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对美强硬?中共宣传少一个辛丑年 弱爆了

作者:
现在中共认为自己崛起了,军事力量强大了,科技发展了,大家都吃饱了,所以就可以对美国“强硬”了。放在历史中,完全无法用理性逻辑解释。而且当时中国穷得叮当响,饿死了几千万人,那时的“强硬”比现在的中共更加厉害,而且手也伸得更长。当年的中共不但管亚洲,而且还管美洲,甚至直接伸手进入美国。 相比之下,杨洁篪上周末表现的强硬,实在是软弱到了极点,更像是怨妇的抱怨。

美中上周末的阿拉斯加安克雷奇的会晤,引起了巨大反响。无论从什么角度看,这场硬碰硬的对话,在中国大陆所引起的舆论海啸,都比美国要大得多。

中共中央电视台说,中方带着诚意应邀来到安克雷奇同美方进行战略对话,但“美方在先致开场白时严重超时,并对中国内外政策无理攻击指责,挑起争端”,所以中方认为“这不是待客之道,也不符合外交礼仪,对此作出了严正回应”。

美方第一段开场白,超时多长时间?是严重的20秒钟。

实际上,安克雷奇会谈的开场白,布林肯(Antony Blinken)讲了2分27秒,沙利文(Jake Sullivan)发言2分17秒,杨洁篪开场白持续了16分14秒,随后口译花去3分26秒,王毅开场白花了4分09秒。随后,布林肯叫回记者,再次回应,他直接说,因为中方用了很长时间发言,因此需要做出回应。

外交上约定的发言时间是对等的,如果一方严重超时,另一方有权补充。所以布林肯这个动作合情合理,但CCTV倒因为果,以美方严重超时,作为杨洁篪超时发言的借口,这是中共的惯常伎俩。

我们当然清楚,真正让杨洁篪发火的,是布林肯在开场白中直接点出了新疆、香港和台湾问题,这是中共之前就划出的所谓“红线”。CCTV在这里,使用了中共最擅长的战略,提供一个半真半假的资讯,然后据此立论。CCTV说,“美方严重超时,并对中国内外政策无理攻击指责”,前半部分掩盖后半部分,免得中国人追问“指责了什么内外政策”。

中宣部的方法是成功的,起码暂时是成功的。

新华社报导说,杨洁篪在会谈时表示,“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与中国打交道,就要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历史会证明,对中国采取‘卡脖子’的办法,最后受损的是自己。”

王毅也表态,“中方过去、现在、将来都绝不会接受美国的无端指责,同时我们要求美方彻底放弃干涉中国内政的霸道行径。美国的这个老毛病要改一改了!”

这条新闻在新浪微博上获得了24.5亿阅读量、116万讨论量。

杨洁篪在会谈中的那些“名言”,在大陆社交媒体上几乎呈现出“病毒式”的传播势态,如“我们把你们想得太好了”、“美国不代表世界舆论”、“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等。

杨洁篪和王毅的这些讲话,在中国热烈地蔓延,大陆网上所谓“爱国”情绪高涨。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文指这场会谈将会“载入史册”,因为这是“中美两大国前所未有的公开面对面交锋,极具象征意义”。他认为中国官员的讲话,既给美国国内政客“恶补了关于中国是谁的认知”,又给美国的一些盟友看看中国怎么与美国打交道,称“谁主动招惹中国,别指望中国会对他们客气”。

一个多星期前,习近平在参加中国全国“两会”分组讨论时曾表示,今天中国的“70后、80后、90后、00后,他们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也不像我们当年那么土了”。中宣部的整个宣传部署,显然都是围绕着“平视美国”这个高度进行的。

在大陆网络上,中共组织的网络大军全体出动推波助澜,在上周末形成了一股“爱国反美”的浪潮。

3月19日,《中国日报》记者潘旭(音)在推特上发布了《辛丑条约》签字现场与中美高层战略对话现场的两张图片,图片的配文说:“从1901到2021。中国用120年的时间告诉美国,他们没有资格‘从实力的地位出发’与中国谈判。”

大陆网上流传最广的一张图是一张拼接图片,上半部分是120年前《辛丑条约》签字现场的合影,下半部分就是此次阿拉斯加会谈的现场(2021年恰好是黄历辛丑年),无数网友留言说,“美国应该认清现实”、“这就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已经不是清朝末年的那个中国了”。

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随即发起“两个辛丑年的对比”话题标签,在中国大陆网络上掀起一波讨论热度,而且连日登上微博热搜榜。

官方引领的话题主调,是两个甲子,“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中国却不是那个中国了”;还有美国“还活在1901”,另外还有“令美方无法居高临下的资格,是中国人自己挣来的。”最后这一句,就是要借着反美高潮,把荣耀都放在中共的头上,最好是放在习近平的头顶上。

有关辛丑年,其实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

中共官方宣传,提出的是120年,指的是从1901辛丑年到今年的辛丑年。但其实120年中,应该有三个辛丑年,而不是两个。

1900年庚子年,中国北方义和团暴乱四起,清朝政府利用义和团发起排外浪潮,杀死外国传教士、商人,甚至在首都内当街杀死外国外交官。义和团在满清正规军的协助下,进攻外国大使馆,居然好几个月都没有打下来。

当年,八国联军从天津登陆,一个月不到攻入北京,解救本国外交人员。

第二年,也就是1901年辛丑年,李鸿章代表清政府在北京签署《辛丑条约》,也叫做《辛丑各国和约》,也叫做《北京议定书》。实际上是清政府和11个国家签订的,详细的我们不多说了,中国人赔款4亿5000万两白银,若依当时中国人口摊,每人赔1两。

1908年,美国认为索要赔款太多,退回了1100多万美元赔款,用于在中国发展教育事业,到1924年又中止了另外600多万美元的本息。这1800万美元,占中国对美国庚子赔款的80%。

在美国的带动下,到上世纪20年代,大概1924年、25年,其它多个国家都停止了庚子赔款,大部分用于中国教育发展。中国大陆现在最好的一批大学,都是那个时候用这些钱建立的。中国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现的大批优秀科学家,大部分也是这些学校培养出来的。

这是辛丑年的故事。如果我们继续的话,还可以再往前60年。

1841年辛丑年。前一年,英国和中国爆发鸦片战争。1941年,英军攻下宁波和塘沽口,占领香港。满清政府最后割地赔款。

1841年和1901年,两个辛丑年都是对外冲突失败,最后低头认输,赔钱了事。但这两个辛丑年,对中国人来说,都不是最惨痛悲痛的年份。对中国人来说,最悲惨最不能忘记最应该吸取教训的,是1961年那个辛丑年。

1901年到现在的120年,但这120年中间,还有另外一个辛丑年,为什么跳过不提了呢。

很简单,那个辛丑年是1961年。1961年,是中共在中国大陆建立政权的第12年,1961年也是中共三年大饥荒的最后一年。从1959年到1961年,中国大陆上千万人非正常死亡。

这三年死了多少人?我查了很多数字,发现最保守的估算之一,居然是美国中央情报局,该局1962年的一份报告说,中国大陆发生大饥荒,最少饿死了500万人。到了上世纪末,中共内部各种官方和半官方数字出来后,大家基本认知是,包括1961年辛丑年在内的之前三年,中国大陆死亡人数最少2500万,最多4500万。

我是这次大饥荒之后出生的。我们那一代人,小时候并不知道大饥荒的存在。唯一记得的,是我们普遍比哥哥姐姐个子长得高。这曾经是我们那帮小屁孩的话题,为此我们问过大人,大人的回答通常是“吃得好呗”,但为什么我们比他们吃得好?大人从不解释。

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同学说过一个笑话,讲他们中学请一个老贫农作报告,批判四九年前的中国社会。老农民在台上一边讲一边流泪,最后有学生问他,这是你最苦的日子了吧?老农民说,差不多,几乎就和1960年一样苦了。学校领导大惊失色,赶紧结束了政治学习大会。

我们都当笑话讲,但对大部分当时的中国人来说,这绝对不是笑话,而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即使有数千万中国人饿死,中共同样也很强硬,而且比现在强硬得多,他们不但平视美国,而且根本就是俯视美国。

1960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资本主义一天天烂下去》,说美国黄金耗尽资本外流,失业增加,人民困苦。11月7日发表庆祝十月革命的文章,称赞古巴革命的伟大成就,美帝在旁边瑟瑟发抖。

1961年五一发表文章,称《古巴革命指出了美洲解放道路》。

1963年8月8日,毛泽东发表了《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美帝国主义种族歧视的正义斗争的声明》。美国毛主义共产党,当时流亡古巴的罗伯特·威廉(Robert F. Williams)8月14日在古巴发表长篇文章《毛泽东的美国黑人解放宣言》,将该声明同林肯的《解放宣言》相提并论,称:“毛泽东主席向世界各国人民发出的支援在战斗中的我们人民的呼吁,是一个新的解放宣言。”

可见,经济好坏、军事力量大小,根本就不影响中共的所谓强硬与否。

其实,早在上个辛丑年之前,中共就已经对美国发出强硬信号了。中共内战尚未结束的1949年,毛泽东就发表《别了,司徒雷登》,直接把美国驻中国大使赶走了。随后五十年代的北韩和六十年代的越南,都曾和美国兵戎相见,大打出手。

现在中共认为自己崛起了,军事力量强大了,科技发展了,大家都吃饱了,所以就可以对美国“强硬”了。放在历史中,完全无法用理性逻辑解释。而且当时中国穷得叮当响,饿死了几千万人,那时的“强硬”比现在的中共更加厉害,而且手也伸得更长。当年的中共不但管亚洲,而且还管美洲,甚至直接伸手进入美国。

相比之下,杨洁篪上周末表现的强硬,实在是软弱到了极点,更像是怨妇的抱怨。

至于《环球时报》胡锡进说的“中美两大国前所未有的公开面对面交锋,极具象征意义”,而且还要“载入史册”,就更是贻笑大方了。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6/1573039.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