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陈光诚:从没东西可吃到没东西能吃 子孙后代大灾难

—沦陷区究竟是进步了还是弃本逐末?

作者:
记得数年前与友人交流时,他们说:“过去是没有什么东西可吃,现在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吃。中国已经成了一个互害的社会,做罐头的不吃罐头;做点心的不吃点心。总之做什么的人不吃什么。那些还在吃的人,只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到底掺了多少假,到底有多么毒或多么脏……!”

          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中国人讲“民以食为天”,中共窃国统治沦陷区七十多年来,很多人总是拿中共给人民松绑后能吃饱饭以及后期十年发展取得的成就,与曾经人祸频出的之前三十年相比,并以此得出“取得了巨大进步”的结论。

从小就听老人们不断告诉我们中共统治最初三十年自己忍饥挨饿的种种经历。尤其是1950年代后期,中共为了“大炼钢铁”不顾正常生产,导致在根本没有所谓“自然灾害”的情况下,大批平民百姓被饿死的悲惨史实。

新华社记者、《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杨继绳先生经过多年研究写作,出版《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一书,是有关中国1958-1962年“大饥荒”最详实、最权威的记录之一。杨继绳研究认为:从1958年到1962年期间,中国饿死三千六百万人;因饥饿造成出生率降低,少出生人数为四千万人;饿死人数加上因饥饿而少出生的人数,共计七千六百万人。

虽然时代不同无法直接以数字相比,但我还是想问一句:既使是在并不太遥远的清政府统治下,什么时候曾有过饿死人的数量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会比中共治下饿死人比例更大?这还没有计算,因中共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被迫害致死的人数。由此明显看到,中共窃国后最初三十年所有的灾难,都是中共统治所造成的人祸。

据老人们讲,民国时候虽然很多百姓食物不足、资源缺乏,但也没有发生中共窃国后数千万人饿死的事情。民国时期,受过良好教育的地主乡绅们经常会自发救济落难的灾民。对黎民百姓而言,毕竟只要能过得去,极少有人愿意沿街乞讨。退一万步讲,即使百姓从地里随便挖一些野菜也是可以放心煮煮吃的,大自然的一切馈赠都能让人们有机会继续生存下去。

可是现在呢?早年的地主都被中共抢夺一空、批斗杀害……,侥幸免于一死的早已变成了平民。之后,只剩下一个垄断一切的中共大地主了。没有了竞争,它的统治再无道,做得再不好,你也没有把它和平“请下去”的选项。虽然表面看,民众可以吃到东西多了,可是除了享受“特供”的中共官僚们之外,对于普通百姓而言“什么东西还能放心吃?”成了新的生命攸关、健康攸关的严峻问题。

不久前,沦陷区很多人因为吃了看上去非常新鲜,但是谁知是用一种什么药剂泡过的大枣而生病,食用者出现喉咙肿痛、声音嘶哑、咳嗽、腹痛腹泻等症状……。读到到这里,我想您若了解沦陷区,肯定想到了带有“苏丹红”的咸鸭蛋、掺进大量滑石粉的面粉、用地沟油炒出的菜,以及用“膨大剂”和大量农药种出的水果、蔬菜和花生,还有掺了三聚氰胺的牛奶,以及把孩子们打残了的毒疫苗……。

记得数年前与友人交流时,他们说:“过去是没有什么东西可吃,现在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吃。中国已经成了一个互害的社会,做罐头的不吃罐头;做点心的不吃点心。总之做什么的人不吃什么。那些还在吃的人,只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到底掺了多少假,到底有多么毒或多么脏……!”

随著共产红毒不断从城市进一步向乡村蔓延,社会道德不断地沦丧,就连人们的道德评价标准都已扭曲变形了。越来越多的人心中的主要地位被金钱占据,什么道德、孝道、良知、正直、善良、责任、真爱等等支撑家庭、维护社会良性运转的东西,都早已靠边站了。中共建政前,百姓虽然有时因战乱等会皮囊半饱,可是吃进去的是五谷精华颗粒养身;而如今,虽然皮囊满满,可是吃进去的何止是糟粕,简直就是毒物!

这种通过用透支未来寿命换取饱食感觉的生活,真的是中国百姓想要的吗?我想,正常人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此,我们必须认真思考:从没东西可吃到没东西能吃,中共治下的沦陷区究竟是进步了,还是一直在弃本逐末?一个连饮食安全都无法保障的国家,何谈强大?一个武装到牙齿却不顾人民死活的政权,怎么有脸说自己“光荣正确”?中国社会到底要被中共带往何处?我们如何才能摆脱共产幽灵的附体,挣脱马列毛思想魔咒的枷锁,回归用常识判断是非,回到买来什么食品都尽可以放心吃下去的最起码正常自然生活?!

世世代代讲“民以食为天”的中国百姓,怎样才能夺回和洁净我们和我们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这片天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6/1577529.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