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田云:奇迹还是耻辱——透视中共减贫白皮书

作者:
所谓“世界头等大事”,乃是为中共打造“面子工程”,累积炫耀的资本,以利其加强对内统治和对外渗透,最终目的是为中共权贵集团创造更多的利益。这类“大事”每每劳民伤财,为官商勾结、巧取豪夺大开门路。

图为2018年4月23日四川阿坝州村民正在将牲畜的食料运送到老村落。(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4月6日,中共国新办发表了《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白皮书,称中共之脱贫攻坚为“兑现庄严承诺创造人间奇迹”。

在新闻发布会上,中宣部副部长徐麟称:“中国之所以消除绝对贫困,最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的人民情怀,从党的领袖到普通党员干部,都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

显然,强调党的伟大、党的恩情,乃是中共减贫的真正动机。不过,文宣虽然动人,却难掩实情与尴尬。

一、官方数据说明了什么?

2021年2月25日,中共喉舌新华网刊发《这项奇迹,中国是怎么做到的?》,文章引用世界银行2013年发布的《世界发展指标》报告写道:

“1981年至2010年,占世界极度贫困人口前3位的国家和地区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印度和中国。其中,撒哈拉以南非洲、印度的贫困人口总数占世界极度贫困人口的比例30年来有所上升,而中国这一比例从1981年的43%显著下降至13%……”

请注意,1981年至2010年,即中共执政31年至60年后,中国的极度贫困人口连续近30年高居世界第三位,而具体贫困人数一度占世界极度贫困人口将近一半。对于执政党来说,这是功绩还是耻辱?

中共一直自吹“伟光正”,为何在其治下,数以亿计的国民几十年如一日地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难道,这也是清政府和国民政府遗留的问题?

众所周知,从建政起到1970年代末,中共不间断地大搞政治运动,所谓“抓革命促生产”非但没有激活经济,反而导致了人为的大饥荒惨剧。据大陆学者谭松等人调查指出,血腥的“土改”消灭了中国农村的精英阶层(乡绅),残杀了大批富裕、勤劳的农民,破坏了乡村的和谐,改变了传统的农村贫富价值观。因此,对于中国农村出现庞大的贫困人口,中共难辞其咎。

党媒还给出了一些数字:“中国贫困人口从2012年年底的9899万人减少到2019年年底的551万人,连续7年每年减贫1000万人以上。2020年,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

明眼人一看便知,中共所称的“全部脱贫”是指官方“现行标准下”告别“绝对贫困”,而非“相对贫困”。而且所谓每年减贫超过一千万人,是在最高层强力动员、强令各级完成的硬性规定下“达标”的,背后的水分和猫腻可想而知。

二、严苛的扶贫标准——中共自打耳光

上述新华社文稿简述中共官方这些年来对扶贫标准的调整,“1986年,国家统计局和国务院扶贫办在1984年农村住户调查数据的基础上,合作制定了第一条正式的贫困线,确定绝对贫困线为人均纯收入206元/年,每人每天不足1元。当时世界银行提出的最低贫困人口标准是每人每天1美元,贫困人口标准是每人每天2美元。”

要知道,人均纯收入206元人民币一年,人均每天5毛6分钱,是当时世界银行最低贫困标准的16%。也就是说,中共用极低的标准线把本应受到救济的大批民众挡在门外,这也同时降低了本国贫困人口数目和比例,减轻了中共理应承担的责任。

文章大言不惭地写道:“2000年,考虑到我国贫困线标准过于苛刻,将很多贫困人群排挤在政策扶持的门槛之外,于是国家统计局又制定了一条低收入线,即865元/年。”“从2010年起,我国开始大幅调整官方贫困线。2011年,上升为2300元/年,这一标准比2009年提高了92%。此后每年根据价格变化水平做出相应调整,2015年标准提高到2855元/年。”

2855元人民币相当于当时的439.9美元,即人均每天1.2美元,而当年10月世界银行将极端贫困标准从1.5美元调高至1.9美元。

三、绝对贫困以外的相对贫困

中共高调宣扬的脱贫成绩,指的是“绝对贫困”,然而,还有更大数量的中国民众陷于长期性的贫困中。中共总理李克强去年5月披露,6亿中国人月收入仅有千元。这6亿人肯定是穷困潦倒,入不敷出,却不属于脱贫攻坚要扶持的对象。中共当局有无考虑过,怎样帮助他们走向小康?

2018年,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贫困与共享繁荣:拼出贫困的拼图》报告,中等偏低收入国家的贫困线标准为:每天生活费低于3.2美元,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标准是每天生活费5.5美元。

根据中共官方的人均国民收入资料,中国现已成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那么按照世银的标准,李克强所指的6亿中国人其实就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四、中共何来“人民情怀”?

4月7日,党媒称,脱贫地区“多年遇到的像行路难、吃水难、用电难、通信难等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

人们要问,中共执政71年,为何上亿民众陷于贫困,为何“行路难、吃水难、用电难、通信难”会在许多地区持续多年?人们还要问,多少领袖和党员与贫困地区的百姓共患难,共同面对“行路难、吃水难、用电难、通信难”?

山西省吕梁是全国14个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贪腐金额高达10.4亿元,这笔巨款比山西省倒数9个贫困县一年的财政收入总和还要多。再如,河北省大名县也是贫困县,原县委书记边飞因贪污1.01亿元被查处,而接替他的房延生几年后也因违纪落马。

仅此两例足以说明,所谓“从党的最高领袖到普通党员干部,都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乃是彻头彻尾的谎话。

4月4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的一篇评论声称:“今日之中国,敢办也能办成世界头等大事。建设三峡工程、青藏铁路、港珠澳大桥,实施南水北调、西气东输、西电东送工程,举办奥运会、世博会、进博会……,中华大地上正在创造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

所谓“世界头等大事”,乃是为中共打造“面子工程”,累积炫耀的资本,以利其加强对内统治和对外渗透,最终目的是为中共权贵集团创造更多的利益。这类“大事”每每劳民伤财,为官商勾结、巧取豪夺大开门路。

中共大张旗鼓地庆祝脱贫攻坚战的“胜利”,却不敢正视一桩桩悲剧:

2003年夏天,陕西省榆林县农民景统仕的女儿以高分考上东北师范大学。第一年学杂费大概需要人民币1万元。53岁的景统仕已经负债累累,选择了喝农药自杀。

2016年8月24日下午,甘肃省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28岁的村民杨改兰杀死了自己的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她的丈夫李克英料理完妻儿的后事,也服毒身亡。据村民披露,他们走上绝路是因为穷得过不下去,本来三年前杨家还有低保,但是后来不知为何,村镇把低保取消了。

2018年1月9日清晨,8岁的云南男孩王福满饿着肚子,冒着零下9度的严寒,步行一个多小时去上学。当他走进教室时,头发和眉毛上结满了“冰花”。这条消息在网上广传,王福满的贫寒家境受到媒体关注,政府的“精准扶贫”被打脸。

2020年1月,贵州女大学生吴花燕因贫病去世,生前很长时间每天只有两元的生活费。

中共宣扬的“解放后”的“新中国”,诞生了多如牛毛的亿元贪官,上演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就是中共治下的人间“奇迹”。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407.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