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特斯拉暂停扩建上海厂;中国半导体落后两到三代;茅台5连跌蒸发万亿

中国人口数据错漏百出引广泛质疑;习近平题下配皇帝图他罪成;中国经济面临最大麻烦

近日传出《新京报》前社长戴自更的判决书,他去年被“双开”,疑因触犯习近平龙威,该报曾在头版报道习近平的标题下配上皇帝的图。

5月11日中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公布,数据错漏百出,引发广泛质疑。

周一,中国独立经济评论人士蛮族勇士撰文指出,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麻烦是人口红利消失,农民工数量减少。

中国半导体产业赔本赚吆喝!不但国家的巨额投资造就了一批烂尾项目,幸存下来的半导体厂家也是靠政府补贴过日子,更可悲的是技术上仍落后对手两到三代。

近日电动车大厂特斯拉决定暂停扩建上海厂,原因在哪?

茅台5连跌!3个月市值蒸发9500亿元。

“习近平”题下配皇帝图,《新京报》前社长罪成

《新京报》前社长戴自更去年被“双开”,也就是开除党籍和公职,还有以受贿罪起诉后,近日流出一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周五(7日)发出的执行裁定书,内容显示戴受贿案已经判决,并被冻结约1,633万元人民币(约1,977万港元)的银行存款,惟裁决书未有提及刑期。此前有传戴自更一审被判八年,但至今未获官方确认。

北京《新京报》过往以敢言著称,多次顶住当局压力,刊登“擦边球”报道,监督公权力甚至暗讽领导人,被宣传部视为异类。2014年,该报头版在“习近平出任中央国安委主席”标题下,配以身穿清朝服饰的皇帝驾到相片。

图:《新京报》2014年1月25日的头版疑讽刺习近平“称帝”。

戴自更是《新京报》创办人之一,曾在“南周事件”中力挺敢言的《南方周末》。戴自更于去年3月落马,当时北京市纪委监委公布,指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戴自更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一周后亦指戴涉嫌受贿,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戴自更出任《新京报》社长、总编辑前,曾于1988年至2006年,在另一中央级党媒《光明日报》任编辑、驻新疆记者等。2003年《光明日报》与《南方都市报》合办《新京报》时,戴以创报元老之身兼任《新京报》社长。他曾言办报为“说真话、讲真相”。他主理《新京报》期间,曾揭露河北定州征地血案。该报高层多次遭官方整肃。

中共公布人口逾十四亿,数据错漏百出引广泛质疑

中共官方终于宣布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出乎意料地,2020年人口超过14亿人,新增人口比2019年增加1.5倍,65岁人口也暴增六成。

根据官方公布,中国总人口量超过14亿人,15至59岁人口虽然占总人口达63%。但较2010年的普查,下降6.79个百分点,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达18%,较10年前升5.44个百分点,表明中国人口老化情况较10年前严重。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副组长宁吉喆说,2020年相较2010年,中国总人口增加7206万人,较10年前的人口增长5.35%,平均年增长0.53%,但相较10年前的普查,每年年均增长率下降0.04百分点,反映中国在过去10年来,人口保持低速增长。

中国大陆民间对这官方数据抱持怀疑态度,其实不单单是凭主观感觉,而是官方数据确实出现了不少漏洞。

首先,人口统计专家易富贤提出,统计局公布过根据小学入学数字推算出的出生人数,1996年至2020年共有2亿3千8百多万人出生,但最新公布这14年间的出生数字却是2亿5千3百多万,多出了2千多万。按这数字推算,平均每年生育率达到1.6以上,远超过所有发达国家。

第二,也是根据统计局自已公布的数据,2006年至2020年每年出生人口,加起来总数是2亿4千多万人,跟政府刚公布的累计数字完全一模一样,这表示0至14岁死亡率是零。这就完全不合符逻辑。

第三,由2016年开始,出生人口都是逐年向下,唯独2020年在疫情打击下,出生人口却不跌反升,而且单是2020年,就增加了2600万人,比2019年的1千4百多万人多出接近一倍。出生率更是打破了1991年以来纪录。

而最让人不解的,是2020年65岁以上人口突然增加了1641万人,比2019年大增超过六成。翻查资料,去年满65岁的都是1955年出生,当年的出生率不是增长而是比往年骤降的,只有2000万人出生。

还有一点更离奇的,根据官方公布的人口净增长数据,2020年死亡人数是1461万人,比2019年的945万,足足增加了接近500万人,亦是创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纪录。

众多微博网民对官方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提出质疑。网民“马氏体相变”留言写道,有点假。还有人说,“还以为回归13亿人口”,网民“苦月亮”嘲讽道,终于出来了,大家看看就好,呵呵,统计局也不容易,辛苦了”。

路透:贸易战带来不确定风险,特斯拉暂停扩建上海厂

路透引述知情人士报导,由于美中贸易战所造成的不确定性,特斯拉公司(Tesla)已暂停购地扩建上海厂的计划。这家美国电动车大厂原本还打算将上海厂打造成全球出口中心。

消息人士透露,除了川普政府时期对从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之外,现在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电动汽车还征收25%的关税,使特斯拉考虑限制中国在全球生产中的比重。

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特斯拉先前曾考虑,要将在中国生产的入门级Model3车款,出口至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市场。在此之前,尚未有任何媒体报导这项计划。特斯拉在中国生产的Model3,目前是出口至欧洲。该公司也正在德国兴建一座工厂。

特斯拉的上海厂每年可生产多达50万辆车,目前生产的车款为Model3和Model Y,年产45万辆。

三名消息人士说,特斯拉3月时未参与上海厂马路对面一块土地的投标,因为公司不再打算大幅提高在中国的产能,至少暂时如此。然而,特斯拉在发给路透的一份声明中说,上海厂正在按照计划开发。上海市政府并未回应路透这项报导。

尽管面临中国持续增加的监管压力,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仍在成长。今年头三个月在中国的营收达30亿美元,为一年前的三倍多,占总营收的30%。

中芯国际去年获25亿政府补贴,占净利近六成

中共当局对半导体企业提供大量政府补贴,仅以中芯国际为例,去年获得政府补贴近25亿元,占其去年净利润的57.5%。

中国A股120家半导体企业,去年有119家获得政府补贴,补贴金额高达149.11亿元人民币,占去年A股半导体企业净利570亿元的26.1%。

日媒:中国大陆半导体落后对手两到三代

在美国制裁的冲击下,中国半导体先进制程发展速度放缓。

据《日本经济新闻》在今年3月份举办的“2021中国国际半导体展”上对多家中国半导体公司的调查显示,大多数公司承认目前主要生产14~28纳米芯片,落后对手至少2~3代。

中微半导体设备公司(AMEC)一位研究人员表示,公司可以提供5纳米制程的机器,但主要还是卖14纳米和28纳米制程的机器。

作为中国唯一商用光刻机制造商,上海微电子装备(SMEE)的工程师表示,他们制造的光刻机主要是用于90纳米,在28纳米和14纳米的良率方面,存在很大改善空间。

在美国的制裁下,半导体零组件、材料和制造设备短缺,进一步拖累了中国半导体晶圆代工的表现。

茅台5连跌,3个月市值蒸发9500亿元

截至5月10日,中国股市上,茅台连续5个交易日下跌,累计下跌9%,盘中跌破1900元,从以2月2627元高点计算,不到3个月时间,茅台市值损失近9500亿元。

贵州茅台,自4月28日发布2021年一季报后,截至5月10日,连续5个交易日下跌,累计下跌逾9%,市值缩水逾2400亿元。

老蛮:中国经济面临最大麻烦

中国擅长数据分析的独立经济评论人士蛮族勇士(老蛮)周一撰文指出,中国经济多年来依靠庞大的农民工群体支撑,随着中国人口红利消失,中国农民工群体正在缩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的最大麻烦。

5月10日,老蛮发表题为《农民工没有未来》的文章称,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之后,人口红利成为近20年来推动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庞大的农民工群体,支撑起了中国作为全球最大基础制造业大国的地位,生产出了全球20%的最终消费品。目前,中国人口红利耗尽,农民工整体丧失增长性,中国经济正遭遇最大的麻烦,没有之一。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历年农民工调查公报,老蛮搜集了2008年至2020年公报上的重要数据,整理了一份《农民工数据追踪》表格。

农民工数据追踪

老蛮对该表格的几个关键点作阐述如下:

一、2008年,农民工平均年龄34岁,2020年平均年龄达到41.4岁,这显示中国农民工群体正在老去。按这种整体老化速度,到2025年,农民工的平均年龄就会超过45岁。指望一群中老年人继续维持中国基础制造业大国的地位,这绝无可能。

老蛮表示,这组农民工的平均年龄数据,表现的正是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当核心劳动力群体的平均年龄超过40岁之后,人口红利就已经被消耗干净了。更麻烦的是,这群2.8亿正在老去的农民工,没有任何的养老和医疗保障。因而,最快在5年内,中国将会面对数以亿计的老无所依的打工人,他们没有了力气,找不到新工作,又享受不到养老福利,他们到底应该怎么办?这可能是中国顶层设计者根本没想过的事情。

二、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数量在2016年达到峰值的8,761万人,此后就进入了下降通道,到2020年下降到7,797万人,四年时间的降幅11.0%。

老蛮表示,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地产泡沫的扩张并没有带来建筑业就业人数的增长。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在2015年达到峰值的6,188万人,到2020年萎缩到5,226万人,5年时间的降幅15.5%,比制造业的降幅还大。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农民工整体越来越老,能够承受工地上的强体力劳动的农民工数量整体减少;同时,日益兴起的快递和外卖行业吸纳了更多年轻农民工,骑着电单车接单送单总比进工地舒服,所以中国虽然遍地是住宅小区的建筑工地,但也已经丧失了吸纳新生代农民工的能力。

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农民工人数日益增多,从有数据的2011年的1,340万人(占农民工总数比值5.3%),到2020年已经增加到了3,484万人(占比12.2%)。这组数据揭示了一个现象:农村出身的大专生基本没有出路,大部分只能去做农民工。

四、去外地打工的外出农民工数量,在2016年达到峰值的17,649万人之后,到2020年下降到了16,959万人,降幅3.9%。

老蛮表示,这说明,农民工整体上越来越老,也越来越不愿意出远门;新生代农民工不再愿意进厂,不愿意进工地,情愿送快递。就这样的局面,不知过几年会演变成什么样。最迟2025年,中国可能真的会进入没有打工人的经济死结了。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12/1592169.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