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马歇尔被中共洗脑 国军遭全面武器禁运 大陆沦陷

—美国三次误判中共的历史教训

作者:
10月5日,中共抓住马歇尔惧怕谈判破裂的软肋,以退出谈判来要挟。马氏竞不顾五星上将的荣誉和美国国格之尊严,追随周恩来到上海,假设饭局乞求其返回南京,被周一顿训斥责骂后,灰头土脸,悻悻而回。蒋在日记中说:“此次马特飞沪访周,竟碰壁至此,此其认为从来所未曾遭遇之侮辱,从此或可觉悟共匪之不能相与乎?”

蒋介石夫妇与马歇尔

事已至此,蒋介石认为必须放弃政治解决。这才有上文提到的1946年6月国民党中央党部纪念周上的讲话。为避开马歇尔的纠缠,蒋介石远上庐山,指挥关内国军剿共。蒋明知此举会与马歇尔直接冲突,但为了国家免于赤祸,无惧美国可能的制裁,表现出一个大国领袖的道义担当和顽强的反共意志。

有人以此批评政府不要和平。但问题是停战令就像美国强加的不平等条约,剥夺了主权国家政府使用合法武力平乱的权力。更何况共匪在停战令生效的第二天,即在山东等地向国军发起报复作战,政府宽延两次仍不悔过。因此,国军挣脱美国的无理束缚,采取军事行动实乃天经地义,毋庸置疑。

而马歇尔在历时半年,与共匪两次和谈均无效的情况下,仍不肯承认美国调停政策的失败,在两个月内八上庐山,逼蒋停战和成立各种名目的谈判小组与中共扯皮。蒋介石则坚持,可以谈判,但共匪必须无条件接受政府方案,否则不轻言停战。蒋告诉马,共匪只能靠优势武力收服,希望美国盟友理解和协助。但他得到的竟是杜鲁门的警告信:如果和平解决无进展,美国将重新审定对中华民国政府的支持。马也强词夺理说,和谈虽然不能保证共党不再叛乱,但更有和平之希望,因为战争会导致经济混乱,而经济混乱则是共产主义滋生的温床。可问题是,共党在中国已经泛滥成灾,并正在武装颠覆政府,而不是什么滋生的问题。那段时间,共匪正集中兵力组建野战军,全力反叛政府。蒋不但要指挥前方作战,还得分心应对身后美国的干扰。

1946年7月29日,马歇尔使出杀手锏,下令对中华民国实施军火禁运,前后近一年之久。而这一年正是国军在兵力、战力、士气、装备等方面处于绝对优势、扫平共匪叛乱的最佳时期。马歇尔自己畏共也就罢了,可还阻挠国军剿共;美国自己釜底抽薪也就罢了,竟要求盟国如英国等同步跟进,全面封杀国军获得武器弹药的渠道。而与此同时,苏联正把二战时通过租借法案得到的约40多亿美元的美式重型军火(国军抗战时所得美国军援仅8亿多美元),经北满陆路和辽东半岛水路,源源不断支援共匪。于是乎,国军被切断补给,装备越打越少;共匪的美制军火却“要多少有多少”。绥靖特使马歇尔与苏联“联手”助共,使国军渐入绝境。蒋介石在8月19日日记中写道:“共匪猖狂益甚,美国压力续增,艰难可云极矣!”

8月6日,毛泽东对美国记者斯特朗发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狂言。当天马歇尔还在庐山向蒋介石施压停战。堂堂美利坚,横扫西欧,完胜日本,军力声威,傲视全球,却被向日军乞和的共匪称为“纸老虎”,不啻为天大的笑话,更为天大的羞辱。可是,仅仅从第二次停战令之后的几件事观察,马氏为美国赢得的这项“殊荣”也许并不冤枉。

7月11日,马歇尔任命司徒雷登为驻华大使,加入已被证明完全失败的调停,而这一任命本身就是对共匪妥协的结果。他原本提名强硬派魏德迈,因中共反对才改为中共推荐的司徒雷登,开启了美国外交事务由中共决定的恶劣先例。斯图氏上任后,和马歇尔一样反对无条件支持国民政府,坚持蒋向中共敞开和平大门,充当共匪的说客。[24]

7月29日,共匪在河北安平镇伏击美国海军陆战队运输队,打死美军三人,打伤十二人,事后还反咬一口。马歇尔没有像先前对待国民政府那样声色俱厉,而选择忍气吞声,息事宁人。

10月5日,中共抓住马歇尔惧怕谈判破裂的软肋,以退出谈判来要挟。马氏竞不顾五星上将的荣誉和美国国格之尊严,追随周恩来到上海,假设饭局乞求其返回南京,被周一顿训斥责骂后,灰头土脸,悻悻而回。蒋在日记中说:“此次马特飞沪访周,竟碰壁至此,此其认为从来所未曾遭遇之侮辱,从此或可觉悟共匪之不能相与乎?”

美国越软弱,共匪越强硬;共匪越嚣张无忌,美国越压政府妥协。结果国民政府两面受敌,难以施展。国军不能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地平乱,反而要像做错事一样遮遮掩掩。比如苏中战役初期,国军作战计划事先被匪谍侦知,放到了马歇尔的办公桌上。国军被迫叫停攻击部队,结果反被动挨打,损兵折将。[25]整个1946年,国军始终无法全力以赴,一鼓作气地进剿,而是打打停停,边打边谈。在马歇尔的压力下,政府又第三次、第四次单方面停战,士气大受影响不说,原计划一年内完成的剿匪计划完全作废,战事拖延下去。

1946年11月共党拒绝出席国民制宪大会,国共关系破裂,中共代表返回延安。马歇尔在中共眼里已如敝履,失去利用价值,甚至碍手碍脚。而马却毫无自知之明,居然托周恩来带话,请中共决定是否希望他继续调停。他等来的却是《解放日报》社论之当头一棒:“反对美国帝国主义侵略政策的统一战线,将在民国三十六年迅速发展壮大…美国帝国主义及其在中国的走狗代替德,意,日法西斯的地位而成了世界的侵略者和全人类的公敌”。直到这时,马歇尔才终于放弃调停。

暗然神伤又满腹委屈的马歇尔回国前发表声明说:“我希望能向美国人民声明,在故意歪曲和诬蔑我国政府的行动,政策和目的方面,(中共)的宣传毫不顾及真像,毫不顾及无论什么样的事实,清楚地证明其坚决的目的在于欺骗中国人民和世界舆论,在于煽动对美国人的不满和憎恨。面对这种公然的污蔑和对事实的完全漠视而要保持沉默是困难的”云云。(这段话可以原封不动地拿来针对现在的中共)不可思议的是,马歇尔仍心有不甘,离华前还要求政府派代表赴延安同中共讨论“停止冲突与改组政府的全面计划”。

马歇尔最大的悲剧在于,他直到被中共抛弃,也没认识到谁是真正的敌友,还坚持认为国共分歧是缺乏互信,还在各打五十大板。蒋介石说他冥顽不灵,神经错乱确也中肯。

马歇尔调停失败,铩羽而归,却升任国务卿,继续反蒋政策。国民政府受美国牵制,在47年4月改组政府时仍为共匪保留席位。直到美国解除武器禁运后,才于同年夏放开手脚剿共,通缉共匪头目,取缔共党,厉行全国总动员,拯救国家于危亡。此时距蒋介石于45年下达剿匪密令已过去近两年。而共匪叛乱早已成燎原之势,国内局势全面恶化,平乱灭共的最佳时机早已一去不返。屡战又止的国军,士气衰竭,优势不再。没有持续强大的外援,戡平共匪已希望渺茫。

1948年11月,风雨飘摇之中的国民政府,派宋美龄赴美,当面请求美国盟友的支持和援助,但被杜鲁门所拒。1949年4月,国民政府拒绝了共匪的逼降条件,同年12月,中华民国政府迁都台北,中国大陆沦陷至今。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5/1572786.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