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我爸跟我一讲的时候,马上在国内的感受,就像石头压在心口一样 ”

—中共收集海外法轮功学员个人信息

作者:
美茹表示,有种被牵制的感觉。“这个事一来,我爸跟我一讲的时候,马上在国内的感受,就像石头压在心口一样,一宿都是,好像第二天就要来抓我一样。这种感觉二三天才淡化了。”

近期,多名海外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收集个人信息。(对话截图)

近期,多名海外法轮功学员告诉大纪元中共在收集他们的个人信息,显示出中共企图将迫害之手延伸境外。律师分析指出,即便从属人管理的角度,中共过界收集华人信息,完全不顾国际法律准则。

在新疆的父母卖房子 当地派出所强行索要海外女儿的个人信息

来自新疆的美茹告诉大纪元记者,近期她家中父母卖房子,在办理迁户手续时被当地派出所强行索要她在海外的地址、电话、工作等个人信息。

她说,“我的户口是落在父母的房子上的,现在父母年龄大了,想把房子卖掉。房子卖掉以后,买家要把户口迁进来,我的户口还在房子上,但派出所不给办迁出手续。买房人一再催促,因为孩子要上学。”

“我提供户口本,房产证是我自己的名字,实际上把户口落到我自己的房子上,本身是很正常的手续,但是不行。”

家中老人去派出所跑了三趟。“第一天不给办,就要我的电话、地址、工作,还有孩子的学校都要问。第二天又要我跟孩子拿着身份证现场拍照片传给他们。”

美茹表示,有种被牵制的感觉。“这个事一来,我爸跟我一讲的时候,马上在国内的感受,就像石头压在心口一样,一宿都是,好像第二天就要来抓我一样。这种感觉二三天才淡化了。”

美茹在国内曾被多次非法抓捕,在劳教所被铐在木板上遭受电击酷刑,非常痛苦。为躲避迫害,她带女儿出国读书,此前美茹是某大公司的高管。

美茹出国后,社区人员多次到家中骚扰,问她的去向。这让美茹的母亲心中十分难过,一直哭泣:孩子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她去哪里,她不回来了……

美茹告诉记者,新疆管理很严,办护照特别麻烦,要过好几道坎。“一般办护照去出入境管理处,新疆先要片警签字,再到派出所办手续,然后才能拿着这些资料才能去出入境办理。”

“户口管理也是,过去是到派出所办户口,现在转到社区片警管理,相当于管理更严了。”

美茹从劳教所出来后,当地社区书记要她每周去报到,后来片警定期、逢年过节都要打电话,问她在做什么?美茹心理压力很大,躲着不见他。时间长了(多年以后),片警没认出来她,也没查到犯罪信息,这才办理了护照。

“我还有一个好朋友办了护照,也办了美国签证,就不让人离开新疆。新疆封闭很严,我在新疆时什么信息都听不到,网都上不去。”她说。

她特别提到去年以来国内对法轮功的“清零行动”,在新疆全部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要求写“三书”,警方挨家挨户查一遍,只要有过记录的学员,不管之前转没转化都要再来一遍,学员被反复骚扰,被威胁绑架、送洗脑班、送看守所等。

另一个案例发生在北京,该学员因为坚持法轮功信仰曾被判刑十年,后出国定居。不久前他的父母要把房子过户给他,当地警察同样要求他提供海外的地址、电话等个人信息才给过户。

稍早,原山东法轮功学员李鹏告诉大纪元,今年“两会”期间,当地派出所打电话给她的家人,要求她回答三个问题:一是住在哪里?二是做什么工作?三是对国内的事情有什么看法?她觉得中共怎么管人住哪、做什么,还要管人想什么呢。

广东一李姓学员表示,她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当地公安局给她的家人打电话,问她的住址和工作。该学员在国内是新学员,并没有被抓过,但到海外不久,派出所就找她家人问她的情况。

律师:中共收集海外华人信息的做法没有法律依据

原大陆人权律师彭永峰向大纪元表示,中共这种做法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它们的根本目的只有一个,尽可能多地收集、存储华人的各种信息,以最大限度掌控民众的信息和动向,为自己的维稳统治而服务,下面各级官员又是为了各种目的而为之。

他说,“中共这种事无巨细、无所不在的管理模式,走得相当极端了。本身它可能会以属人管理为理由,说无论你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中国人都应该是归中国(中共)政府管,但实际上的,从属人管理的法律制度本身来讲,他实际上应该服务于国民的,保护国家公民的。”

他解释说,属人管理通常是以保护本国公民为目的,即使是以惩罚犯罪为目的,也不是指一般的犯罪,是比较严重的违法犯罪才可以。像引渡就是典型的属人管理。

“如果是出自于针对这种违法犯罪这一点,除非是说比较大的违法犯罪,他才可以有这种管辖权,这也是世界上现代法治国家通行的一种法律准则。中共在这一点上来讲的,很明显它是过界了,完全不顾及这种基本的法律常识。”

他强调,属人管理是一种辅助手段,最主要的还是属地管理,因为人已经不在中国了,那实际上他就失去了这种最基本的管辖权,这是很自然的。人们只要遵守当地的法律就可以了,这是世界通行的法律准则。

中共系统收集海外宗教人员信息

保护人权与宗教自由协会(Association for the Defense of Human Rights and Religious Freedom,缩写为ADHRRF)2019年曾刊文曝光中共机密文件,如《寒冬》获取辽宁省某地于2015年下发的《开展对“法轮功”等x教组织的网上排查、境外排查和专案打击工作方案》。

其中,“境外排查”具体包括全面收集本地已经出境宗教团体人员情况。要求收集的信息有:中文姓名、外文姓名、现在国籍、性别、照片、在境外从事哪些活动、个人身份证件(身份证、护照、绿卡、难民证等)的类型及其上面的信息,如证件有效期、证件上标明的出生日期、出境日期等。有条件的要进行人脸识别比对。

有分析认为,正是由于中共下达过这种系统排查命令,所以才有这些年来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的骚扰案件。

据明慧网报导,原广州大法弟子葛佳,在美国定居已近9年。2017年12月,广东公安迫害法轮功的“专案组”到葛佳的家乡青岛,对她的父亲(母亲已过世)和兄嫂进行骚扰和威胁。说葛佳在美国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了如指掌,并威胁家人叫葛佳不要参加任何法轮功的活动。

来自广州的民营企业家汤志衡在参加2019在美国国会举办的“法轮功4.25和平大上访20周年纪念研讨会”时,讲述亲身被迫害的经历,特别提到“中共甚至通过我姐姐转告我,扬言他们在美国有很多人(特务),我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了如指掌,叫我不要惹事,他们随时可以让我身死异乡。”

彭永峰指出,中共就是典型的特务治国、警察治国,跟其它的任何共产主义国家苏联、东欧啊没有任何区别,而且比它们更甚,因为中共把思想统战工作做得是非常的细腻、无孔不入。

他表示,中共由不同部门派出特务,像公安部、国家安全局、统战部、还有新闻系统、科研机构,包括大学的教授之类的都有一些在编的特务,再加上原来他派出来潜水的特务,可能是中共的某几个高级领导自己掌控的。

他说,“有人分析中共的特务分几个等级,两个基本的分类一个是在编的,一个是不在编的,可以说所有的人只要是给他提供信息的,已经事实上充当了他的特务、间谍,充当了其中的一分子。”

“如果它(中共)仅仅针对华人采取这种行为,影响还小一点;事实上这种行为、它的信息收集早已经不限于华人了。实际上它也在广泛收集美国各个族裔,各个政府机关的信息,范围非常广。这就涉及到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了。”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6/1573187.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