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黄澎孝:自身难保的老航母,不知道出来耀武扬威,想要吓唬谁!

前中华民国国大代表黄澎孝 表示,中共航母缺乏“太空优势”,只是“海上标靶”。一艘缺乏太空优势,犹如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老航母,不知道出来耀武扬威,想要吓唬谁!?

中共派遣军机、军舰持续扰台。图为中共辽宁号航空母舰,资料照。(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军机、军舰持续扰台,隶属美军第七舰队的驱逐舰马侃号日前通过台湾海峡。共军宣布日前航母辽宁号至台湾周边海域演练,未来“将按计划常态组织类似演训活动”。前中华民国国大代表黄澎孝表示,中共航母缺乏“太空优势”,只是“海上标靶”。

二战日本“大和号”战列舰的教训

黄澎孝在脸书表示,4月7日中共辽宁号、驱逐舰南昌号、成都号和太原号、护卫舰黄冈号及综合补给舰呼伦湖号组成的“航母战斗群”,宣称进入台湾“周边海域”演训;但真不凑巧1945年4月7日,也是日本的“大和号”战列舰遭美国军机攻击下战殁的日子。由“大和号”的教训可知:缺乏空优的战列舰,只是敌机海上的活标靶。

“大和号”是日本在二战期间建造的“护国神舰”,满载可达72,809吨,曾是“世界第一战舰”,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战舰。黄澎孝说,但“大和号”和同型姊妹舰“武藏号”一样,都遭美军航母舰载机从空中攻击沉没。这两舰共同写下海战教训:缺乏空优的战列舰,只是敌机海上的活标靶。

他指出,中共辽宁号航母满载才67,500吨,护航的055型飞弹驱逐舰“南昌号”是目前中共最新、最大的大型驱逐舰,吨位满载也仅13,000吨而已,比起“大和号”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论中共再怎么吹嘘,冒着浓浓黑烟航行的辽宁号航母,基本上就是前苏联时代,相对落后的军事工艺产品。不但舰载机的数量有限,弹射起飞的设备也相对落伍。

中共辽宁号舰载的歼-15,最大安全起飞重量约为29.3-31.5吨。他说,只能挂载6枚500公斤自由落体炸弹或2枚鹰击系列反舰飞弹、2枚霹雳-8B格斗飞弹。一般军事评论者都认为,那是一款相当笨重,而且滞空时间又相当有限的舰载机,根本不是美国航母舰载机的对手。

黄澎孝强调,更重要的是人类进入太空时代后,传统“空优”的概念,已经上升到了外太空,从基本的“卫星定位”到军事卫星对地面和海上目标的侦察、锁定能力,才是决胜于“九天之上”的基本条件。

他说,首度让中共见识到美国太空战力的是1993年的“银河号事件”。当年的7月23日美方宣称,有确凿证据显示中共的“银河号”货轮,正向伊朗运送化学武器原料,而将该船使用的GPS定位系统截断,逼其停留于印度洋国际水域,等待美中外交折冲,以接受美方登船检查。

中共“银河号事件”的教训,促使其加速建构“北斗卫星定位系统”(BDS)。黄澎孝表示,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最新的北斗三号系统才于2020年7月31日开通。相较于美国于1994年全面建成并开放全球使用的GPS系统,整整落后了26年。

美中之间科技水平的世代落差,就决定了双方海空军战力的差距

他指出,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的建成只是“太空战”的第一步。事实上,早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就已提出“国家导弹防御计划”(NMD)和“战区导弹防御计划”(TMD)。

2019年12月20日,美军正式成立太空军(United States Space Force)明订其任务是“组织,训练和装备太空军,以保护美国和盟国在太空方面的利益,并为联合部队提供太空能力。”

黄澎孝说,拜登总统就任后,新任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J. Austin III)也多次提出将“太空”视为作战的范围。并呼吁美国打造“太空平台”(space-based platforms)的必要性。拜登更公开表示,有兴趣和太空相关的民间企业合作,以加强军事力量,也就是“与商业太空的伙伴关系”。

“其实太空战最基本的核心关键就在于卫星攻防战。”他说,最近美国空军第18太空监视中队发推文指称,中共现役的气象卫星“云海一号02星”,在轨道发生碎裂形成21块碎片。中共非常怀疑这可能就是美国太空军的小试身手,开启了太空战的第一枪。他表示,其实卫星都有一定寿命,又要面对敌方的可能破坏,因此,如何迅速补充卫星的部署,也是重要的关键。

他强调,今年3月13日中共长征四号丙运载火箭,才以“一箭三星”的方式成功将遥感三十一号04组卫星送入预定轨道。但是美国太空探索公司SpaceX,今年1月24日发射的猎鹰9号火箭(Falcon9),一口气就载送了143颗卫星上太空,创下单次部署最多卫星的纪录,更是中共所望尘莫及的。

黄澎孝说,至于实验中的美国空军X-37B无人太空飞机,也已创下在近地轨道滞留长达780天的纪录。这当然是中共瞠乎其后的高科技产品。

“无论哪种太空战的武器设备,最关键不可或缺的就是高端的芯片”,他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根据华盛顿邮报报导,中共使用超级电脑测试极音速飞弹的这些电脑芯片,是天津飞腾信息技术公司采用美国软体设计,委由台积电以美国专利的机械制造,台湾的世芯负责芯片最后阶段设计,并代表飞腾直接与台积电交易。

黄澎孝表示,美国商务部随即在同日就宣布更新贸易黑名单“实体清单”,对天津飞腾等七间中国企业与政府实验室实施出口管制。台积电也立即作出反应,表示将继续遵循所有法律规范,一定会按照美国出口管制规定执行。一般都认为,在美台联手封锁下,中共在其海空军及火箭军的高端芯片需求上,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对其军事科技发展,势必造成严重迟滞的后果。

最后,他说,事实上不论海、空军或太空军都是以科技为基础的兵种。而美中之间科技水平的世代落差,就决定了双方海空军战力的差距。这也就是美军马斯廷号驱逐舰舰长罗伯特(Robert J. Briggs)和副舰长理查(Richard D. Slye)翘着二郎腿在舰舷上,监视着远方中国辽宁号航母时,一副满不在乎的肢体语言,所流露出对辽宁号航母的质疑:“一艘缺乏太空优势,犹如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老航母,不知道出来耀武扬威,想要吓唬谁!?”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5/1581412.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