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汗毛倒竖的真实:德国穆斯林政客为何投票支持同性恋婚姻?

作者:
基尔帕特里克:青少年幻想圣战者将在天堂得到72个处女的奖励,这是恐怖行为的主要动机之一。穆斯林相信,圣战行为将消除你过去的罪孽,并为你和你的父母赢得在天堂的一席之地。

2020年选举的混乱及其后果转移了国家对政治伊斯兰教的长期威胁的关注。煽动健忘症的是基督教教会——梵蒂冈带头——关于“和平宗教”的迷觉鼓点。

但是,虽然伊斯兰教已经从公众的脑海中退去,而伊斯兰教的野心却依然存在。拜登总统*准备通过重启伊朗核协议来促进这些目标。

教皇方济各3月以“共存”的名义访问了伊拉克大阿亚图拉阿里·西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 Sistani),忽视了伊斯兰教对宗教主导权的追求。梵蒂冈缓缓推进,新近推出的十部分网络研讨会,将耶稣的母亲重塑为“玛丽亚,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信仰典范”

2021年3月6日,教皇弗朗西斯在伊拉克纳杰夫进行访问时,受到伊斯兰教什叶派最权威的人物之一——大阿亚图拉阿里·西斯坦尼的欢迎。

著名伊斯兰教观察家威廉·基尔帕特里克(William Kilpatrick)警告基督徒不要轻信多元文化和谐的幻想。他同意谈论对这种扩张主义意识形态的动机原则的误解。

基尔帕特里克写道:“从历史上看,基督教一直是欧洲抵御伊斯兰化的最坚固堡垒。这一遗产已经被挥霍殆尽,几乎丧失殆尽。”他最新的著作《天主教徒需要了解的伊斯兰教》就是为了夺回这一遗产而做出的努力。

莫琳·穆拉基(Maureen Mullarkey):你一直在警告我们那个我们可能会称为根本原因谬误。许多主流评论将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起源解释为外交政策问题或社会经济因素。你拒绝这种推理。为什么这么说?

基尔帕特里克: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根本原因是伊斯兰教。历史上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的冲突主要是宗教战争。它们并不像许多同时代的人所说的那样,是争夺资源的战争。伊斯兰教的信条盖过了了关于“和平宗教”的溢美之词。

正是对伊斯兰教的信仰为圣战分子提供了动力。圣战学说——穆斯林有宗教义务与不信教者作战的信念——在《可兰经》、圣训和《穆罕默德的一生》中有着坚实的基础。它也植根于伊斯兰历史上漫长的血雨腥风中。

热衷于暴力圣战并不是因为贫穷或社会正义问题。暴力是一种神学上的要求。《可兰经》明确指出,行善或在清真寺祈祷不如为真主的事业而战(9:19-20)。

莫琳·穆拉基:这指向了伊斯兰教的天堂概念。为什么非穆斯林要担心天堂里的那些处女?

基尔帕特里克:青少年幻想圣战者将在天堂得到72个处女的奖励,这是恐怖行为的主要动机之一。穆斯林相信,圣战行为将消除你过去的罪孽,并为你和你的父母赢得在天堂的一席之地。

非穆斯林不想成为一些年轻穆斯林通往天堂的门票,他们有一种既得利益,那就是去揭穿这种对男性友好的、对来世后宫的描绘。没有处女,你就失去了参加圣战的主要动机之一。

莫琳·穆拉基:穆斯林相信《可兰经》是由神指示的。因此,任何试图质疑文本的行为都是亵渎神灵的。批判这种信仰的可行性如何?

基尔帕特里克:但最终,他们的理由都是假设《可兰经》是由神指示的。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对这一信仰的辩护却异常薄弱。归结为:他们说,《可兰经》是一部如此杰出的文学杰作,只有神才能写出它。

然而,《可兰经》必须是现存最拙劣的书籍之一。历史学家和散文家托马斯·卡莱尔(Thomas Carlyle)将其描述为“令人厌倦的、混乱的杂乱无章”。虽然《可兰经》中偶尔有一些抒情的段落,但从整体上看,它缺乏连续性、连贯性和清晰度。无论作者是谁,他都有一定的诗歌天赋,但实际上没有创作技巧。事实上,从作文的角度看,几乎从书架上抽出的任何一本书都比它写得好。简而言之,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创世者居然没有能力把它写得更好。

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上帝写了《可兰经》。另一方面,《可兰经》本身就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它是纯粹的人为捏造。例如,书中有许多“方便的启示”,这些启示似乎是为了给穆罕默德一个好处(例如,他想要多少个妻子就有多少个妻子;更多的战利品)或帮助他摆脱困境。

《可兰经》经不起《圣经》一个半世纪以来的那种批判性的文本分析。但是,出于明显的原因,经文学者一直不愿意承担这项任务。

莫琳·穆拉基:圣战暴力不是全部。你还提请大家注意隐形或文化圣战。你说的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基尔帕特里克:隐形圣战是伊斯兰版的左派在机构——学校、法院、媒体、企业、政党,甚至教堂中的长征。和左派的“社会正义”战士一样,伊斯兰文化战士也遵循同样的游戏计划。

隐形圣战打着民权的旗号推进伊斯兰议程。左派激进分子和伊斯兰活动家都在呼吁广泛认同的西方价值观,如宽容和尊重多样性。

但无论是左派还是伊斯兰教徒都没有表现出对他人权利的尊重。就像同性恋激进分子很少考虑他们起诉的基督教面包师的良心自由一样,穆斯林激进分子,尤其是欧洲的穆斯林激进分子,也很少考虑批评伊斯兰教的人的言论自由权利。

在今天的欧洲大部分地区,伊斯兰教亵渎法压倒了对言论自由的保障。

我们正处于一场两线文化战争中——一方面是反对左派,另一方面是反对隐形圣战。目前,我们在两条战线上都输了。

莫琳·穆拉基:你写道,基督徒天真地认为穆斯林是反对世俗主义的盟友,伊斯兰家庭价值观和基督教家庭价值观是相似的。穆斯林反对性放任和其他世俗主义的热情。他们坚持谦虚、贞洁和虔诚。你如何解释这两者的区别?

基尔帕特里克:基督教的家庭价值观在传统的伊斯兰文化中没有实质性的等同物。基督教的性规范和基督教对婚姻忠诚的强调鼓励对女性的尊重。相比之下,伊斯兰的性伦理贬低了女性的价值。而这种贬低是传统穆斯林家庭中家庭暴力高发的原因。

在(穆斯林)“家庭价值”中,排在第一位的是男性荣誉——这种荣誉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男人控制生活中的女性的能力。妻子或女儿如果可能危害到丈夫、父亲或兄弟的荣誉,就有可能受到严厉的惩罚,甚至死亡。

穆斯林男性对女性的控制不仅限于名誉杀人,还包括女性生殖器切割,这是一种旨在抑制性欲和保护贞操的残忍行为。其他做法——强迫婚姻、童婚、临时婚姻、一夫多妻制、殴打妻子和轻易离婚(对男性而言)是伊斯兰社会经纬的一部分。这些做法的盛行掩盖了基督徒和穆斯林有着相似的家庭价值观的概念。

莫琳·穆拉基:2017年,德国议会投票支持同性婚姻。联邦议院的6名穆斯林议员也都对“全民婚姻”措施投了赞成票。这是不是说明穆斯林可以同化西方文化,适应西方文化的平等理念?

基尔帕特里克:不,它不是。如果你把穆斯林的投票视为一种策略措施,就不会这样说了。对同性婚姻的投票,通过瓦解传统犹太-基督教对婚姻的理解,即婚姻是一男一女之间的纽带,为一夫多妻制打开了一扇门。

穆斯林成员的投票可以被看作是使伊斯兰教法合法化的一个隐蔽步骤,同时,也破坏了一个关键的文化制度。就像同性婚姻一样,一夫多妻制是西方社会的一种不稳定力量。而家庭结构和经济的不稳定是一场渐进式文化战争的武器。它从内部削弱西方文化,从而达到圣战的目的。

莫琳·穆拉基:穆斯林崇尚耶稣,尊敬玛利亚。他们施舍、朝圣、每天祈祷。基督徒和穆斯林真的有那么大的差距吗?

基尔帕特里克:穆斯林所崇敬的耶稣不是福音书中的耶稣。《可兰经》把他贬低为为穆罕默德开路的使者。他被大大贬低,被称为“马利亚之子”,以诋毁基督教的核心信条:相信耶稣是上帝的儿子。

事实上,《可兰经》否定了基督教的所有核心信仰——三位一体、道成肉身、受难和复活。然而,穆斯林的辩护人继续强调这两种信仰之间所谓的相似之处,以创造对伊斯兰教的正面看法。一个穆斯林组织在高速公路上竖起广告牌,上面写着:“穆斯林也爱耶稣”。不幸的是,一些基督徒很容易被欺骗。

至于施舍,严格来说是对其他穆斯林的义务。伊斯兰教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宗教,它认为穆斯林是“最好的人”(《可兰经》3:110),非穆斯林是“最坏的生物”(98:6)。当穆斯林国家遭受自然灾害时,往往不向基督教和其他非穆斯林居民提供救济方案。

简而言之,“慈善为人人”的概念与伊斯兰信仰格格不入。同样,把伊斯兰朝圣与基督教朝圣相提并论也是牵强附会。穆斯林最重要的朝圣是去麦加——所有非穆斯林都被禁止进入的城市。

莫琳·穆拉基:玛利亚在《可兰经》中不是受到了很高的尊重吗?这难道不值得梵蒂冈把她作为通往伊斯兰教的桥梁来宣传吗?

基尔帕特里克:(穆斯林教义里的)玛利亚和耶稣一样,是穆斯林,不是犹太人或基督徒。她之所以重要,只是因为她是穆斯林先知的母亲。如果说马利亚是真主之母,那是一种亵渎:“真主不许他自己生儿子!”(19:35)

她出现在《可兰经》中的原因与耶稣出现在那里的原因相同,即否定基督教关于耶稣神性的说法。穆罕默德把《旧约》和《新约》中的故事写进了《可兰经》,以吸引生活在阿拉伯的基督徒和犹太人加入他的新宗教。

莫琳·穆拉基:在你的书中,你坚持认为基督教会已经成为伊斯兰教的帮凶。它应该如何回应伊斯兰教的挑战?

基尔帕特里克:它可以从摘下玫瑰色的眼镜开始。自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1962-65年)以来,很多教会当局对伊斯兰教持有一种盲目乐观的观点。我把它称为“共同点”的方法:强调基督徒和穆斯林所谓的共同点,而忽略其他。

教皇方济各是基督教在世界上最明显的代表,他一直站在最前线,努力把所有的宗教都呈现为大致平等、同样优秀的宗教。简而言之,他鼓励了那种促进伊斯兰教对西方机构渗透的天真。尽管方济各经常谈到需要建造桥梁,而不是墙壁,但从比喻的角度来说,他在伊斯兰教周围建造了一堵巨大的保护墙,使其免受批评。

我们正在见证伊斯兰教作为一个巨大而危险的力量的复活。但是,许多基督徒并没有把这当作一个准备精神和文化战争的信号,而是把它当作一个展示他们宽容的机会。他们邀请伊斯兰教更深入地融入我们的文化结构——一种在很大程度上由基督教塑造的文化。

威廉·基尔帕特里克(William Kilpatrick)是几本关于伊斯兰教的书的作者,包括《基督教、伊斯兰教和无神论》和《圣战政治不正确指南》。他的工作得到了Shillman基金会的部分支持。

莫琳·穆拉基(Maureen Mullarkey)是一位写艺术和文化的艺术家,也是《联邦党人》的撰稿人。她有着网络博客“Studio Matters”。

原文链接:https://thefederalist.com/2021/03/22/why-muslim-politicians-vote-for-gay-marriage/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联邦党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5/1572750.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