中共是“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但中共毫不领情更不给面子。拜登强调的多边合作外交回到欧巴马时代,中共对拜登的待遇可能比欧巴马还差。

来回忆一下2016年9月于中国杭州召开的G20峰会,美国空军一号降落机场,中共却派一名不懂英语的司机运来客梯车,双方发生争执;结果欧巴马无法从主门出机走红毯,只能从机腹一扇小门从自备折叠梯出来。

之后,中共安全官员用隔离带将白宫记者团拦在外面,让他们无法靠近欧巴马拍摄,就连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莱斯也被中国官员阻拦。一名中共官员大声对一名白宫官员喊:“这是我们的国家,这是我们的机场”!中共媒体还反复播放这个画面,大扬中共战狼势头。

2016年9月3日,欧巴马搭乘空军一号抵达中国杭州参加G20,被中国羞辱从机腹小门走折叠梯下飞机。

美中谈判同时,中共银行引入华尔街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

就在这次美中谈判明面交锋的当天,大陆金融领域出现了与美国华尔街公司相关的消息。

3月19日晚间,招商银行公告,其全资子公司招银理财拟引入“摩根资产管理”,作为其外部战略投资者。

公告称,本战略投资者出资约人民币26.67亿元,其中约人民币5.56亿元计入招银理财的注册资本。增资完成后,招商银行持股90%,战略投资者持股10%。

据悉,此次引入的战略投资者是摩根集团资产管理板块,在亚洲的投资部门和主要运营实体,摩根集团间接持有其100%股权。

同日,中共银保监会发布“关于修改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进一步明确外国保险集团公司和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外资保险公司的准入标准。

实施细则修改前,外资保险公司的外方股东仅限于外国保险公司。修改后,可以投资入股的外方股东增加为三类,即外国保险公司、外国保险集团公司以及其它境外金融机构。同时,进一步规定外资保险公司的外方唯一或者主要股东应当为外国保险公司或者外国保险集团公司。

此外,中共银保监会发文取消了合资寿险公司的外资比例限制,此次修改删除了实施细则中有关外资股比的限制性规定。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2/1571309.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