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陈思敏:北京医生揭肿瘤治疗黑幕背后利益链

作者:

北京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一所医疗大楼的外观。(视频截图)正体简体

5月5日,肿瘤治疗黑幕爆料者、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医生张煜再次发声:愿与卫健委专家团就上海交大附属新华医院医生陆巍涉嫌不良医疗行为进行公开辩论。

据报导,张煜医生的这个请求,源自于4月27日卫健委新闻发布会上宣称,关于所谓的陆巍事件,经过专家和同行进行评议,认为整个治疗过程当中,治疗的原则基本符合规范。张煜医生认为,卫健委专家的这个调查结论是在避重就轻。

而包括财新网在内的多家陆媒调查报导显示,陆巍事件的核心问题,还不在于癌症治疗是否要完全依照指南,是在于医生涉嫌高价推销给晚期癌患去进行早就被明令禁止临床治疗收费的NK细胞疗法。

据一家媒体披露,在张煜4月2日发文质疑陆巍涉不合法NK治疗的一周后,4月9日,涉事公司派人向当事患者家属退回了治疗费15万元的现金。根据家属提供的发票显示,发票项目为“研发和技术服务”与“生物技术服务”,治疗服务的为上海嘉慷生物工程公司,但该公司查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而其旗下的上海嘉慷的执业许可仅为医疗美容。显然,陆巍推荐的上海嘉慷不具备从事肿瘤治疗的医疗执业资质。另有工商登记资料显示,陆巍曾是涉事公司一家关联公司的原始股东。

从这些报导来看,陆巍医生经手的NK治疗个案并非“基本没有问题”,而是涉嫌非法行医、违规用药、开立虚假发票,甚至存在不当得利。

如外界所知,NK同NKT等都是一种“细胞免疫疗法”,这个词一度跃上舆论浪尖,以及后来被紧急叫停,原因就是2016年魏则西事件。5年前,NK治疗只是被叫停,未见任何业者被处罚;5年后,卫健委仍无法规范医院建立有关的约束机制,那么一个通俗的答案是,细胞免疫疗法领域牵扯的利益链、利益集团、利益阶层应该都不小。

公开信息显示,陆巍担任过原始股东与高管的上海博慷,曾联合浙江大学申请多项NK细胞外泌体在抗菌中的应用等相关发明专利。陆巍极力推荐癌末病患的上海嘉慷的法人代表徐以兵,更是与浙江官方及浙江大学医学院颇有渊源。徐以兵回国前就职于美国南加州大学KECK医学院等,徐以兵回国任职于浙江大学转化医学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徐以兵还是杭州国家高新区(滨江)政协常委、侨联副主席、留联会副主席。杭州市政府侨务办公室曾于2015年发表文章称“徐以兵:NK细胞扩增技术的领军人物”。

除了陆巍医生涉事公司,这次有媒体记者还挖到多家涉嫌提供所谓的NK细胞疗法的公司和医院。

例如,中科西部细胞公司。据公司官网介绍,该公司是国内首批获得和开展细胞类临床应用和研究资质的机构,同时承担国家级干细胞临床应用研发科研专案,从2006年起,它就在西部军区医院开始进行临床试验,包括与成都军区医院都有合作关系。

公开信息显示,国内最早开展肿瘤细胞免疫疗法的是军系医院。如杭州官方喻为NK疗法领军人物的徐以兵,在他回国任职的2013年,正值当时国内医院如火如荼的细胞免疫疗法的临床应用,特别是解放军307医院。

在魏则西事件报导中,魏则西母亲曾表示,在选择武警北京总院二院肿瘤生物中心(由莆田系承包)之前,原本要去307医院治疗。事实上,307医院NK治疗供应商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公司也是莆田系。

在魏则西事件爆发之前,A股上市公司中源协和干细胞生物工程公司计划收购上海柯莱逊。公开信息显示,中源协和承接国家级干细胞基因临床转化基地建设专案,公司细胞库是国家干细胞库(原北京干细胞库),技术合作方有解放军323医院细胞治疗中心。中源协和的股权合作方除了多名投资大鳄,还有一位有着第三军医大学背景的女军医。

这次北大医生张煜揭肿瘤治疗黑幕被指魏则西事件重演。其实,魏则西事件从未结束。从官方启动调查措词强硬“绝不姑息”,到专家团调查结果最后结论“基本符合规范”,可见有关医疗领域背后利益链一直凌驾监管之上。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08/1590440.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