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周晓辉:蒋介石首提持久战 百团大战遭毛痛批

作者:
中共一方面对外宣传百团大战,一方面对于百团大战的“英雄”彭德怀却一再批评。对此,洗脑片也承认,百团大战后,毛迫于舆论给彭德怀发电报:“百团大战真令人兴奋,像这样的战斗是否还可组织一两次?”但不久就改变态度,严厉批评了百团大战。抗战后期,毛更是专门召开华北会议,批判彭德怀发动的百团大战的错误。

蒋介石领导全国军民,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竖起了抗日卫国的大旗,赢得了抗战胜利。(公有领域)

中共百集洗脑微纪录片《百炼成钢:中国共产党的100年》第十八集《论持久战》和第十九集《百团大战》继续沿用着中共一直以来撒的两大谎言,一个是毛泽东1938年撰写的《论持久战》“科学地预见到抗日战争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它)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取得伟大胜利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一个是1940年8月彭德怀领导的百团大战战果显赫,“沉重打击了日军‘囚笼政策’和‘以战养战’阴谋”。

深谙德国纳粹时期宣传部长戈培尔“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精髓的中共,将这两个谎言说了几十年,还真是蒙骗了不少中国人。事实上,最早提出“抗日持久战”思想的乃是中华民国领袖蒋介石先生。

早在1932年1月,蒋介石就已然有了初步的“持久战”思想。台湾的《蒋公“总统”大事长编初稿》中披露,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决心迁移政府,与之决战。”“与倭持久作战,非如此不足以杀其自大之野心。”2月,在决定军事计划的宗旨后,他在日记中有如此之语:“充实一切自卫力量,准备长期抵抗,以求最后之胜利。”

台湾出版的《蒋总统集》亦证实,1934年7月,蒋介石对庐山军官训练团发表《抵御外侮与复兴民族》的演讲时,陈述了敌强我弱,“我事事不如人”的严重形势,说日本有“三天亡我中国”的可能。但他同时指出中国通过长期抗战,定能战胜日寇。

蒋对中日双方的基本条件作了对比,指出我方在战术、精神、统帅这三个方面都具有胜敌的条件,他还强调“无论就历史之悠久,文化之高尚,民族之优秀,人口之众多,道德之完美,土地之广大,经济之丰富等来论,哪一项来比较,日本都绝对比不上我们。尤其是就国际的环境和外交的形势来讲,我们是公理正义之所归,日本乃疑忌怨恨之所集,只要我们能自强,天下都是我们的好友,不管日本武力如何强大,事实上它已处于孤立的地位”。

1935年8月21日,蒋介石又在日记中写道:“(日本)1.对中国思不战而屈。2.对华只能威胁分化,制造土匪汉奸,使之扰乱,而不能真用武力,以征服中国。3.最后用兵进攻。4.中国抵抗。5.受国际干涉而引起世界大战。6.倭国内乱革命。7.倭寇失败当在十年以内。”

1936年底,蒋介石命参谋部制订《民国廿六年度国防作战计划》,其甲案云:“国军对恃强凌弱轻率暴进之敌军,应有坚决抵抗之意志,必胜之信念。虽守势作战,而随时应发挥攻击精神,挫败敌之企图,以达成国军之目的,于不得已,实行持久战,逐次消耗敌军战斗力,乘机转移攻势。”

除了蒋介石,早于毛提出抗日持久战军事方略的还有蒋百里、李宗仁、陈诚、白崇禧等知名人物。比如著名军事家蒋百里在其著作《国防论》中阐述对日战略主要是:一用空间换时间,等待时局扭转。二、不畏鲸吞,只怕蚕食,全面抗战。三、主动开战上海,利用地理条件减弱日军攻势,阻日军到第二棱线湖南,形成对峙,形成长期战场。

二战后,有日本学者惊叹道:整个中日战争就是依照蒋百里的《国防论》进行的。

的确,正是有了这样的认知,即虽然中国经济、军事实力都无法与日本抗衡,但彼时的天意、民心和国际社会的支持都在中国一方,中国必将取得胜利;正是在蒋公以及上述人物的“持久战”思想指导下,中华民国政府军浴血奋战,经过八年全面抗战,赢得了最终的胜利。中华民国政府军才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台湾公开的资料显示,从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间,中华民国政府军发动大的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17次,小型战斗28,931次。陆军死亡、负伤、失踪3,211,419人。空军阵亡4,321人,毁机2,468驾。海军舰艇全部损失。至于中共,与日军直接作战的只有百团大战和协助国民党的平型关战役。

此外,壮烈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国民党将军就达200多位。他们身先士卒,率领国军,与实力装备远远强于自己的日军面对面打起了一个个大仗、硬仗,导致日军伤亡近一百万,日军在中国被打死的129名将军中126人是被国民党军队打死的。与之相对的是,不断声称主导抗战的中共,甚少有高级将领献身沙场,仅有高敬亭和左权两个将军死于抗日战场,但前者因“路线错误”被中共所杀,因此一直被封杀,而后者虽然一再被提及,但却是故意求死。

是以,且不说毛直到1938年才在延安发表《论持久战》演讲,单从抗战中国军和共军的表现,就足以证明中共吹嘘的“毛泽东的持久战理论、正确战略策略指导了全中国的抗日战争”,真是狂妄无耻到了极点。

大概中共对自己的所为也是心知肚明,因此党史和宣传中每每提到抗战,都要拿所谓的“平型关大捷”和“百团大战”来说事,因为只有这两次战役还稍稍拿得出手。但即便是这两次战役,中共宣传中也掺杂了不少谎言。

先说“平型关大捷”。据参加过平型关战役的国军十五军军长刘茂恩在回忆录中记述,当时中共不过是协同参加左翼雁门关一带作战,因此在主战场正面并没有见到中共军队的影子。

据刘茂恩回忆,在日军第五师团(板垣征四郎)主力进攻平型关及团城口(在平型关西三十二里)情况紧急时,林彪部潜藏在关右山区杨镇,并没有给国军以支援。待到日军进攻,国军十五军给以严厉打击,第二营官兵均受伤,所幸第一营及时增援,予以夹击,才把日军打跑。

之后林彪获知敌军辎重队四百多人,多数徒手,少数步枪,在蔡家峪落后,遂以“以大吓小”的手法乘机出袭,虚幌一下就逃之夭夭,致使左翼雁门关战场出现空档。这导致日军从北楼口以西72里处左翼大小石口、茹越口堡(在繁峙县北六十里)突入,迂回威胁平型关国军的后方,使平型关战役最终功败垂成。因此,刘茂恩毫不客气地称共军为“逃兵”。

然而,中共却在战报中称,歼灭日军1000余人;而日军的战报写的却是:在蔡家峪,日军亡167人,伤94人。刘茂恩将军回忆录中记载的是日军死伤400多人。中共究竟在哪里消灭了1000多日军呢?很显然,中共在夸大战果。

更为可笑的是,1992年聂荣臻离世时,杨尚昆发表的悼词中居然称是聂指挥了平型关战役,并取得了“中国抗战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因为林彪的“政治错误”,中共的历史也要被一再修改了。

不知是不是中共近年来也发现“平型关大捷”实在无法继续撒谎,毕竟领导人都不清不楚,因此此次百年洗脑片中就只字不提了,而是特意用一集来吹嘘“百团大战”。

百团大战发生在1940年8月。当时正值国际形势正在发生变化,驻守在在山西武乡县王家峪的八路军,在没有得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或第二战区的作战命令和中共中央的批准下,由彭德怀主导发动、指挥了针对华北日本占领军交通线、据点、封锁沟为主的进攻战役,投入了105个团,俗称“百团大战”。但这显然不是一场大型的战役或大型的会战,与国民党真刀真枪与日军的会战和大型战役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洗脑片中称,1940年8月20日开始至12月初,参加百团大战的八路军共大小作战1824次,毙伤日军20645人、伪军5155人,俘虏日军281人,伪军1.8万人,破坏铁路470公里、公路1500余公里,摧毁敌人大量碉堡和据点,缴获大批枪炮和军用物资。很显然,这又是中共在夸大战果。

旅美学者辛灏年先生指出,在如此大的战役中,竟没有一个中高级军官伤亡的事实,都只能说明它“辉煌战果”的真实性是需要考虑的。共产国际驻延安代表弗拉基米若夫也曾说过,“中共军队夸大战果、以掩盖准备内战”。

事实上,实际战果并非是如中共宣传的那样给予了日军沉重的打击,反而是日军损失较小,中共损失不小,还引起了日军的多次“扫荡”,中共二三年来建立的所谓“抗战根据地”几被扫平。

“百团大战”后,八路军部分单位退守延安,参加“大生产运动”。在朱德的命令下,一二〇师三五九旅在旅长王震的率领下开赴南泥湾实行军垦屯田,种植了大量鸦片,并卖到日统区和国统区,为中共的生存提供了资金保障。

可笑的是,中共一方面对外宣传百团大战,一方面对于百团大战的“英雄”彭德怀却一再批评。对此,洗脑片也承认,百团大战后,毛迫于舆论给彭德怀发电报:“百团大战真令人兴奋,像这样的战斗是否还可组织一两次?”但不久就改变态度,严厉批评了百团大战。抗战后期,毛更是专门召开华北会议,批判彭德怀发动的百团大战的错误。

到了1959年庐山会议,毛又重算彭德怀发动百团大战的旧账。毛称“主动出击日军是帮了蒋介石。当时是共产党、国民党和日本人三国鼎立,我们就是要让国民党和日本人斗个你死我活,而我们从中发展壮大。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

简言之,毛不满彭德怀的是过早暴露了中共已经得以扩张的军事实力,而这让人清楚地看到了中共到底是真抗日还是假抗日、真发展的邪恶面目。

而一再敢干、敢言的彭德怀则在文革中被打倒和批斗。1974年11月,罹患癌症的彭德怀凄惨死去,死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他的遗体则化名王川被火化,而火化费也是从他少得可怜的“工资”中扣除的。

中共究竟是什么货色,从上述两大谎言以及为其效命的彭德怀惨死,再次刷新了我们的认知。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28/1586255.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