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针对中共? 日本禁止两千种种子携带出境

据日本共同社4月9日报导,日本修改后的《种苗法》于4月1日施行,规定禁止把国内研发的品牌果实等的种子和树苗违规携带出境。

中共承认,中国种业过度依赖“洋种子”,隐藏“断种”风险。图为资料图。

日本农林水产省4月9日公布了禁止携带出境等的1975个品种种子,若违反规定,将对个人将处以10年以下徒刑或者1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0万元)以下罚金。

据日本共同社4月9日报导,日本修改后的《种苗法》于4月1日施行,规定禁止把国内研发的品牌果实等的种子和树苗违规携带出境。

农林水产省9日首次公布了禁止携带出境的对象品种,以“农业与食品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机构”(农研机构)和42个道府县注册的大米和果实为主,具体包括长野县的生菜“信浓希望”、鸟取县的梨“秋甘泉”等1702个注册品种,以及正在申请注册的273个品种。今后还将陆续追加民间企业的注册品种。

报导表示,如果违反该禁令,对个人将处以10年以下徒刑或者1000万日元以下罚金,对法人单位则处以3亿日元以下罚金。

评论人士文小刚认为,此举有可能主要是针对中共。因为中共今年2月份发文件称要打好种子业的“翻身仗”。而在去年12月,习近平北京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种子已经成了中国农业的一大困境。此次,也许日本未必是明确针对中国,但是客观上确实起到了对中国需要的种子“卡脖子”的作用。

据中国种子贸易协会(CNSTA)发布的《2019年中国农作物种子进出口贸易资料分析》显示,2014年至2019年,种子进口量6.60万吨,出口量2.51万吨,中国对于“洋种子”依赖度达72%。

大陆黄淮海地区种植的玉米主要是美国先锋公司的“先玉355”品种,东北北部地方种植的玉米种子主要是从德国进口。

据中国种子贸易协会的数据,2019年中国蔬菜种子进口2.24亿美元,占农作物种子总进口额(4.35亿美元)的一半以上。即“洋种子”基本基本涵盖了全部品种。

有中国马铃薯之乡的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克山县,近年种植的马铃薯大多都是来自美国,种植面积3万亩,占全县种植面积的一半。在中国蔬菜之乡山东寿光,洋种子所占的份额一度高达80%,目前也仍有30%之多。白萝卜种子大多是韩国进口的,辣椒,则来自以色列,甜菜和黑麦草种子对外依存度达到95%以上。西兰花国产种子占比只有5%,其它则大部分来自日本。

不仅仅是农业种子问题,大陆的家禽家畜也严重依赖进口。

中国的原种猪很多是依靠进口。1994年前,本土猪还占据着中国90%以上的市场份额,而到了2007年,这一数位已下滑到2%。引进的种猪包括美国的杜洛克猪、丹麦的长白猪和英国的大约克猪。据《布瑞克农业大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种猪进口总量超过2万头,创下历史新高。

于2020年底卸任的中共农业农村部前部长韩长赋曾经表示:中国的祖代鸡,几乎全靠进口。2014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也说:如今北京烤鸭99%都是英国樱桃谷鸭的鸭种。

面对种子被“卡脖子”的现实,评论员石山表示,中共现在采取的其中一个办法就是从外国连偷带骗。比如台湾的蔬菜和水果种子,据说七成多已经转移到中国大陆去了。同样,中国也从没停止过从美国、日本等地偷种子。

石山认为,现在中共面临种子危机,一旦种子的供应链断裂了可能涉及到整个种族的存亡。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0/1579450.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