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让事实说话:国共将领文化比较

六十年代初,中国高层讨论是否发展核武器时,国防部长林彪说:“原子弹要上,就是用柴火烧也要把它烧出来,哪怕架在火上也要把它烧响。”(《南方周末》)解密档案,1999年8月27日)真是文如其人。就算在联合国会议上,敢于脱鞋敲桌的莽汉赫鲁晓夫见他二位能不瞠目结舌吗?

凡晓得专制党军性质的人,就不会对其抱持什么希望,因为党军的底子,实在是太不堪入目了。党军的组成,悉为半吊子的野心文人,加江湖流氓、社会渣滓、农村光棍,城市青皮,市井无赖,搅拌啸聚而成的这样一个集团。可悲的是,这样一些粗鄙、粗野、粗俗的家伙恰恰得势,跳跃在中国政坛高层,前后几十年,以其极下作、下流的德行,玩弄中国人民于股掌之上。

军头毛泽东,搞阴谋,搅浑水,奸女人,写滥文,文学修养二百五,向许世友之流讲枚乘的《七发》,讲《红楼梦》,荒诞不通,听者更是云里雾里。半吊子的失意文人,对文化本无兴趣和基本的尊重,所以他对知识分子极度仇视。他喊彭德怀日他的娘,因为他曾在意念范畴日过他的娘,所以要补回来,要慢慢操,要“操够”。

军头周恩来整个是一诈骗犯,投机取巧,心狠手辣。杀人越货,地老鼠习性。杀顾顺章一家二十六口,连婴儿也捣成肉泥。可是李志绥说,江青一声呵斥,他的屎尿居然失禁流到裤底。现世丢人一至于此。

刘少奇投机粗鄙。刘少奇批彭德怀:“毛主席是你反得的吗?毛主席要能反,我早反了,要反也轮不到你彭德怀来反。”他的太太前年出版回忆录,当他的面和毛泽东半裸游泳,可知其痛苦难以遏制,造成其难以想象的变态心理。

黄永胜,脱裤子的造反者,他的名言是,我们革命说到底就是要操女人。

吴法宪,喜欢日娘的匪干。

陈再道,喜欢摸护士下体的混混。红卫兵写长文《千刀万剐陈再道》揭其丑。

贺龙,非常粗鲁,早年在湖南当草寇时,即不学无术,也胆小如鼠,军阀之间也鄙视他,后以投共因缘得势,初入西南都市成都,提着阳物乱捅,红卫兵都看不下去,愤而揭之。在延安时他直接杀害了可怜的文人王实味

他们都是出口成脏的军头,举止粗劣,行为放浪。

刘伯承,应是共军中文化修养最高的将领。可惜明珠暗投,而且他后期的文化养料来自苏联,列宁斯大林血腥扫除的特殊时期的文化,师承苏俄,也成问题。

陈毅,也算共军有数的诗人,所谓儒将。其实就是一个村学究,根本不通,诗格卑下。其人不会打仗,指挥一塌糊涂,依赖他人以成事。外在装模作样,仿佛乾坤在握,其实乃是外强中干的典型。他在孟良崮战后贼心窃喜,写诗说:孟良崮上鬼神号,七十四师无地逃。信号飞飞星乱眼,照明处处火如潮……小人得势,根本狗屁不通。窃国后,他扬言“当掉裤子也要搞原子”,他在1960年代一次讲话中说:“我等打第三次大战把头发都等白了!”真是粗俗到不知天高地厚。当年邱清泉打他像打赖皮狗一样;估计到了阴间,可以想象面对邱雨庵将军,他该会怎样地瑟瑟发抖!

王震,蠢蛮无文,头脑塞满江湖光棍的颟顸狡诈。他的嗜好是搞女人,他以率领十万光棍兵,作为向国人叫板的本钱,他向周恩来要了几万女人到所谓生产兵团,这些“新中国”的妇女从此沦为性机器,坠落阿鼻地狱,不得超生。在延安时他即以种植鸦片为能事,1980年代后期,陷害胡耀邦,镇压民主运动,无恶不作。

薄一波,喜欢玩弄女性,不顾其生理条件的共军神棍,他的前老婆说:可是有甚么办法呢,我也是一个女人,他的女秘书已经打了三个孩子,我不能置她的命于不顾啊!他极为仇视学生运动。

邓小平,二野起来的共军政工头子,内心酷毒刻忍。毫无文采,留法时期根本无心向学。号称文集三卷,实际一生写不成一篇文章,说不成几句主谓宾语齐全的话语。最有名的黑猫白猫论,也是拾人余唾。更有名的叫嚣是杀二十万老百姓,保全匪军后代二十年平安。他时而也身着共军老式军服,表示他是超军人,太上老君。2007年夏天他的女儿在香港为其开脱罪责,结果越抹越黑。

许世友。话说文革期间,南京军区军头许世友,晋京拜见毛皇帝,毛老大要求许大马棒回去研读《红楼梦》,至少读五遍。许世友看到这一大部书,头皮都麻了。这样他的手下喽罗就建议删节浓缩后再读。在荒唐的共产专制王国中,这也是一项“政治任务”。交代给南京师范大学中午系教师吴某办理。先浓缩到二十万字,他还叫苦,又大删大砍到五万字,他依然不知所云。(2001年5月18日南京《周末》报)

许世友深获毛泽东宠爱,称作“厚重少文”,是“我的周勃”。许世友“少文”是真,“厚重”没有半点影子。

许氏是毛老大的马仔,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人分九品,则许氏无疑为下下品。斗大的字识不得一筐,而脾气暴烈实甚于雷霆。庐山会议上听到毛泽东说一声:“我就不相信解放军会跟你(彭德怀)跑”,他当即跳起来要带兵打彭德怀。许世友是典型的社会边缘流氓,早年赌博打死多人。为了钱随便就可以杀几个不愿当兵的人,与土匪的绑肉票毫无二致(徐开福《许世友的晚年岁月》)。毛老大深知许氏性格为人的粗鲁,知道他就是三字经的头几句也会读得晕头转向,却偏要他读《红楼梦》,还要读五遍,此真所谓要“公鸡下蛋”。

王洪文喜欢穿共军军服。七十年代初中期,他参观湖南省博物馆。看到价值连城的玉璧,他说“那玩艺儿不值钱,我找个木匠一天就可以锯他几十个。”又看到素纱禅衣,衣长一米三,袖长二米,重却不足一两。神工鬼斧的丝织技术,即后世也绝难达到。王洪文却说:“没什么了不起,我以前的老单位,上海国棉厂就可以造出更好几十倍的东西。”这是他的政治秘书廖祖康的回忆,当时博物馆工作人员更是哭笑不得,康秘书还回忆说,陪同王洪文的保健女医生,乃一绝色佳人,着军装,年轻有型,姿容端丽,望若神仙中人。她怕女尸,王洪文按着她的颈子,送向玻璃馆,女人则惊恐大喊,王洪文却大笑不止。博物馆人员亲眼看到堂堂中央副主席这样的德行,惊讶不已。(见《作家文摘》,1998年12月30日)

无独有偶,六十年代初,中国高层讨论是否发展核武器时,国防部长林彪说:“原子弹要上,就是用柴火烧也要把它烧出来,哪怕架在火上也要把它烧响。”(《南方周末》)解密档案,1999年8月27日)真是文如其人。就算在联合国会议上,敢于脱鞋敲桌的莽汉赫鲁晓夫见他二位能不瞠目结舌吗?

国军的情形又是怎样的呢?啊,那是一个令人怀念不已的时代。文化的熏陶,使后人从他们身上,看到这个多灾多难民族的可贵的可以期盼的一面。

抗战时期,曹聚仁在战场的一二线游走,不特亲见战事的部署进行,还和各将领有切近的交往。曾经,在第三战区防地,在某军驻地讲演。曹先生主讲哲学,又以为面对军人,“谈哲学总不会出毛病的”。乃就地取材,谈当地人王荆公、陆九渊、汤若士的情理观,次日,该军汪参谋长,就和他大谈张载“东铭”的话题,“张子的《西铭》人所熟知,他偏谈《东铭》岂不是有意要估量我的见识么?”而“东铭”的内容,曹先生恰恰不大记得了,乃硬着头皮,凭印象谈张载的哲学路线,捏着一把汗。后来找到《近思录》重看《东铭》,觉所谈并不太出格,才略略放心。(参见《书似青山常乱叠》)。

曹先生差点被军人考住,并非偶然现象,也并不是当时军人喜欢附庸风雅,原因有二:一是辛亥以来,知识分子投身社会实际运作,军人书生往往一物两面,初未可分;一是抗战的形势需求,社会各界当然包括知识、青年界,从军者甚多,导致军队高层中层,相当程度的“学术化”。象孙立人张灵甫分别是清华、北大的学生,投笔从戎,此前都是硬考入学。军神蒋介石公,旧学浸润很深,得其助益,史学界有评价说他“独裁无胆”,虽系批评,也可见其较仁厚的一面。他教育出来的后代,蒋经国先生,青年军的哺育者——马英九新书《原乡精神》评价他民主改革的战略选择:“他早年在苏维埃社会,并无西方民主教育的背景,回到中国后立即投入对日抗战与国共内战……易塑成单一的意识形态……然而经国先生了不起的地方,正在于他总是在关键的历史时刻,突破教育与思想的局限,做出正确而务实的决定。”(参考消息,2007-6-26引述)

黄仁宇最为典型,他出身于同盟会员家庭,后入成都中央军校(黄埔陆军官校)为十六期生,毕业后赴抗日前线,为基层军官。1943年加入远征军,在印、缅与日军作战,在密支那负伤,受颁海陆空军一等奖章,1946年参加全国考试,名列前茅,保送美国陆军参谋大学,毕业后为国防部参谋及战胜国(中国)驻日代表团少校团员,随即再度赴美,在密歇根大学攻读历史,1964年获博士学位。七八十年代,他在海外史学界影响甚巨,九十年代以后,他的名字在中国 大陆以《万历十五年》为嚆矢,几乎无人不知,近年则其《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中国大历史》、《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在学界影响很大。

国军将领的学术气,实在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所来有自。最要一点,乃辛亥老辈形成的学术风气及知识结构的无形框架。老一辈融军人、书生、学者、文人、革命家、狙击专家于一体,自孙中山黄兴以起,蔡元培、叶楚伧、马君武、胡汉民、吴稚辉、蒋百里、章太炎、戴季陶、廖仲恺、冯自由、徐锡麟、秋瑾、陶成章……俱允文允武之士。陶成章湛通经史,文章朴茂有奇气,蒋百里为现代军事家第一人,却也是文学研究会发起人之一,其《欧洲文艺复兴史》为开山之作,孙中山先生则是唐德刚教授所称的“洋翰林”,后于国学用功甚勤,所获极丰,知识结构合理全面。蔡元培、吴稚晖、黄兴则分别是晚清实授之进士、举人、秀才……

黄埔军校的学生构成,也不可小觑,他们,或为耕读人家子弟,或为中等人家出身,或于投考前,已是大学在校学生;若廖耀湘自幼家学渊源,他所军回忆录文辞朴茂;若邱清泉入黄埔以前已于右任任校长的上海社会大学生。所以国民党军队第二代将领中,也多文武全材,胡琏研究宋史极有心得,刘峙是旧尺牍专家,邱清泉、黄杰的旧体诗,俱深可称道;唐纵日记不特文辞雅健,即于国政之改革,也有痛心而良好可行的建议,罗列日记也是一种“流水草自春”的文学作品。蔡省三则是政论专材。曾为参谋总长的刘玉章将军《戎马生涯五十年》以及陈恭澍的长篇回忆录《英雄无名》,也都以史笔的路数而大见文采。中下级军官,甚至士兵,尤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十万青年十万军,如陈布雷、乔大壮、向恺然(平江不肖生)俱送子参军,此即垫定了军队人员素质的构成,故也尝有出人意料之修养。而大作家、记者加盟军队,一则有知识之亲和关系,一则也有军人、文人两种不分的渊源,若曹聚仁、张恨水、郁达夫、黄裳、冯英子、张文伯,以后又有司马中原、王鼎均……遂造成军人文化人千丝万缕、密不可分的情势。

黄仁宇长期是廖耀湘部队的中级军官,唐德刚自称是“五战区的小兵”,他们后来都是有世界影响的第一流学者。其余,如赵龙文,乃郁达夫的密友,曾任国军海军政治部主任、中央警官学校校长,著有《论语今译》等书,自书扇面赠达夫诗云:“佳酿名姝不帝秦,信陵心事总酸辛。闲情万种安排尽,不上蓬莱上富春。”(诗见《新民晚报》,1995年3月7日)风流自赏中,大有物伤其类的心怀。又若荆知仁,出身青年军二0七师,后入政治大学政治研究所攻读,得硕士学位,1971年获美国政府傅尔布莱特基金奖之助为访问研究学人,赴明尼苏达大学法律学院,就美国宪法人权典章作专题研究,后来任教政大。书生从军者众,乃导致部队素质的雅化,而造成一种历史奇观。近代自林则徐起,及其后之曾、左、彭、胡、李,功名彪炳史册,为文人领兵之典型,此皆书生从戎的结果,不但于提高军队素质有益,即于收束世道人心方面,也大有效果。

至于像军阀而入国军者,也多可造之材。上官云相的古书就读得好,处事讲忠孝,知识分子气味浓厚。军阀杨森,懂道理,识大体,顾大局,和他读书尤其是旧书读得多、修养好,是有绝大关系的。他很讲义气,拯救败北落难的吴佩孚,敢担风险。抗战军兴,杨森说,“我们过去打内战,对不起国家民族,是极其耻辱的。今天的抗日战争是保土卫国,流血牺牲,这是我们军人应尽的天职,我们川军决不能辜负父老乡亲的期望,要洒尽热血,为国争光。”

南怀瑾先生序青年军系统的阎修篆《易经的图与卦》一书,即谓:“故论军中学术之盛,人才辈出者,较之往史,尚莫过于国民革命之后期,如此时此地之辉煌灿烂也。”

国共两军中的女性,也同样是大大的异样。

张灵甫先生的太太王玉龄女士,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佳人·王玉龄画传》,女士端的是风神绝秀,望如天人,一种大美,非文辞所敢描绘。她对灵甫将军的一腔忠贞爱戴,令人泣血感喟。近年,她已老迈,还多次往灵公阵亡处吊唁。她毕生未嫁,养育灵公骨血读书成人。书中收录很多照片,其中共军后代,以统战名义跟在女士后面,点头哈腰猥琐不成人样。窃喜的阴暗心理之余,也有震动撼动,盖以孟良崮上,充溢着将军舍生取义、至大至刚的英雄气节。灵甫先生给妻子的绝笔书:“十余万之匪向我猛扑,今日战况更恶化,弹尽援绝,水粮俱无。我与仁杰决战至最后,以一弹饮诀成仁,上报国家与领袖,下答人民与部属。老父来京未见,痛极,望善待之。幼子望养育之。玉玲吾妻,今永诀矣。”读之不免哽咽!

江青,较之王玉龄,王是忠贞不嫁,一往情深,自立自强。江青则是正式丈夫五个,同居者更多,糜烂不堪。范元甄,当其与李锐婚姻还在稳当期,就迫不及待,倒向邓力群,后者要负勾引之责,而范本人也不得辞其咎。

匪军于传统文化,毫无习染,他们可以说是中国文化与文明的天敌。他们的精神资源,切近地来源于苏俄,那是什么样的病灶病源啊!共产国际的恶习仿佛会烈性传染病一样。赫鲁晓夫,那个斯大林称为小列宁的,他在1957年苏联作家协会的盛大野餐会上,猛然冲到女诗人玛格丽特·阿利格的面前,咆哮道:你这个意识形态破坏分子!女诗人当场昏死过去。原来,赫鲁晓夫,此公生在一个小山村,从未受过任何正规教育。他协助斯大林经他的手批准处决了五万多人。他后来对斯大林的政策怀疑,但他并不具有斯大林的领袖资格。在1957年6月的苏共中央全会上,他吼道:“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抵不上斯大林的屎。”他喜欢发动大规模的农业运动,做大而无当的项目,以浪费资源时间为乐。他的言行在在表现他的粗野的性质。1964年终于被勃列日涅夫给赶下了台。(参见文汇读书周报,2003/9/5,英国阿彻森文章。)

也是这个赫鲁晓夫,1960年在联合国大会上,用鞋子敲砸他面前的桌子,被处以5000美圆的罚款。此时一个军人装束的人走来,羞辱他说“身为大国领袖,行事却象小孩。”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西班牙独裁者佛朗哥,赫鲁晓夫的怒火一下子爆发出来了,两人当即揪打起来。(参见2003/10/6参考消息)。

匪军实质为一班乌合之众,所以能成气候,乃有很多非人力可控的绝大偶然因素,近代以来,种种机缘凑巧,社会渣滓泛起,跳到前台的甚至产业工人也很少,工人起事的迫切性和坚定性,也不及农民,甚至不及知识份子,而无赖则大大风光了。

流氓的粗鄙流俗、违反常伦、不按牌理出牌、破坏力与造反精神、打破传统社会的秩序等级和地位、一哄而起……种种特性,经过严密的组织形式和某种崇高理想的口号相结合,可以产生何等巨大的破坏力量。人民不幸全体被其绑架,就只有怀念国军的过往烟云了!!

责任编辑: 白梅   来源:博讯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9/1574251.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