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死后30年身份才曝光的中共王牌特工

—去世30年才曝光的潜伏者阎又文

作者:
一些地下党员不止一次注意过阎又文,但阎又文严守上级定下的纪律,任何其他中共地下党组织发来的信号,他一概当作没看见。他只同王玉进行单线联系,王玉的上级,就是罗青长,罗青长直接向李克农汇报,李克农就直接通到周恩来了。

1949年2月,阎又文(右一)随傅作义(右三)在西柏坡与周恩来(左三)合影

阎又文他是前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称赞的中共特工精英。中共建政前,他潜伏在国民政府高级将领傅作义身边,为共产党内战胜出立下汗马功劳,中共建政后,他的身份继续保密,直到1993年才彻底解密。

寻找父亲身份

父亲阎又文的身份之谜,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成了阎家子女的心头之痛。

先是大女儿阎恩兰到了入团的年龄。她所在中学告诉她,“你们家政治历史很复杂”而没有资格加入共青团。

在履历表上,孩子们在出身栏填的都是“革干”(革命干部)——当年参加国军投共的将领的子女们都是这么填的。阎又文是傅作义的秘书,1955年随着傅作义到水利部当农田水利局副局长(后来归并到农业部),并在1958年加入了共产党。

但是,每当阎家的孩子们入团、入党、提干时,组织部门多次派人去调查,却发现阎又文的身份根本搞不清。他的“国民党起义人员”身份,在统战部、政协的相应档案里都查不到,统战部门说他不是“统战对象,是共产党”,但是在中共组织部的档案中,又查不到他中共建政前做过什么革命工作。

1962年9月25日,阎又文的生命轨迹终止在担任农业部粮油局局长的职务上,时年48岁。临终前他对妻子留下一句话:“有事找组织。”

彼时,阎家最大的孩子24岁,最小的六女儿才8岁。子女们对父亲的记忆停止了,而对历史真相的寻找才刚刚开始。这一找,就是30年。

潜伏在傅作义身边

如果没有王玉的出现,阎又文人生或许是另外一番模样。

1946年过年后的一天,阎又文照常在傅作义长官司令部办公室工作,机要室秘书薛起禄带来一个人。这个人对阎又文说要找在绥远工作的弟弟,称弟弟吩咐,可托“阎又文长官”转交信件。阎又文上下打量了眼前的这个人,回答“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便继续低头看报,不再理他。

这个要“找弟弟”的人,便是陕甘宁边区保安处派来的王玉。他此行的任务就是找到阎又文。他颇费周折打听到阎就是傅的机要秘书,想方设法乔装成商人拉拢薛起禄,以便接近阎又文。

这次接头虽未成功,但总算成功见到阎又文。阎又文现在是傅作义的红人,任国民党第12战区政治部副主任,上校军衔(后升任少将),并兼任十二战区机关报《奋斗日报》社长。

几天后,王玉又出现在阎又文的家中。

阎的母亲把这个“找弟弟”并提了两盒糕点直接登门拜访的人领进屋。待阎母转身出屋,王玉立刻连问了阎又文三个问题:“你叫阎又文吗?你是山西荣河人吗?你是山西大学毕业的吗?”

阎有些疑惑,然后慎重地点头称是。王玉站起来单刀直入:“阎又文同志,我是从延安来的。党中央派我来找你。”阎又文听完,情绪激动地跨前一步,握住了王玉的手,说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年了!”

原来,阎就是“潜伏”在傅作义部队的地下党员。早在1938年国共合作期间,中共特派员潘纪文在傅作义的部队协助政工时,就“瞄”上了这位才华出众、深得傅作义赏识的私人秘书阎又文,并秘密将其发展为地下党员。

然而,一年以后,傅作义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共产党的政工干部被“礼送出境”。事出紧急,中共组织来不及做出妥当安排,阎又文从此便与中共组织失去了联系。

与中共组织恢复关系不久,阎又文就被推到了内战烟云的风口浪尖上。

致毛泽东的公开信

1946年,傅作义部与解放军直接发生冲突。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向盟军投降,傅作义是12战区司令,绥远省主席。他秉承蒋介石的旨意,在陕坝下令所属各部向绥东挺进:1946年9月初攻占卓资山,17日攻占集宁,19日攻占丰镇,矛头直指中共军队在华北地区占领的最大城市张家口。

傅作义让阎又文写一封致毛泽东的公开信,这个烫手的山芋可把阎又文为难坏了:如果只是一篇文稿,手到即成。可是这个电报是在骂共产党,骂自己的组织,骂自己的领袖。不写呢,又是自己份内的事,无法拒绝。阎又文找到了王玉,请示怎么做。

王玉和阎又文接上头以后,就与阎建立了绝密的单线联系。另一方面,王玉又以商人的身份拉拢薛起禄,持着国民党第12战区司令部机要室的证件,往来于归绥和包头。他们联系的地点就在阎又文开的一间布店,这间布店连阎的妻子都不知道。

很快,周恩来指示:“要骂得狠些,要能够激起解放区军民义愤,能够导致傅作义狂妄自大。”

9月20日,傅作义部队机关报《奋斗日报》刊登了《致毛泽东公开电》,第二天,国民政府南京《中央日报》全文转载,大字标题:傅作义电劝毛泽东希接受教训放下武器,参加政府促进宪政。

阎又文把这篇傅作义致毛泽东的“檄文”写得洋洋洒洒,言语犀利,字里行间极尽讥讽、嘲笑、挖苦之能事。文章发表之后,在两方面都产生了如中共中央所期望的影响。毛泽东要求延安《解放日报》全文转载,说“奇文共欣赏”。

与傅作义“共同进退”

然而,所有的这一切,阎又文的夫人丁宴秋一点都不知情。阎又文回到家后是一个话很少的人。丁宴秋平常更多是与邻居们来往,照顾孩子们上学,料理家务。

1948年12月底,丁宴秋重病,生命垂危,阎又文已经多天没有回家了。全家乱作一团。不久,阎又文匆忙回了一次家,他看望了妻子做了医护安排后,对大女儿说:“傅伯伯那边需要我,家里的担子你要分担一些,帮大人们照顾妈妈。”才11岁的女儿泪眼汪汪地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不知所措。他们长大后才知道,那些天正是解放军占领北平的关键时刻。

12月14日,解放军完成了对北平的合围,就在十几天前,解放军突然调整战略,东北野战军主力分三路提前入关,包围唐山、塘沽、天津的国军,阻断了傅作义的海上退路。随后华北野战军突然出现在张家口以西地区,也断绝了傅作义的西逃之路。

围城期间,傅作义的代表出城与解放军进行着秘密谈判,而另一方面蒋介石的特使也轮番飞到北平,令其南撤。傅作义顾虑重重,摇摆在战与和之间。尤其得知自己也在共产党25日宣布的以蒋介石为首的43名重要战犯名列当中后,他的情绪极不稳定。

阎又文与傅作义同吃同住了20多天,期间只回了那一次家。那次,也是看到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来了,觉得一时还出不了什么事,才匆匆跑回家看一眼妻子的。

阎又文从直觉中猜出傅冬菊是中共地下党员。有一天,傅冬菊从傅作义处离开时,阎又文发现有特务跟踪。他对傅冬菊说,我搭你的车吧,要去办点事。但是当车开到北京城的一个城门时,阎又文说到了,车就在城门洞里停下来。傅冬菊心里奇怪,到城门里能去找谁呢?阎又文下了车,就迎上了国民党特工的车。他训斥道:傅长官大小姐的车,你们也敢跟踪?

就在这时,傅冬菊的车已经驶远,而特务们即使想改道追上,在城门洞里也调不了车头。当时傅冬菊就感到了些什么,难道阎又文也是地下党?

阎又文的“地下党”身份,到中共建政后那么多年却一直都没有解密,给他本人造成了诸多困扰。

直到去世都没有公开身份

中共建政后,许许多多地下党员的身份纷纷解密、“归队”。但按照组织的安排,阎又文的真实身份没有公开。知道阎的历史的,除当年的单线联系人王玉外,就是中央有关部门的少数高层领导了。

据平津战役纪念馆统计,当时北平地下党有3000人之众,外围人员超过5000人。而且平津战事未开,地下党员已经形成一条巨大的暗河,渗透到傅作义集团的每一个角落,其中就包括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

也有一些中共地下党员不止一次注意过阎又文,但阎又文严守上级定下的纪律,任何其他中共地下党组织发来的信号,他一概当作没看见。他只同王玉进行单线联系,王玉的上级,就是罗青长,罗青长直接向李克农汇报,李克农就直接通到周恩来了。

尽管阎又文与中共的联系是极端秘密的,但是并不是没有人了解阎又文的过去。在上山西大学的时候,阎又文是个左倾的进步青年。到傅作义的部队以后,当时同在傅部队中的一位地下党员,与阎又文是非常好的朋友。在多年没来往后,他后来看到了阎又文为傅作义写的那封公开信,坚信阎已经改变政治立场,从此与阎家再无往来。

加之,在这期间,若干地方线的地下党员试图与阎建立秘密联系遭拒,又进一步加深了这些了解阎又文过去的人的误解。

中共建政之后,阎的身份不公开,无意间却成了早年对他误解的一个佐证。

甚至直到1997年,一部公开播出的讲述解放军占领北平的电视剧中,阎又文仍是反面的角色。

但阎却从不申辩。直至1962年去世,他也未透露只字。

罗青长说阎又文是这一行的“精英”,他指的是,阎又文是很少的既能出色完成任务,又能“白皮红心”掩护得极好,从未失过手、从未引起过怀疑的中共高级情报人员。他的情报,都可以影响到中共中央的战略决策。

至此,阎又文的身份终于大白于天下。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看历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6/1577720.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