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一剑飘尘:到底谁仇恨亚裔?马丁路德金政治不正确了

作者:
提及种族歧视,不就是白人歧视有色人种吗?但最近的几起攻击案,疑犯没有一个是白人!倒是以深色人种居多。我这只是举出事实,不涉及我自己对于各个种族的认知。看看,连我这一贯胆大妄为的,在牵涉到种族问题上,都不得不“政治正确”地先给自己脱罪,而不敢肆无忌惮。可见美国的言论自由,已经沦落到如何地步。显然,即使简单的归纳法,至少也得出一个结论:对亚裔的歧视与美国传统的“白人歧视”无关。而如果我们更深一步研究这些案例,就会发现,那些疑凶基本都有前科,有的人本身就是屡犯。

最近在美国纽约、旧金山等地,出现多起亚裔被攻击事件。引发了又一场全美国的人权进步运动:反对仇恨亚裔。身为亚裔的我,当然不甚感激涕零落花流水:看看,美国种族歧视如此严重啊,还是需要左派的进步主义。

由这几起亚裔被攻击事件,简单归纳就很容易得出“歧视亚裔”的结论。但这显然只是小学生的数学水平。可悲的是,美国教育界事实上已经倒退到数学都要被视作“种族歧视”的地步。这可是西雅图学区正式的官方教育大纲的说明。所以,绝大多数美国人只会简单地归纳统计,也就必然。但事实上,相对于美国2,000多万亚裔,这种案例并不算多。比每天被汽车撞倒的亚裔,少得不能再少。所以,我虽然享受了这波来自左派的“进步关怀”,但我的理性告诉我:仅仅凭这几起案件,就说什么“反对歧视亚裔”,实在是不符合统计学。

而提及种族歧视,不就是白人歧视有色人种吗?但最近的几起攻击案,疑犯没有一个是白人!倒是以深色人种居多。我这只是举出事实,不涉及我自己对于各个种族的认知。看看,连我这一贯胆大妄为的,在牵涉到种族问题上,都不得不“政治正确”地先给自己脱罪,而不敢肆无忌惮。可见美国的言论自由,已经沦落到如何地步。显然,即使简单的归纳法,至少也得出一个结论:对亚裔的歧视与美国传统的“白人歧视”无关。而如果我们更深一步研究这些案例,就会发现,那些疑凶基本都有前科,有的人本身就是屡犯。而这类案件,也都发生在民主党占据绝对控制地位的大都市。

这类城市的共同特点就是:都支持BLM运动,也都大幅削减了警察经费。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想:这种攻击现象,也许只是因为大街上的行凶作恶之徒更多了的缘故呢?我们是不是更应该反对削减警察经费,更应该呼吁严惩犯罪行为?以我们洛杉矶为例,今年头三个月,警察逮捕的杀人犯相比2020年同期增加了45.2%,相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91.5%!是不是触目惊心?这其中有多少是惯犯,我就找不到统计数据了。但显然,在这些因为支持BLM运动而减少警察经费的大都市,犯罪率大幅度上升。当然,根据目前的数据,也无法否认不存在歧视亚裔的现象。但至少应该调查清楚,其他族裔被攻击的现象有没有增加?还应该公布,这些攻击亚裔的罪犯的背景。只有这样深入分析,才能真正满足统计学的几个要素。但显然,在一个认为数学都是种族歧视的国家,这样的要求显然也是政治不正确的。而实际上,亚裔的数学成绩普遍比其他族裔好。这种对于数学的诋毁,难道不是典型的对于亚裔的歧视吗?

平权法案就是种族歧视

马丁路德金当初的名言:我有一个梦,有朝一日,我的四个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以肤色而是以品行来评判一个人优劣的国度里。如果放在今天的美国,这句话就是政治不正确,就是种族主义。以品行评判一个人的优劣,那怎么行呢?特定人群的孩子,品行当然应该低劣!这才是今天民主党这些左派政客骨子里的想法。所以,看起来民主党政客无所不用其极地帮助特定族群,而事实上,是他们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这些族群低劣,只有获得特殊照顾才可以适应社会。难道这不是公然的种族歧视?

随着民主党政权的上台,未来的美国将是一个更加种族歧视的国家。这种歧视将远比街头小混混推倒一个华裔老太太要严重得多。这种歧视,将成为国家制度性的歧视。实际上,美国广为人知的平权法案,就是一个种族歧视的法案。比如大学录取,凭什么要照顾特定种族,而不是仅仅根据个人的能力和品行择优录取?这种在平权法案保护下的录取方式,耽误了多少华裔学子?所以,作为亚裔反对种族歧视,应该反对的是这种制度性的歧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9/1578873.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