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拍疫情照 北京画家许那等11人被抓 律师谴中共

十几年前,她在冰冷的监狱与丈夫阴阳相隔。十几年后,失去母亲的她再次身陷囹圄,家中仅剩下80多岁的老父亲。 她就是许那,现年53岁,北京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家,北京著名民谣歌手于宙的妻子。

现年53岁的北京画家许那因拍摄北京疫情期间照片,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起诉。图为许那。(大纪元

十几年前,她在冰冷的监狱与丈夫阴阳相隔。十几年后,失去母亲的她再次身陷囹圄,家中仅剩下80多岁的老父亲。

她就是许那,现年53岁,北京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家,北京著名民谣歌手于宙的妻子。

2020年7月19日前后,中共将举办冬奥会的前一年,许那与另外10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抓捕。今年4月,许那等1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截至目前,他们已被非法关押近一年。

许那再陷囹圄赖建平:中共令其家破人亡

2008年1月底、北京奥运会举办前夕,许那和于宙因车上有一本法轮功书籍,双双遭关押。该年除夕夜(2月6日)、万家灯火之时,被非法关押仅11天的于宙被中共迫害致死,年仅42岁。许那则不被允许见于宙最后一面。同年,许那遭非法判刑3年。

北京画家许那(右)和丈夫于宙。于宙2008年被中共迫害致死。(明慧网)

据悉,许那被非法关押多次,2001年,许那因收留外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5年。在这5年间,许那遭残酷迫害,包括不让她睡觉、体罚、高强度负荷劳动、在雪地里冻、关小号遭殴打、不让洗漱达一个多月、洗脑、逼迫放弃信仰等等。

如今,12年后,中共对许那的持续迫害令原北京律师、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感到气愤。

赖建平4月30日对大纪元记者说,中共这般惨无人道、一而再再而三地折磨这一家人,令其家破人亡,“这是连黑社会都很难做得到的,但凡有一点人性,按道理没有人会那么狠心、那么恶毒、那么残忍去对待这一家人”。

赖建平还表示,中共是一个专制政权,其本性决定了它对内镇压自己的人民,对老百姓残酷压迫、奴役;对外营造伟光正的形象,举办各种粉饰太平的赛事,包括国际赛事,是抓住各种机会、场合宣扬它的合法性。

公民有基本自由人权许那等11人无罪

与许那一同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中不乏社会精英,他们分别是孟庆霞、刘强,其余均是90后——李宗泽、李立新、邓静、焦梦娇、李佳轩、郑艳美、郑玉洁、张任飞。

现年53岁的北京画家许那因拍摄北京疫情期间照片,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起诉。图为许那。(大纪元)

许那等11人在被抓后,中共对他们进行了抄家。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许那曾绝食抗议这种迫害。

许那的代理律师梁小军4月25日上午告诉大纪元,这11位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已被起诉到法院,当局起诉的主要原因“说是往网上发疫情期间的照片和文章”。

梁小军在推特上说,李宗泽等十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将遭遇判刑,仅仅因为他们拍摄了几张疫情期间北京街头最常见的真实照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他还写道:“今天,我被摆在这个位置,我不能为了个人利益而不发声,我不能辜负了我这些年所受的教育。一个正常的人,对于即使离他/她很远的不公义事件,都应该做出自己的道德评判,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责任。如果我还去认同这样的政府,我不是正常的人。”

图为2020年6月17日,北京市民排队等候接受核酸检测。(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则表示,无论是信仰,还是发文、发照片,都是公民基本的自由人权,他们无罪;联合国人权保护公约、国际人权宪章及中共颁布的宪法都指,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

赖建平认为,中共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是继续打压法轮功,给其它信仰团体看,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另一方面是对在网络上发言的言论自由进行打压,不但让所有宗教信仰团体感到压力,还让一般民众在网上发帖、发言时,不敢说共产党不爱听的内容。

“中共这种行为是绝对的非法行为,因为它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赖建平说。

许那等11人所做是正义之举

据悉,中共肺炎疫情自2019年底爆发以后,中共一直掩盖真相,导致疫情从武汉蔓延至全世界、持续至今未停。揭露中共掩盖真相的大陆公民方斌陈秋实张展(女)以及李泽华等人先后都被抓捕。张展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陈秋实、李泽华分别在老家青岛、江西,而方斌至今下落不明。

对于许那等11名法轮功学员因揭露北京疫情真相遭迫害,许那多年好友小玉4月30日对大纪元表示,许那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他们此举是非常正义的一个行为。

小玉说,中共在对待疫情方面一直掩盖,导致很多老百姓都不知疫情真相,这是要致老百姓于死地;许那他们去拍摄这些疫情真相,是让老百姓知道真相、让全世界知道真相,是正义之举,不应该被起诉。

小玉认为,“中共用这样的名义来起诉他们,是非常非常可耻的行为。”

小玉强调,法轮功学员遭受这么多年迫害,那么多的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不只是为了他们自己,同时也想到中国其他老百姓,人们都有了解真相的权利。

图为北京西城区去年临时搭建的中共病毒测试点。(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许那另一位多年好友杨小姐4月30日告诉大纪元记者,作为朋友,非常了解许那的为人,“许那做的这些事情是没有问题和错误的,只是反映最真实的情况,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只是很担心她在里面被迫害。

外界的呼吁是对许那等11人最大的支持

许那等11人行正义之举,现面临中共的非法起诉;他们中很多人都未能聘请律师。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及许那的朋友们都希望外界能关注此案,并对他们施以援手。

赖建平对大纪元记者说,中共政权性质决定其暴行、暴政,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仍然需要去尽可能地多发声、多曝光,将中共恶行彰显天下,至少让世人更加清楚的看到共产党每天都在作恶、在残害自己的人民,“时间长了,就在为它自己掘墓,它这个倒台也就是不远了。”

赖建平希望大家通过各种渠道、途径,包括媒体等各种方式关注此事,向社会以及国外的,特别是西方国家的政府、人权组织、国际组织介绍此事,并对此事进行呼吁。

许那多年好友小玉告诉大纪元记者,她也非常希望国际社会、更多的人权组织及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能够关注到这件事情,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共在做什么,它为什么要迫害这么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图为于宙(左)和他的妻子许那(右)。(明慧网)

小玉说,2008年,许那的丈夫于宙已被迫害死了,到现在为止,于宙的妈妈都不知于宙已经没了;许那这么多年一个人生活,母亲也去世了,剩下80多岁的父亲,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还要起诉她、迫害她,“真的是天地良心,这真的是不应该发生的”。

“希望更多的善良的人伸出援手,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继续下去了。”小玉说。

许那多年好友杨小姐表示,许那家庭目前境遇更需要许那是平安无事的,呼吁国际社会能关注此事,“只有我们去关注她,她才可以安全”,“我们的关注就是对她的最大支持”;希望大家广传这样的真相,邪恶最怕的就是人们去关注。

杨小姐:请把枪口抬高一寸

杨小姐还劝诫中国大陆那些体制内的人,那些参与迫害许那等11名法轮功学员的人,在了解真相的情况下,也为自己考虑一下,是否应该把枪口抬高一寸。

“国保也好、警察也好,或者是参与起诉她(们)的人也好,他们知道真相”,因为他们是有能力翻墙了解真相,这种情况下,“是不是应该在对好人,对善良的普通民众做一些保护,也是在保护你自己”。“如果还再助纣为虐的话,会不会太傻了”;“暗中帮助这些好人,你才有将来,才有希望”。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01/1587704.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