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谢田:基辛格警告 为什么提一战而不是二战

—基辛格的苦心警告与荒唐建议

作者:
颇为耐人寻味的是,基辛格为什么会提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而不是人们更加熟悉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大战结束后,巴黎和会签署和约。但从此之后,世界发生了真正的转变。英镑的霸权地位遭到美元的削弱,欧洲衰退,美日兴起,共产主义也随之趁机作乱。在中国,借着“五四运动”,共产主义的邪恶思潮进入了中国。

谢田:基辛格的苦心警告与荒唐建议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先后七十多次到访中国。图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北京大会堂接见基辛格。资料图

美国前国务卿、中共的“老朋友”基辛格 警告说,美中两国必须达成谅解,否则,我们的世界会“面临第一次世界大战 前的危险”。应该说,这是基辛格博士一个颇具用心、竭尽全力为中共操心不已的、一个煞费苦心的警告;但是呢,他提出的解决方案和给美国政府的建议,则非常荒谬并相当危险。

据法新社报导,现年97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 月前表示说,美国与西方盟友需要与中国就全球新秩序“达成谅解”,否则,将面临“第一次世界大战 前的危险情况”。路透社的报导表示,这是基辛格在伦敦的查塔姆社(Chatham House)的一次视频会议中作出的表述。

查塔姆社或“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是伦敦一个独立的政策研究机构,旨在对国际事务和全球挑战提出权威的评述。查塔姆社为人们所知,还因为他们创立了所谓的“查塔姆社规则”(Chatham House Rule)。“查塔姆规则”是说,参加按这个规则进行的会议时,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引用、发挥从会议讨论中获取的讯息,并自由发言;但发言者本身和其他任何与会者的个人身份和所属机构的讯息,任何人都不得披露。这就是“查塔姆社规则”,其目的是鼓励开放式的讨论。

基辛格强调说,现在比过去要危险得多,双方的高科技武器可能会导致“激烈的冲突”。 “双方不断发生冲突,虽然很多冲突可以解决,但总会有冲突失控的时候。”基辛格还表示,“中国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在国家控制下,其实现技术进步的组织能力让人赞叹”。他又同时说:“但这不一定意味着中国在本世纪会在所有技术方面都将领先。”

基辛格提醒说:“美国要与中国这样的竞争对手谈判很艰难,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是否会接受新秩序。”基辛格还强调,西方必须要相信自己。基辛格半个世纪后的继任者、拜登的国务卿布林肯则表示,美中关系的很多方面“正变得越来越敌对,虽然两国之间仍有合作的空间。”

颇为耐人寻味的是,基辛格为什么会提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而不是人们更加熟悉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战)从1914年7月打到1918年11月,持续了4年多。战争从欧洲、非洲、中东,打到太平洋群岛、中国的山东及南北美洲海岸。一战的结果是协约国取胜,而德意志帝国、俄罗斯帝国、鄂图曼帝国及奥匈帝国土崩瓦解。

一战主要发生在欧洲,但战火最终延烧至全球,大多数国家都被卷入。打赢了的协约国包括法国、大英帝国、俄罗斯、塞尔维亚王国、黑山王国、比利时、大日本帝国、意大利、葡萄牙、罗马尼亚、美国、希腊、中华民国、和泰国。战败了的同盟国,则包括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奥斯曼帝国、和保加利亚。6,500万人参战,最后,以约2,000万人受伤、超过1,600万人丧生而告终。

虽然一战的导火索是奥匈帝国的皇储斐迪南大公和妻子索菲亚在塞尔维亚被刺身亡,但开战的真正原因,历史学家认为,是极端的民族主义、普法战争后的法国复仇主义、巴尔干半岛的紧张局势、对殖民地的争夺、和各国之间的军备竞赛。

一战之前,就出现了摩洛哥两次危机、波斯尼亚危机、巴尔干两次战争、直到萨拉热窝的暗杀,最后导致战争爆发。在西方战线,经历了德军的进攻和美国的参战;东方战线,则有德俄交战、俄军反击;南方战线,是巴尔干战场、奥斯曼土耳其战场、意大利转投协约国、和罗马尼亚参战。变成世界大战之后,日本出兵,拉美诸国参战,中华民国也参战。除了陆地战争,还有海上的战争。

美国的参战,始于德国潜艇攻击英国邮轮,邮轮上一大部分乘客是美国人。因为德国持续的、无限制的潜艇攻击,多艘美国船只被击沉,美国随后与德国断交。德国人希望美国后院起火,对墨西哥说,如果墨西哥对美宣战,德国将协助墨西哥取回美墨战争后割让给美国的失地!这给了美国参战的依据,随后向德国宣战。

日本在甲午海战和日俄战争后,打败大清帝国和俄罗斯帝国;因为有英日的同盟,因此在一战中加入协约国,向同盟国宣战。日本参战后发动青岛战役,攻打并占领了德国在亚洲最大的军港—-中国的青岛。

中华民国的北洋段祺瑞政府,为了利益投向协约国,与德国断交并向德奥宣战,收回了天津德租界、奥租界和汉口德租界。中华民国没有派兵参战,只是通过官方与非官方的渠道组织数十万华工前往欧洲,编成正规的中国劳工旅,为协约国担负后勤。值得一提的是,北洋政府在一战中,还趁机占领了外蒙古!

大战结束后,巴黎和会签署和约。但从此之后,世界发生了真正的转变。英镑的霸权地位遭到美元的削弱,欧洲衰退,美日兴起,共产主义也随之趁机作乱。在中国,借着“五四运动”,共产主义的邪恶思潮进入了中国。

抚今追昔,欧洲当年有强烈的极端民族主义;英国对原材料市场实施垄断;大英帝国殖民地的贸易体系涵盖印度、澳大利亚等世界1/4的人口;美国内需市场庞大、但实行贸易保护;德国和日本市场狭小、发展有限,最终选择扩张。自由贸易的理论家们认为,如果在一战前实行市场开放、自由贸易,取消关税,可能就不会有第一次世界大战。研究金融的人们,则注意到一战前的古典金本位制是怎么终结的:英国因战争开支巨大、黄金外​​流,英镑遭到挤兑,最后眼睁睁看着美元取而代之、成为新的霸权货币。

显然,历史的轮回虽然相似,但不会完全相同。但纵观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历史,探索其背后的根源,审视巴尔干半岛的极端​​民族主义、普法战争后的法国复仇主义、对国际市场的争夺、和各国的军备竞赛,回首当今世界,的确有百年前的许多影子。经济和历史学家认为,如果有市场开放、自由贸易、关税豁免,人类可能会避免第一次世界大战。今天中共煽动的极端民族主义、敌视西方的复仇主义、对国际市场的掠夺、和穷兵黩武的军备竞赛,与当年何其相像?中共也正在布下大规模战争的种子。基辛格选择一战作为参照,的确有其独到的观察和深刻的见解。

然而,虽然基辛格的警告颇有见地、甚至煞费苦心,但他的建议却非常荒唐也非常的误导,并有替中共操心、帮中共解套之嫌。按他对中共的了解,怎么可能做出“美国与西方盟友需要与中国就全球新秩序‘达成谅解’”的建议?中共不似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或奥斯曼帝国,而是超越所有邪恶帝国的共产主义政权。中共对全球秩序嗤之以鼻,更没有与西方达成谅解的可能!美国的有识之士已意识到,如果不灭掉中共,中共就会灭掉整个西方世界,并奴役人类!

的确,当今的国际社会比100年前要危险得多,高科技武器会导致“激烈冲突”。禁止中共接触最尖端的高科技武器,才是避免冲突的关键,这也是川普主义已经实施的正确国策。寻求与中共“达成谅解”,只会加速中共获取尖端武器的步伐。一个用人工智能、基因武器武装起来的政权,知道自己终将会被历史抛弃、被中国人民唾弃,它怎么可能坐下来与美国谈判、寻求和平共处?

基辛格的建议极尽荒唐,希望不会让布林肯迷失方向。但拜登的团队如果继续执迷不悟、认为美中之间“仍有合作的空间”,萨拉热窝的枪声,还真的有可能重演!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9/1578882.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