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网闻 > 正文

没有一个猛男,能顶住北方澡堂子里的一条龙服务

01澡堂文化的由来

前段时间,《沐浴之王》的上映,狂收了大批粉丝,也“软”植入了一波澡堂文化。毕竟,让一个一只脚永远留在了洗浴中心的男人,来出演这一部完全契合人设的电影,妙!

以北方男性澡堂为例,氤氲的雾气,飞溅的清水,放眼望去白花花一片。每一个人都在享受沐浴带来的快感。可以说,在中国男人的心中,洗浴中心永远占有一席之地(逃)。

那么这种文化到底是为何风靡、从何而来,又是如何发展的呢?

泡澡这件事,人类从远古时代就已经学会了:

我国沐浴历史悠久,早在3000多年前的殷商时代,甲骨文中就有沐浴的记载;春秋时期,我国人民已开始使用专门的设备来洗澡了;西周时期,沐浴礼仪逐渐形成定制。

比如《论语·宪问》说“孔子沐浴而朝”,这是礼仪的一部分,因为每次改换衣服,都是要沐浴的,上朝、祭祀之前,都是如此。

秦汉时,已形成了三日一洗头、五日一沐浴的习惯。所以在当时每五天放假一次,以供官员沐浴,是一种惯例。

不过虽然洗澡的习惯和礼仪虽多,但由于各种原因,当时并没有什么公共澡堂,所以人们大多都是在家里进行沐浴。

那么我国的公共澡堂是怎么出现的呢?这还要从一位僧人去印度求法说起。

唐朝贞观年间,僧人义净到印度求法,他很惊奇地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印度僧人居然每天都要洗澡。在《南海寄归内法传》里,他提到当时的那烂陀寺有十多座大池,每天早晨,寺中都会响起钟鼓之声,令僧徒洗浴。

《南海寄归内法传》所记载的印度僧人集体沐浴的景象,对当时的中国人造成了极大震撼。本来以为自己对洗澡这个已经玩的够溜了,没想到隔壁三哥玩的更嗨。

自此之后,各地的道观和寺庙都开始普及沐浴设置,并且还制定了在特定节日举行大规模沐浴的集会仪式。比如三月上旬上巳日的“楔”或“祓禊”,最初就是沐浴仪式,渐渐演变成了春游集会。

时人忌避五月五日,在当日要沐浴兰汤,为的是禳除灾疫。为初生婴儿“洗三”,在新婚日沐浴换新衣,为死者沐浴以求洁净返本的“洗尸”,都是在唐代固定下来的社会礼俗。

普通人也能享受到沐浴之乐的大众浴池,是北宋时的新鲜事物。京师汴梁最先出现了浴堂,当时还不是专营的,常常是茶室或酒店的附属设施。

洪迈在《夷坚志补》中记录了一个关于黑浴池的故事,一位外地进京的官员差点死在了杀人吃肉的黑浴池里,这间浴池就是茶室的附属设施。后来此类浴池需求量日大,就有人专门做起了这类生意,开起“浴肆”来。

不过由寺院、道观所运营的浴场并未因此就退出历史舞台,比如在成书与元明时代的小说《水浒传》中,就有在洪太尉准备去请天师时,有原文“众道士起来,备下香汤,请太尉起来沐浴。”的情节。

02澡堂文化何以风靡

早期的北方澡堂,多在居民区内,占地不大,进门付个门票加搓澡钱。进门首当其冲的更衣室,更显示出北方人的豪爽和开朗,二话不说脱个精光,衣服塞到更衣箱里锁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地迈向浴室。

进到男浴室第一个环节,那必然是泡池子。一般池子有两到三个,一个热的,一个温的,有些再有个冷的,每个池子大概3米乘3米左右大小,池深大约站起来到大腿左右。

不过,池子的种类虽然多,但只有敢于挑战温度在42度以上的热水池的,才算真正的勇士。而那些在热水池中泡到全身通红,宛如煮熟的鸡蛋一样的,才被视为真正的北方爷们,获得众人赞赏的目光。

蒸汽房设施更是简单直接,一圈木制的台阶型座位,中间一个蒸汽制造器,里面一堆烧得滚烫的石头。这时候就又是一场真男人的比拼了,看谁先挺不住。这时候就是耐性与毅力的比拼了,直到有人忍受不了飞奔而出,胜利者嘴角一抹,似乎摆出了个胜利的微笑,随后高昂着头颅歪曲着脸大步的走出来——大步是因为也快扛不住了。

蒸完出来,下一步就该搓澡了。早期的澡堂子因为面积小,所以搓澡的地方也小,一般就在离池子不远的空地上支起两个小搓澡床。这时你就只需把搓澡巾给搓澡师傅,然后躺上去,开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搓澡过程。搓澡师傅一般手劲都很大,嗤嗤几下就搓得干干净净。

搓完澡基本洗澡就完成了大半,剩下就是在排列整齐的淋浴头中找到个空位,冲干净,打个沐浴露完活。回到更衣室,坐着点根烟,晾晾干,啧啧,舒坦,简直人生都得到了升华。稍微大点的澡堂,还会有几张小床,可以拔个火罐,甚至有些可以过夜。

当年有些出差且囊中羞涩的人,就会把澡堂当作宾馆的替代品,相比起网吧包夜,舒舒服服洗个澡再睡一觉,可真是舒服到不行。

这样一整套的泡澡流程,在北方地区可是随处可见。相较而言,南方的澡堂就没有这么多的流程了,而且数量也比较少。于是有不少人认为去澡堂泡澡是北方人的专利,殊不知我国其实自古以来便不分南方,有着非常悠久的澡堂文化。

03澡堂中的各种娱乐

随着澡堂在全国各地的不断普及,与澡堂相关的各项娱乐活动也迅速增加。休息大厅,蜂巢休息区,电脑,游戏机,VR,应有尽有。甚至比一些游戏厅项目还齐全。甚至还有一些免费自助,水果饮料。

当然啦,古代人在这方面的享受也并不比现代要差。

比如在宋代,公共浴室情况非常发达,遍布开封城内外,浴室实行男女分浴,除了提供沐浴外,还提供揩背、修剪指甲、按摩等服务,还提供茶水、酒类及果品等,服务跟现在的洗浴中心相比也是不相上下的。

有很多开澡堂的,门口也挂“汤”字的帘子,或者挂一个加水用的大水壶,当时的人称为“香水行”。里面也是设施齐全,不仅可以洗“香香”,而且有搓澡的,有按摩的,真不比现在的澡堂差,不,可能现在的澡堂还比不上。

大文豪苏东坡在里面洗的舒坦了,还不禁作词一首,词曰:“水垢何曾相爱,细看两俱无有。寄语揩背人,尽日劳君挥肘。轻手,轻手,居士本来无垢。”

元代的公共浴室情况非常发达,马可·波罗记载当时的人们“每日早起,非沐后不进食”,还出现了药浴。

到了明清时期,厕所和浴室更加普及,基本上一间房都要同时配建厕所,明代的公共浴室每次沐浴的价格为一文钱,配有澡豆等洗洁用品。清代的公共厕所及公共浴室与现代已经差别不大。

结语

浴池愉悦身心,但浴池的水通常脏得可怕,用这样的水果然能洗干净吗?还是说既然众人都用这样的水洗澡,众生平等,谁也不见得比谁脏,或比谁干净多少,因此心里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不管怎么说,作为重要的社交、娱乐场所,浴池过去存在,现在存在,未来大概率还会存在下去,说明它的确满足了不少人的身心需要,存在即合理嘛。

而且在目前看来,公共洗浴的相关文化更像是一种社交手段,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扎根。似乎大家在同一池中,坦诚相见的情况下,更能加快心与心的交流(嗯?),何况目前的澡堂,已经越来越向着高端产业发展了。衍生的许多娱乐项目,也为这个传统文化增添了不少乐趣。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看鉴人文历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04/1588681.html

网闻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