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马歇尔、杜鲁门出卖中华民国 一手促成中共篡政

—美国三次误判中共的历史教训

作者:
甚至在共谍卧底上,美国都无意中成为同谋。周恩来曾在马歇尔专机上遗落记事本,上有胡宗南身边共谍熊向辉的绝密信息,被马歇尔火漆密封,完璧归赵。如果他将其交予国军情报部门查验,不但熊某会暴露,毛周等匪首亦有可能在陕北就擒。

马歇尔、杜鲁门是中共篡政的“贵人”

在马歇尔调停失败之后,杜鲁门当局就已决定放弃中华民国盟友。49年8月,中国大陆沦陷前夜,杜鲁门批准发表《中美关系白皮书》,极力文过饰非,推卸责任,声称“在合理范围以内,美国所做任何事,都没有改变中国局势的可能;美国若做其所未做之事,对局势亦不会产生影响,这是中国内部势力造成的结果,结局是中国内部所决定的,是一方怠忽职责所形成的。”

然而,中国大陆的沦陷,美国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的。就好像美援是英、法等国战胜法西斯德国的决定性因素,国共战争其实也是一样。中共从一开始就是苏联的傀儡,一直得到斯大林明里暗里的支持。在这一大背景下,美国对中华民国盟友的援助就尤为举足轻重。其它姑且不论,美国在雅尔塔协议出卖中国利益,将苏联祸水引入东北,使中共在那里建立叛乱根据地成为可能。日本投降后,有愧于盟友的美国,非但不竭力挽回雅尔塔协议的恶果,反而再祭昏招,派畏共特使马歇尔来华,强力干涉中国内政。表面上看,政府在内战中失利是官员腐败,经济崩溃、民心思变,美援不济、共谍卧底等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但朔本寻源,几乎每个因素都与美国的绥靖政策有关。

在政治上,美国要国民党与共匪恐怖叛逆组织组建“民主联合政府”,为共匪假借民主诉求及开明伪装,自我粉饰,洗白罪恶,抹黑政府,欺骗国人,提供机会和舞台,连素有独立精神,自由思想的知识精英阶层都被蒙骗而加入反政府的行列。

在军事上,美国落入中共军队国家化的圈套,阻止政府武力剿共,先在东北放生共匪,后在关内逼政府停火,给国军套上层层绳锁,甚至以切断军火相迫。国军两面受敌,屡失战机,进退维谷,戡乱难以为继。

在经济上,美国的调停使战事久拖不决,政府一年剿灭共匪,两年恢复经济的预想落空。被共匪破坏的交通长期瘫痪,再加上庞大军费的负担,经济终被拖垮。

在民心舆论上,美国政府决策层就不乏亲共派,对国民政府带有根深蒂固的成见。美国自己就是抨击国民政府腐败无能、独裁专制大合唱里的高音部,更加大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之效,对政府和民心的毁灭性打击难以估量。

甚至在共谍卧底上,美国都无意中成为同谋。周恩来曾在马歇尔专机上遗落记事本,上有胡宗南身边共谍熊向辉的绝密信息,被马歇尔火漆密封,完璧归赵。如果他将其交予国军情报部门查验,不但熊某会暴露,毛周等匪首亦有可能在陕北就擒。

如果说国民政府是两面受敌,共匪方面则是两方受益。它们绝非小米加步枪打败了国民党,而是靠苏联提供的海量重型军火和日本技术兵种加盟战胜了被美国卡住脖子的国军。它们最终得势不是因为共党的高明,而是由于美国的愚蠢。可以说杜鲁门、马歇尔成为助共匪赤化中国的“贵人”而“居功至伟”,先是不问青红皂白,大帮国府的倒忙,后来又一走了之,做甩手掌柜,任国民政府自生自灭,眼铮铮看着中国大陆陷入共匪魔掌,亿万中国人沦为共产奴隶至今,书写了美国战后对华关系史上极其不堪的一页。正如蒋中正在日记所言:“此次革命剿匪失败,并非失败于共匪,而乃失败于俄史(斯大林);亦非失败于俄史,而实失败于美马(马歇尔)冥顽不灵。”

马歇尔使华固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问题的根源在决策者杜鲁门。美国总统虽然经过民选,但并不能保证当选人具有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和对抗共产邪恶、捍卫自由的坚强意志和使命感。二战以来的多位美国总统都“德不配位”,极度轻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能量,推行对中共姑息退让的绥靖政策,严重损害美国自身和自由世界的利益,杜鲁门就是其中之首。

二战结束后,美苏短暂的盟友关系终结。美国面临苏联共产主义势力的扩张,开始实行对苏共的遏制策略,把捍卫自由,围堵共产极权作为首要战略目标。作为总统,杜鲁门有责任及时调整对华政策以适应战后新的世界格局。对美国而言,国共是否合作已不再重要,当务之急是防止中国被赤化,加入苏联的阵营。况且当时苏联业已侵入并控制中国东北,有扶植亲苏中共政权的现实危险。因此,坚定支持盟邦中华民国政府,才符合美国和自由世界的利益。

但是,杜鲁门在欧亚推行两种不同的政策。在中国,他无视国民政府倾向美英,反苏反共的主流,抓住训政时期国民党一党政府不放,将政治民主化放在对抗共产主义之上,强迫国府与共匪组成联合政府,并以此为援华条件。

而在欧洲,他针对希腊和土耳其潜在危机,提出杜鲁门主义(Truman Doctrine),即美国为阻止共产赤化,坚决支持(世界各地)抗击共产势力武装叛乱的政府(不论民主与否)和人民。但他却认为此政策不适用于中国,因此在1947年正式推出杜鲁门主义时,特意将“世界各地”的定语删除。也就是说,对尚未被苏共极权染指的欧洲国家,美国必须大力援助以防患于未然。而对已经被苏共势力渗透的中国,则需优先推动政治民主化。杜鲁门明显重欧轻亚,厚此薄彼,言行不一,自相矛盾的外交政策,是美国继罗斯福在雅尔塔引狼入室后的又一战略失误。这就是马歇尔调停失败,美国最终丢掉中国的根本原因。杜鲁门推倒了美中关系大逆转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其后续效应绵延长达几十年。

中国大陆沦陷后,短视的杜鲁门政府一错再错,先是从韩国撤军,拒绝大韩民国与美国建立军事联盟的请求。1950年1月,国务卿艾奇逊又公开宣布,美国在太平洋的防线(又称艾奇逊防线)仅包括从阿留申、日本、冲绳和菲律宾的一条弧线列岛,朝鲜半岛和台湾均被排除在外。

美国的主动撤守,为虎视眈眈、野心勃勃的斯、毛、金共产邪恶势力开放绿灯,成为韩战爆发的根本诱因。美国不愿配合国民政府剿灭共匪,却很快在朝鲜战场与中共直接交战。而这支共军正是先前受美国庇护而夺取大陆政权的。如果美国从一开始就像赫尔利、魏德迈、麦克阿瑟那样坚定支持国府剿共戡乱,那么很可能既不会丢掉大陆,也不会有韩战(甚至越战),战后中国的命运和世界格局就会改写。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然而,美国没有接受血的教训,而是好了疮疤忘了疼。随着尼克松当选总统,美国对共匪的新一轮绥靖政策又强势登场,再次踏上自损国运的不归路。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8/1574024.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