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西方净零排放与中共称霸全球战略

—西方净零排放与中共称霸全球战略

作者:
回来检视中共2013年备忘录《9号文件》(注:中共列出七大危害共产党统治地位的危险,以“西方宪政民主”为首,其它则包括对人权“普世价值”的宣扬),不也是象征习近平思想的准确表述?

“(《魔戒》洛汗王国第一任国王)伊欧(Eorl)的住处,是个破烂茅草屋,附近到处都是酒味满身的土匪,还有调皮捣蛋的小鬼,和野狗满地打滚玩耍?”此番鄙视的言词,像极了日前中共驻巴西里约热内卢的领事,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咆哮。说得具体些,在推特上一张“小土豆”(注:“小土豆”是特鲁多在2016年访华期间被取的绰号)照片旁写上:“小子,你最大的成就是搞砸中国和加拿大之间的友好关系,把加拿大变成美国的走狗!败家子!”

而我猜,这“小子”真的翅膀硬了!

我不是刻意要用战狼外交来给外交领事李杨扣帽子,然而这样的形容,俨然已成为北京外交恶霸们的代名词,因为这是习近平向统治世界大业迈开步伐的计划之一。现在,我想请各位特别注意中共的外交战略中,可能藏有未被揭露的地方。

具体而论,如美国国防部顾问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其著作《2049百年马拉松:中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中所揭露的,中国(中共)自世纪闻名的1949年毛泽东血腥革命开始,以其特异的“百年马拉松”方式,朝向成为全球霸主的地位前进。而这和目前西方各国强势主张的计划“到2050年达到净零碳排放”居然不谋而合!正如“气候讨论焦点”(the Climate Discussion Nexus)网站上的视频《红绿威胁》(The Red-Green Menace)中讨论的那般,政客、激进主义者、学者,甚至现在的银行家们都决心坚定,至2050年时世界应停止二氧化碳排放量。而按照北京的理解,届时,习近平也将准备从统治世界的角色,转化为重塑世界秩序之上。但很显然,我们并不是站在同一阵线上。

恶名昭彰的中共,其实并没有跟随大家减少碳排放的政策。虽然他们偶尔也会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但大家心知肚明,那是因他们在意自家颜面罢了。中国实为世界上最大碳排放国,而且排放量每日遽增。它还在国内、外建造了数以百计的燃煤电厂,为其全球经济发展和军事统治提供能源。每当支持净零的西方金融机构,拒绝提供资金给那些贫穷国家建造发电厂时,来自中共的销售员,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态出现,靠着花言巧语、威胁、讪笑等推销伎俩逼你就范。“小子”,只要你买单一次,从此就被掐住脖子!

读者可能知道,我并不爱搞阴谋论。如果去相信像《锡安长老会纪要》(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这样的东西,那将是精神和道德上失序的征兆。且作为一名历史学者,我已看过足够多的世事验证,明白人类终究是无法顺利执行及隐藏我们狡诈的计划。我们顶多有能力按照购物清单买买东西。但人类却可能犯下偌大错误及做出极度不明智的计划,从而造成灾难性的后果。的确,我们以为从希特勒那里学到了重大教训,诚如爱伦·坡(Edgar Allan Poe)笔下的那篇《失窃的信》(The Purloined Letter)所言,希特勒从征服世界到种族灭绝的勃勃野心,其实老早都赤裸地隐藏在他的自传《我的奋斗》(Mein Kampf)当中了。

斯大林也是如此,像他从莫斯科广播电台放送的忿恨言词,及他邪恶的宣言《论列宁主义基础》(Foundations of Leninism);还有前红色高棉最高领导人波尔布特(Pol Pot)等人。那么,回来检视中共2013年备忘录《9号文件》(注:中共列出七大危害共产党统治地位的危险,以“西方宪政民主”为首,其它则包括对人权“普世价值”的宣扬),不也是象征习近平思想的准确表述?

我并不是主张,中共制造全球暖化来摧毁我们,这样的说法会过于偏执。二氧化碳和其它“温室气体”对全球温度影响的问题,其实起源于19世纪西方科学的探索。但如果在一个自由社会里,不去思辩这个问题的后果,很可能是背离我们的根本基础(这也是“气候讨论焦点”网站不会因被霸凌而噤声的原因之一)。

同样地,让一个自由社会忽视对自由的威胁,包括利用高度意识形态、专制的政权等,来剥夺我们的想像,是既不道德,又草率轻蔑的。中共资助西方环保主义者是众所周知之事,就算没有完整的公开记录,但也是事实。尽管中共仍不断增加温室气体的排放,和表现越来越令人反感的战狼外交,但西方环保主义者对来自北京的威胁,竟是出乎意料的慢半拍,包括企图说服西方企业忽视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议题。

平心而论,李杨对特鲁多的财务政策有其独到见解。但是,关于《魔戒》中(白袍巫师)萨鲁曼(Saruman)对伊欧住所的咆哮,比起他在艾辛格(Isengard)的堡垒和计划,洛汗王国只是堆困境下的残骸。故事里萨鲁曼企图同时扮演暴君和顾问的角色,却也都搞砸。而共产政府逐渐发现自己正是扮演冒着上述风险的角色,例如在谈到气候议题时。

如果人为的全球暖化会威胁到人类文明生存,那么就必然要让中共正视它;要是不至于到威胁生存,那当然就没有差别。但不管是哪一种,都没有理由让中共驾车行驶过我们的茅草屋时,从他排放的漫天臭气间,窥见到保险杠上的贴纸:“感谢净零,你们这群‘有用的白痴’。”[注:列宁曾把西方那些信仰共产主义的知识分子称为“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s)。]

原文 How Net Zero by2050 Dovetails With Beijing’s‘Hundred-Year Marathon’刊载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约翰·罗布森(John Robson)是一位纪录片电影制片人,加拿大《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专栏作家,《多切斯特评论》(the Dorchester Review)特约编辑,“气候讨论焦点”(the Climate Discussion Nexus)网站执行长。他最新的纪录片是《环境:真实的故事》(《The Environment: A True Story》)。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英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1/1579747.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