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久违好文】沉雁:花季,从神光照耀心灵开始

作者:
在72年前,那些被胡适苦口婆心也请不走的名人大家们,譬如老舍、傅雷、梁思成和林徽因等等,你不能说他们个个都没有良知,更不能说他们哪一个不聪明,无论如何,他们中的每一个都充分满足"良知+聪明"。但为什么他们就不走呢?这该如何解释?唯一的解释就是,觉醒,是上天的恩典。阳光打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但只有神光才会照进极少数人的心里。这个极少数人就是有幸被拣选的人。

我最近不知被连续灭了多少篇,都懒得去计数了,尤其这几天,差不多刚发出来一会儿就灭了,要说不懊恼、不烦躁、不沮丧,骗鬼都不信。

这状况就像什么呢?就像半夜鬼附身一般,想挣扎却动弹不得,想呼叫却张不开嘴,想放弃抵抗却又万般不舍。

不舍?

时局如此艰难,退一步茫茫无措,进一步万丈深渊,写时评有那么扣人心弦么?

林语堂说:"文章乃案头之山水,山水乃地上之文章。"

我相信,大多数朋友都是喜欢旅游的,路上所见奇峰异景、险涧急滩、神草灵木,无不让人驻足而立流连忘返。然而,如果你恰好遇到了黑导游、黑旅馆、黑景区,再美的山水也会让你一脸沮丧悻悻而归。

最美的风景是人,这话一点不假。

写文章也一样,写作不是唱独角戏,写作不是自言自语,写作是一场与万千读友的无声对话。每一个读者读到一篇文章,就像翻阅案头之山水,读的是文字,触摸的是心灵,相守的是知音。就这样,我和我的读者朋友们,因为文字相遇,就相互构建了一道高山流水的风景。

你是我的风景,我在景中行。从北陲的莫河边到南方的好望角,从学养深厚的名校教授到脚手架上的农民工,从德高望重的耄耋长者到朝九晚五的同龄人,漫步于这些不同地域、不同阶层、不同年份的读者风景中,每一颗光亮的灵魂就像花儿绽放一般,千姿百态,一一令我赏心悦目,感之不尽。

无论是时评的作者还是读者,心照不宣,理当是一群觉醒的成年人构建的风景。没有相当的年龄、相当的阅历和相当的痛苦沉淀,不但写不出来时评,其实读起来也是索然无味。

三年前当我加进好几个研究生读友时,我还是十分震惊。两年前当我加进好几个大学生读友时,我不但震惊,简直有点不敢相信。即便是现在,我都很难理解正在读书的研究生或大学生会喜欢读我写的文章。我自认为我的觉醒年龄明显远远早于同龄人,怎么还会有比我觉醒更早的人呢?

然而,我的不敢相信在两天前又一次被刷新。

是的,你们没看错,她说她是一个高中生。

当我发出疑问时,她迅速截图了他每次抢在我文章被灭前的截屏,说明追我文章已经很久了。

我依然怀疑,就翻开她的朋友圈浏览了一下,果然是在读高三。

我目瞪口呆。

除了震惊和不敢相信外,我心里好像还涌流着一股酸酸的味道。这酸味,明显是嫉妒的浓度远高于羡慕。

有花季少年来追我的文章,这美不胜收的风景理当令我喜不自禁。我怎么还会有嫉妒呢?这就是我今天文章要说的一个主题。

读高三,应该十七八岁的样子。各位看官也许还记得,我去年在五四青年节写了一篇流量过200万的爆款:《大多数死在了18岁,你还过屁的青年节》。仅凭这题目就隐隐流露出,我不但痛心疾首,似乎也有点幸灾乐祸。

我居然遇到了一个18岁的活口,我突然在这个高中生面前没了幸灾乐祸的优越感,酸酸的味道骤然而起。

是的,大多数死在了18岁。在一个从幼儿园就开启辣手摧花模式的教育环境里,哪还有什么花季少年和花季少女?绝大多数还不到高中毕业基本就被虐成了木偶机器人一样的残花败柳。而她,不但还活着,从她心急火燎索要我被灭的文章看,她已经活成了令我难以置信的一枝独秀。

难以置信?

四年来我收到读友们对我文章不少的美誉,其中尤以"视角独特"和"思想深刻"频次最多。这里我也就不再谦虚了。同样是林语堂说:"一个人所能接受的思想深度恰好就是她的觉醒程度"。无论如何,我都难以想象,一个十七八岁的高三学生有这样的觉醒程度。这就是我的难以置信。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觉醒?谁给她的启蒙?

胡适这位集伟大的文学家、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教育家于一身的文化启蒙大师,他连自己的亲生儿子胡思杜都启蒙不了。这是一桩有力印证"启蒙就是伪命题"的铁案。

难道是这位高中生比她的同龄人更聪明更有良知?

在很长时间里,我也接受"觉醒=良知+聪明"的模型。但以下事实又让我否认了这个觉醒模型的实际存在。

在72年前,那些被胡适苦口婆心也请不走的名人大家们,譬如老舍、傅雷、梁思成林徽因等等,你不能说他们个个都没有良知,更不能说他们哪一个不聪明,无论如何,他们中的每一个都充分满足"良知+聪明"。但为什么他们就不走呢?这该如何解释?

唯一的解释就是,觉醒,是上天的恩典。阳光打在每一个人的脸上,但只有神光才会照进极少数人的心里。这个极少数人就是有幸被拣选的人。

我是幸运的,我的读友们都是幸运的,当然,最幸运的是这个高中生。她不但没有凋零,从神光照耀她心灵开始,花季,就伴随她一生。因为,神光照耀处,不再有黄昏。

讲到这里,中老年才觉醒的朋友们,是不是比我还泛酸?酸一会儿就可以了,虽然我们的花季来得更迟一些,但终归来了,我们没有被上帝抛弃,已经赢了这界的大多数。参见我在2019年11月所写的《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永不觉醒》,收录在我《雁过留声》文集的第92篇。

哈弗大学胡佛研究所制作了一张幸福因子排名表,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觉醒。觉醒,花季,幸福,幸福得像花儿一样。就这样无缝对接了。

所谓花季,就是永不凋零的意思。

我相信这位高中生,不会211毕业后被忽悠去做踩曲女。

我相信这位高中生,不会去做走直线的会务倒茶女。

我相信这位高中生,不会出现在抵制美货、抵制日货、抵制欧货的攒动人影中。

我相信这位高中生,这一生都不会做下面视频中的疯婆子。

我相信这位高中生,不会在人到中年后结成树上的果子。

这就够了,一个在18岁之前就已深度觉醒的美丽少年,她将遇到什么样的人,她将做什么样的事,她将怎样安排她的人生,我们都不必担心。神光照亮了她的心灵,更会照亮她的眼睛。

祝贺这位高中生,我们一起祝贺吧!她是撞入我们成人山水画中的一支冰雪花,她是我们觉醒世界里一抹最激励人心的风景。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4/1580901.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