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教师21年守善念 磨砺中开辟一片天

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

我是一名教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我刚到一个新城市,参加工作仅半个月,可以想像我的压力有多大。但我挺过来了,经过努力,我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改观很大,好多人在我的影响下,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也变得越来越好了。

受辱不惊善化环境

当初校领导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后,表现的态度各不相同。管政工的领导对我们法轮功学员去中南海、天安门上访颇有微词,一直高调地抡着棒子“打”我。而其他领导并没像她那样,当这位政工领导言辞激烈时,他们还请校长出面制止,最后校长打了个圆场,这事就算过去了。

之后,派出所的片警也常穿着警服出现在校园,很多老师替我担心。但我记住师父的教诲与人为善。他们找我谈话,我就讲法轮功的美好,讲中共诬陷的真相。他们知道我的心意不可扭转,就用转正、户口等要挟我,但我不为所动。

迫害越来越严重时,我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非法拘留七天;不久又因发放介绍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学校派人把我从拘留所接回来后,把我软禁在一个简陋的小屋里,每天有领导和同事轮流看管,我被限制了自由。

被监禁期间,我就对看管我的同事们讲述真相,敞开胸怀对待他们,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好的,与他们分享我在修炼中获得的收获和喜悦。时间长了,没有一个领导指责过我,反而处处关心我。女同事们常带东西过来,一起做饭一起吃,一起唠家常,我不失时机地在唠家常中向她们讲述真相。她们对法轮大法有了很好的认识,有的人还主动要《转法轮》回去看。我在领导和同事中赢得了好口碑,很多老师都替我说话。

随着时间的推移,校领导开始让我带班上课了。在教学中,我工作负责,爱护学生,在新大学生带班的各项指标中,我班的成绩、体操、卫生、与各任课老师的亲和度都是最好的,得到校领导和同事的好评。

有一年,学校交给我一个成绩、纪律等各方面都最差的班,我时时记住自己是一个修炼人,一定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我倾心对待学生,爱护学生,不仅授业解惑,更教他们如何做人,孩子们对我也很维护。我是学霸出身,在学习上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能击中学习要点,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获得学生们的爱戴。

班里有个学生表现较差,多个任课老师对他都很头痛。我也采用了很多方法,但效果都不佳。有一次在课堂上,他竟然当着所有学生的面抽了我一个嘴巴。学生们都吓坏了。当时我想起师父教给我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句话,牢牢记住自己是个法轮功修炼者,对此事没有计较,也看得很淡,在安抚了受惊的学生后,平静地把这堂课上完了。

后来这事通过学生传到领导那儿去了,领导问我:“是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功的原因,你才这么处理的?”我平静地说:“我的师父给我们讲了韩信受辱于胯下的故事,那韩信不修炼都能忍受胯下之辱,我是个修炼人更不应该和学生一般见识。否则,学生学会的就是仇恨和斗,这个社会就充满戾气。为学生树立良好的为师道德,不用斗的方式解决,用善和宽容来处理,将来学生到社会上是会受益的。”

我时时按照大法师父的教导去做,工作中勤勤恳恳,不计得失,校领导和同事都给予我很好的评价。不久,我和其他新毕业的大学生一起转正了,户口和其它公积金待遇等都办过来了。

魔窟勇投举报信善心讲真相被善待

没多久,我因讲真相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因拒绝被转化,被关了单间。我想,我不能就这么被动地接受迫害,应该怎么做呢?我想到了写举报信的方法。于是,我就在包夹人员的监控下往劳教所的举报箱中投举报信。结果负责举报信的部门来人找我谈话,使大队长被批评、被降级。无奈之下,他们把我转到了集训队。在集训队里,我仍然在监视下闯到各种举报箱前投递举报信,包夹人员就一齐扑上来把我打倒在地,并用毛巾捂我的嘴。有一天,一个警察偷偷地告诉我说:“你写的信管用了。”看来这个方法起效果了。

集训队的副大队长对我说可以给单位写信。我琢磨,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下,死活都是未知数,更别说工作了,所以最要紧的就是一定要正念闯过这个磨难。身处黑窝,我写迫害的残酷,写每天面对的极限承受,劳教所里几级审查,这样的信根本发不出去;写不痛不痒的问候信,有啥意义?要写,就得能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就得充满正气。

想到这儿,我抱着一片赤诚之心,写道:“分别这么长时间,我非常思念学生们。我热爱自己的工作,永远忘不了所有领导对自己的眷顾之心。单位的人比亲人承担的还多,却没喝过我一口水。如果在这个社会上,单位这些了解我的人不能替我说句话,我还能依靠谁?请相信,无论身处哪里,无论何种环境,您的老师都会保持正直、干净,不会曲意逢迎昧良心,不会给领导同事丢脸,干干净净地活着,哪怕吃一点苦,受一点罪,也是值得的。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作为领导也好,同事也好,我会让你们发现,对我的帮助是值得的,是正确的。”

一天,妹妹突然打电话到劳教所,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学校领导准备给我开一部分工资。看着正戴着耳机监听我电话的警察,我敷衍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我知道是我写的那封信起作用了,但无论怎么样,在中国这个大环境下,我要替学校领导着想,不能因为妹妹的透露而给他们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终于有一天,我走出了劳教所大门。一个送我的警察说:“做个家教吧,做家教也挺好。”她以为我的工作肯定丢了,因为在那里,她们看到更多的是单位来劳教所要求签字开除的。

当天,我打电话给学校领导说:“我回来了。”领导只回了一句:“那就回来上班吧!”

用信任去开辟一片天

第二天,我坐在了学校办公室里,虽然不能走进课堂,但学校还是接受了我。学校换了新领导和同事,彼此不熟悉,似乎有一堵无形的墙挡着,彼此都客气地疏远着,沟通不了。此时人们对法轮功的认识已经由“法轮功是什么”转变为“不管是什么,都不能反对共产党”。而有关法轮功的任何事情,都成为敏感话题了。

我想,老这么沉默也不对呀!我不能图一时安逸,要逆流而上,迎着敏感问题去讲清真相。我想了想,还是先从主要领导入手,让他们明白真相。但是,当时就连律师为法轮功做辩护都被抓,哪个领导敢公开接受法轮功的真相材料?

于是,我想了个办法,把光盘包在报纸里,敲门走进领导办公室,把报纸轻轻放到他桌上说:“我把报纸给您拿上来了。”他嗯了一声。我转身之时,又用手指了指报纸,说了句:“您了解一下。您是我的领导,我是得让您知情一些事,也是对您的信任,这样您就心里有数,出现什么事时,能把握。而且,没人知道这个事。”我说这话,也是让她放宽心:这事只有你知我知。

就这样,循序渐进地,我以各个击破的方式,或者给U盘,或者写信,来表达自己与他们沟通的意愿,送上这些材料,是愿意倾听他们的意见和指教。我们彼此达成了一种默契,他们的安全感来自于我不会对任何人讲,他们信任我的为人,才敢接受这些真相材料。我还把U盘给一些同事,他们也很感动这种信任,悄悄收起来。于是在工作中,我默默地,不争不抢,兢兢业业,但在每天埋头的忙碌中,一切都在发生着微妙的改变,在对我的尊重和称赞中,耳濡目染的影响了很多人。

有些人到校长那里试探对我的态度,校长说:“她是很聪明的一个人,你们不要跟她谈法轮功,改变不了她。”有的领导还私下说:“那是人家的信仰,咱管不了。要是(法轮功)不好,谁学呀!”还有几个中层领导跟我开玩笑说:“这次评职称,你没问题。第一条(拥护邪党)的10分,你可以不要了,那也够!”

他们对我的态度影响着整个环境,同事们对法轮功的讨论也放开了,有人经常开玩笑说:“谁要对某老师不好,我们就退党!”也有多人在办公室里就高声说:“共产党真黑暗!”

从领导和同事对我的态度中,我知道他们已经了解了真相,我感到非常欣慰。当国保、“610”人员来学校询问我的情况时,他们听到的反馈是:“某某老师人挺好的,跟学生关系好,自己家孩子很优秀。至于法轮功的问题,这个不清楚,没谈过。人家工作干的好,就行了。”所以国保见了我总是说:“你们单位的人对你评价可真高。”

固执的同事改变了看法

因为营救受迫害同修的事情,引起了当地国保注意,他们频频出现在单位,威胁、恐吓,把我视为重点监控对像。个别不明真相的同事也开始议论纷纷。

有一位老师在单位比较特立独行,因和同事闹矛盾,同宿舍的老师都搬走了,对她打击很大。她打电话找我哭诉。为了不让她孤单,我搬到她宿舍陪住。

时间一长,她知道我是因为炼法轮功领导不让我上课,因为她对法轮功误解很深,就跑到领导那儿说害怕我,不能和我一起住,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

两个月之后,我遇见她,热情地跟她打招呼。她委屈地说因为患腰椎间盘突出,疼的死去活来,厕所都得爬着去,耽误了上班,工资只开一点点。她又跟我说,她打听了,有老师告诉她法轮功没事,所以她还希望我和她住一个宿舍。于是我们又住在一起了。但她对大法仍然很排斥,而且一说到共产党,她就表现得很恐惧。

有一次,国保警察来学校,在保卫处长的办公室门外,我听到一个女老师在哭诉:“她破坏我家庭,劝我们退党,她偷我东西,好多炼法轮功的人到学校来找她……”我的心狠狠揪了一下,是她!她在诬陷我!此时,我没有去解释、辩驳,我忍住了。

当这位老师回到办公室时,看到静静坐在桌前的我,她显得很慌乱,一饭盆饭没拿稳洒得满地都是。

一个月以后,她突然找到我,对我说:“是有某领导授意,才这样整你,要把你挤走的,他们太坏了。你对工作很负责,根本不象他们说的那样。”接着她又小心翼翼地说:“我一直担心你到领导那里说我,担心你报复。但是你没去,你人真好。”

她还告诉我:“本来以为警察是整法轮功的,是抓法轮功的。没想到,国保的一个头儿对我说:‘她们(法轮功学员)都很善良,不会伤害您一点点。她只会一直劝你‘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如果你不退,她也不会把您怎么样。”我告诉她说:“国保比你们知道法轮功真相。”

后来,这位教师写了非常感人的信,送给领导。信中说:“我刚知道她炼法轮功时,曾经很害怕,几次找领导询问。但接触多了,我才真正了解了她。她什么都不争,只想树立自己的道德。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些大学教授为什么坐牢了都学炼法轮功了。因为《转法轮》里讲的东西,转换成他们的涵养和精神了,以致把孩子培养的那么优秀,对学生和年轻人那么好。我都受益学着她变得无私了。

“以前,我以为她是特务。可特务是有利益交换在里面的,是把利益放在前面的,是有利益享受在的。可是她被人欺负了,却想着向内找。这哪象特务?她什么人都帮,不求回报,伤害过她的人,欠她钱的人,背后说坏话的人,来抓她的人,坐牢落难的人,甚至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人……钱财得失她一概不计。我觉的只有圣人才做得到。她对法轮功一直是最初的态度,竟没有一个领导把她的工作整没了。这就是厚德载物。”

这位老师真的明真相了!她现在也开始多次暗中帮助同修了,还使用真相币。她的腰椎间盘突出不知不觉完全好了。家庭上她付出的越来越多,家庭环境变的融洽起来,说话做事变的富有理性。她多次由衷的说:“我真的受益了。”她还在公共场合大胆说出维护正义的话。以前她在单位受到轻视,现在收获了许多领导、同事钦佩和赞赏。

保卫处长责怪我不主动向单位说明情况,于是,我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写了下来,并告诉领导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讲明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这是第一次公开大范围地把真相材料发到了多个领导的手中。

21年来,我几经分转、几经不同的领导群体,却一直没有失去工作环境。我要让所有人看到真实的法轮功学员的言行,而不只是文字,让他们由衷地赞叹:“炼法轮功的素质真高!”

(文章改编自明慧网《风雨二十一年在工作单位证实法》一文)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05/1589244.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