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缅甸政局已成东西方代理人之战

作者:

3月31日,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宣布成立新政府对抗军事政变,缅甸的政治对抗终于走向长期对抗阶段。联合国安理会亦于同一天召开了缅甸问题闭门会议,秘书长缅甸事务特使恳求安全理事会采取行动,因应缅甸日渐恶化的危机。她还警告说,军政府暴力镇压民主示威,缅甸面临爆发内战与“大屠杀”的危险。但中国则依旧反对采取制裁手段,希望军事统治的缅甸“民主转型”。

身处东西方角力的缅甸发生军事政变,国际社会的各路角色最后都必然站到前台来。对美国等西方国家来说,昂山素季掌握政权不仅意味着西方对亚洲颜色革命的硕果仅存,还意味着控制力与影响力;对中国来说,则是政治、经济、地缘政治三重利益所在;对俄罗斯来说,更多的是美中在亚洲对峙的选边;对东盟国家来说,既是自身安全所系,其中四国还位居缅甸十大外资国,有经济利益考量,他们希望由东盟来斡旋。

西方国家在缅甸的关切集中于民主人权

缅甸的政治精英大多亲西方。1988年至2010年,缅甸军政府与美国长期交恶,缅甸曾与西方隔绝数十年。2011年3月,缅甸军政府解散,首个民选政权吴登盛政府的主体政治精英亲西方,其政治转型理念和框架设计均是仿效西方的立法、司法和行政的三权分立体制,外交上重点改善与西方关系,争取西方支持。在长达6年多的时间内,缅甸的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的改革聘请了很多西方顾问,流亡西方多年的缅甸部分精英纷纷回国,成为缅甸总统等高官的顾问或智库、媒体、NGO、商界、教育等行业的领军人物。2016年3月,西方鼎力支持的昂山素季主导的民盟政府上台,与西方的关系曾有一段短暂的“蜜月期”,缅甸对西方的好感度也创了历史新高,两年多以后因为罗兴亚人等问题龃龉不断,再度交恶。

昂山素季执政时,缅甸曾热盼“西方投资大量涌入”,但实际情况不如他们所想。罗兴亚人危机后,西方企业赴缅投资更少,赴缅的西方游客也大减。缅甸在经济合作方面对西方大失所望。比如,据缅甸投资与公司管理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从1988年开始统计),缅甸共吸引外资829亿美元,而整个西方对缅甸的投资较少:美国投资共计5.3亿美元,英国(曾是缅甸殖民宗主国)45.5亿美元,法国5.5亿美元,荷兰15.6亿美元,其他西方国家对缅甸投资更少。原因是西方不满缅甸的民主人权状况和投资环境等。

正因为西方投资太少,西方各国因此迟迟未宣布经济制裁。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于3月29日宣布,在缅甸民选政府重新执掌政权之前,美国将暂停“根据2013年《贸易和投资框架协议》与缅甸的所有贸易接触”。这项协议是美国当年对缅甸军方决定允许缅甸回归民主的回报。不过,美缅之间的双边贸易并不多,2020年,美国对缅甸的货物出口只有3.38亿美元,从缅甸的进口为10亿美元。相比之下,在2019-2020财年,缅甸与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贸易额达到120亿美元。

中国/新加坡/泰国关注投资安全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在缅甸投资最多的三个国家依次为中国(中国209.3亿美元,香港为91.56亿美元)、新加坡(223亿美元)、泰国(113.4亿美元)。这也是东盟十国中对缅甸投资最多的国家,此外还有越南、马来西亚两个东盟国家分别在缅甸投资21.65亿美元、19.63亿美元。

北京眼中,昂山素季对中国友好,但远不如军政府那般可靠。中国囊括36个国家在内的“一带一路”计划,缅甸是其蓝图中重要的一环。中国构想了一个人字型“中缅经济走廊”,从中国昆明出发,一路到“皎漂港”,一路到仰光。

中方就人字型经济走廊一共提出了38个项目,但是昂山政府只同意了里面的9个,并且对于中国提议的项目审核相比起过去严格得多,显示出昂山政府对和中国展开全面、更大规模的合作有明显顾虑。

其中,北京认为对中国安全非常重要的皎漂港项目可以绕开美国控制的马六甲海峡,突破美国对中国“海上油汽生命线”的控制,未来从中东来的油气就能从皎漂港上岸,走中缅油气管道直接运入中国境内。原计划是73亿美元的投资,但昂山上台后受到西方压力,大幅缩减皎漂港的建设计划,第一期投资缩减到只有13亿美元,让中国本来想建设的10个大型港口停泊位缩减到只剩2个,大大影响该港的油气输送能力。另外还有一座“密松水电站”,本是中缅合作的七座水电站之一,该水电站90%的发电量将运往中国。水电站2009年12月开工,但很快被总部设在英国的“克钦民族组织”发起大规模抗议。到了2011年,缅甸政府军和克钦独立军爆发军事冲突,水电站建设被迫叫停。昂山上台后,中国多次就密松水电站问题展开交涉,昂山挑明了不愿再搞密松水电站,但也不愿意按中缅协议条款规定的那样赔偿8亿美元。因此对于中国来说,昂山走的多边平衡外交路线,远不如军政府的亲中外交方便。

东盟国家希望缅甸问题内部解决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20年缅甸最大的国外投资来源地是新加坡,该国对缅投资占核定投资总额的34%,中国、香港排第二,占26%。

李显龙的态度早就挑明,在美国与中国之间不选边站,其实就是走不亲美的外交路线。如果要概括这国的政治状态,那就是:目前新加坡人接受国家的主体民族是华人、认同国家作为多民族国家(保持约30%的非华人比例)、肯定主体政治经济文化——英式政治制度和自由市场、既依靠美国的战略保护也依靠中国的经济支持,在中美之间走平衡。

泰国与马来西亚对中国的态度也差不多,走的都是国家安全靠美国、经济发展靠中国路线。因此,当美国拜登政府说要对缅甸实施新的制裁之后,据BBC在3月2日的一篇报道中谈到,对缅甸来说,外国投资的大头来自亚洲,美国制裁影响有限。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仰光商人表示:“这会有心理冲击,但从实际的美元数字来看,我们从未依赖西方投资。”

专注于东南亚政府事务的咨询公司Vriens& Partners为在缅甸投资的外国客户处理价值30亿至40亿美元的项目,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能源、基础设施和通讯等领域。公司管理合伙人汉斯·弗里恩斯(Hans Vriens)表示,缅甸已经受到新冠疫情和投资意愿下降的双重打击,现在比这两者更严重的就是政局动荡。拜登政府威胁恢复对缅制裁,西方和日本公司今后在投资缅甸时都会犹豫再三,这会使得相关业务转向中国。

目前,缅甸的双方对峙仍然激烈,双方都无退让意愿。民盟一方,支持者多,近30个西方国家与联合国都明确表态支持,更有捍卫民主这张道义牌激励人心,但实际上可打的王牌并不多,目前可选项是给民盟新成立的政府提供资金;军政府一方,依仗枪杆子,背后有中国,现在还加上俄罗斯,还加上中国与东盟几国主张按照《缅甸宪法》解决纷争。双方成了道义优势对武力优势之局,手中的牌是民盟在大选中舞弊。现在,这场由缅甸国内大选引发的军事政变,在舞台上角力的双方只是明牌,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双方的后台。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3/1576459.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