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禁用新疆棉谁更惨 一篇热文分析的透彻

熟悉产业的专家说,欧美国家禁新疆棉会对中国大陆纺织业造成极大冲击,当前由中共官方发起的抵制声浪预计难以持久。

中国大陆社交媒体上,一篇写于1月17日的文章“制裁棉花的背后:全球供应链上那些隐藏的秘密”点出西方禁用新疆棉花的严重性。随著中共组织“共青团中央”3月24日突然在微博上严词批评欧美服装品牌H&M并引发抵制潮,这篇原本没太多人关注的文章也被热传。

这篇文章作者笔名“安梁”,是熟悉中国大陆工厂生产、劳工权益方面的非政府组织专家,他告诉中央社记者,纺织服装产业是中国大陆重要的优势产业,如果欧美日等国家都不用新疆棉、不下订单给中国大陆的工厂,中国纺织服装产业将出现供过于求,政府也将不再补贴,从棉花种植开始就会大幅萎缩,造成关厂失业。

人民日报26日刊文指出“新疆棉花:中国大陆自己还不够用”,指新疆棉占中国产量的87%、占国内消费的67%,为满足国内需求,中国大陆每年还需进口200万吨左右的棉花,言下之意是不怕国外制裁。安梁认为这个说法是一种混淆。

他说:“关键是你(中国厂商)无法证明出口或提供给外商的布料没有用新疆棉”。由于中国工厂生产与采购作业不够透明等因素,要提出布料不含新疆棉的证明很困难。

他举例,总部设在香港的大型棉纺织企业溢达集团现在就为此问题很头痛。这家跨国公司在包含中国大陆在内的多个国家设有生产基地,销售客户则包括美、欧、中、日。

这场风波去年就已展开,一些服装企业声明关注新疆少数民族遭强迫劳动、强调不采购当地产品及原料,背后其实是为了符合美国政府的相关规定。

2020年7月1日,美国政府发布“新疆供应链商业谘询公告”,警告企业不能让供应链与该地区“侵犯人权”实体发生联系。

同年12月3日,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宣布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及棉织品,并要求美国所有入境口岸扣留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生产的棉花产品和任何类似产品,只有在进口商能够提供证据证明在生产过程中没有使用“强制劳动”,被扣留货物才会被放行。

继美国之后,欧盟海关也做出类似决定。

安梁的文章指出,相关法令一出,为了避免相关损失或巨大麻烦,英国大型服装品牌玛莎百货公司(Marks& Spencer)1月上旬宣布停止与涉新疆棉花的供应商合作,“有更多的服装品牌则是悄无声息地撤离了中国大陆”。

根据官方数据,中国纺织服装产业在制造和批发零售两个领域有121万家法人企业,直接从业人员多达1563.6万人,2018年的营业收入达到人民币12.7兆元,是仅次于电子资讯产业的第二大产业部门。如果把个体工商户和棉农算入,纺织服装业直接雇员估计为2500万人。

3月22日,美国联合欧盟、加拿大和英国就新疆问题进一步制裁中共的官员和公司;24日,中共对欧美品牌的抵制潮开始。中港台艺人纷纷为了新疆棉议题站队表态,中共外交部摆出强硬姿态称这些在中国大陆赚钱的外企不该“吃饭砸碗”,但现实情况可能无法让中共强硬太久。

立场向来鹰派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25日的发文已可看出端倪。即使言词机巧,他却务实的表示:“新疆到底有无‘强迫劳动’...我们完全可以证明给全世界看。...西方服装巨头很多在华盛顿的压力下曾表示与新疆棉花切割,...争取扭转它们的态度,包括促使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重新定义新疆棉花,又成了我们打赢这场斗争的现实抓手。”

安梁说,当前中国大陆网友对西方服饰品牌的抵制潮过几天可能会降温,官方或许有意借此让外企回头给自己国家的政府施压,但棉花出口的问题最终要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形式、较透明的展示,确认新疆没有强迫劳动问题才能解决,“但是谁去展示、谁去证明,现在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他说,总部设在瑞士的非营利组织“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过去负责这个角色,但是BCI去年10月在官网发布声明,表示由于在新疆越来越难进行相关调查,BCI决定暂停新疆良好棉花认证。

安梁警告,如果不认真化解“由于政治和意识形态冲突而带来的产业风险”,随著国际订单的流失,中国大陆约1/2的纺织服装出口企业和1/4的纺织服装制造企业可能在未来2到3年内面临没有订单的困境。而且由于纺织服装是一个低技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可替代性很强,欧美日订单一旦离开中国大陆,可能就很难再回来了。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中央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7/1573720.html

大陆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